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挖地三尺
    抄完功法,毋梁等人又在居室之内搜寻了一下。

    众人差不多将居室翻了个底朝天,再也看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后,才商量离去。

    公良看着居室内剩下的榻、几、屏风、书架、书籍、兵器架等物,说道:“这些东西你们都不要了吗?”

    “这些杂物要来有何用,带着累赘。”忻越峰厌弃道。

    毋梁等人赞同的点了点头。

    有价值的物品都已经被他们拿走,包括笔墨纸砚和一些外间典籍没有的竹简帛书,剩下的都没什么用。要知道他们储物袋的空间可不像公良有一个广阔的果子空间,可以任性胡来,为所欲为,什么东西都往里面装。

    公良见他们不要居室里面的东西,就全部收了起来。

    不过眨眼间,居室内就空空如也,只剩下一面面光滑的石壁。

    毋梁等人看得牙疼。席豫诧异道:“小友要这些何用?”

    “这些东西不错,将来到大夏后正好可以用来布置房间,倒是省却了一番买东西的功夫。”公良如是说道。

    居室内的物品存在这么多年,一点也没有腐朽的迹象,还散发出淡淡清香,显然是很好的东西,公良又怎么可能错过。众人见他这么说,也不疑有它,就往外走去。

    出去的时候,众人随手把洞中的明珠收了,这些东西在外面可是价值不菲。

    回到山谷草庐,公良又将里面的桌椅香炉之类的器具扫荡一空,。

    毋梁等人是无语到了极点,心说大荒就那么穷吗?连这点东西都不放过。

    走出草庐,公良看着谷中剩下的琅玕树对毋梁等人问道:“这些琅玕树你们还要不要,不要的话,我就全部挖走。”

    席豫奇道:“小友,你不是要到大夏龙城去吗?这些树要种在哪里?琅玕树可不能离土太久,要不然种下也会慢慢枯死。”

    公良听到他的话,拱手谢过提醒,然后胡诌道:“无妨,到云中郡后我会找飞船将这些树寄回去。相信凭借飞船的速度,带到大荒种下,应该还来得及才是。”

    席豫见他有打算,也就没再说话。

    这时,毋梁开口道:“还是将这些琅玕树留下吧!让它们在此繁衍生息,等以后果子熟了再来摘就是。”

    “以后我等可不一定能再看到这些树了?”公良摇头道。

    “怎么说?”毋梁皱眉道。

    公良这才把小鸡在天上看到的外面情形跟他们说:“我有灵宠在外面,看到有人杀了你的手下,并派人布置在瀑布边上,就等着大家出去自投罗网了。”

    席豫等人闻言,面面相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真有此事?”毋梁问道。

    公良点了点头,“不信大家可以出去看看。”

    众人自然不可能听信他一面之词,商量了下,就决定去察看一下。

    于是,众人就跳上方才出来的山洞,往来处走去。

    洞中蚰蜒见他们不知死活的回来,顿时如潮水般向他们扑去,结果被毋梁等人一通好杀,身上再次沾满了斑斑点点的蚰蜒血液,一股股酸臭气息让人直欲窒息。

    穿过蚰蜒栖息地,来到青铜巨门所在。

    也不知道是不是公良的错觉,他发现自己切割出来的门好像缩小了。

    但毋梁等人急着去印证公良的话,都没有察觉到这个情况。

    不一会儿,众人来到进来时穿过瀑布的洞口。

    毋梁等人对视一眼,公琰说道:“我去看看吧!”说完,就见他双手放在胸前,指掐印决,口念玄奥咒语。人,瞬间消失踪影。只不过公良却能感觉到他站在原地。

    圆滚滚惊奇得瞪大了一对熊猫眼。

    米谷开始也盯着公良所看的地面,不过眼睛却又慢慢往前,随着公琰的身影穿过瀑布而去。

    小家伙在没施展第三眼的情况下,灵觉也非比凡人,很容易就发现隐身的公琰。

    隐身虽然能隐去身体,让人看不到自身,但身上的气息、味道等等,却不是隐身所能掩盖得了的。

    忻越峰看到公良盯着隐身的公琰,在旁边解释道:“这是隐身术,公琰独门秘诀,十分玄妙。”

    确实非常玄妙,有这隐身术在,就可以随意的跑到任何一个女人的房间里看脱衣服,根本不用怕被人发现。幸好他这龌龊的心思没被人发现,要不然估计会被打死。

    众人在洞口等了片刻,就见瀑布水势一分,公琰出现在洞中。

    “外面情况如何?”毋梁上前问道。

    公琰看了公良一眼,道:“外面确实如小友所说,对面山上埋伏了许多弓箭手。水中的虺尾龟似乎被人投下血食,勾起杀心,见人就攻击,我都差点被发现。在不远的山包上,还驻有一群人,其中一人似乎是云中郡守。”

    “唉...”

    毋梁叹了口气,没想到自己小心翼翼的保存云中秘藏,到头来还是被人发现了。

    见无法从前面离去,众人就往洞内走去,打算从山谷离开。

    路过青铜巨门的时候,公良见青铜巨门材质不错,就停下来以小黑水池黑水将青铜巨门切割成一块块收入空间,扔进小黑水池分解,那镇守在青铜巨门外的两座狰狞猛兽也是一样。

    毋梁等人看到他的样子,不觉目瞪口呆。

    一时间,一个个脑中都出现了刮地三尺这个词,感觉公良的所作所为完全可以匹配得上。

    毋梁等为人还不错,并没有因为公良在此停留而先走,而是等他收了青铜巨门才跟着走入山洞。

    洞中的蚰蜒真的是不怕死,见有人过来就纷纷从阴暗角落中跑出来攻击。

    毋梁等人自然又是一通好杀,留下一堆尸体。

    等他们走后,洞中一角慢慢爬出一条长约十米,全身艳丽的蚰蜒。这条蚰蜒的气息显然要比攻击公良等人的那些蚰蜒强大,一对眼睛犹如灯笼般,放出莹莹亮光。

    艳丽蚰蜒看了离去的人影一眼,就爬到同类尸体上,大口大口的吞食起来。

    动物都有趋吉避祸的本能,这条蚰蜒估计应该是感觉到危险才没有出去,要不然早就被公良一行斩了。

    没一会儿,一行人又回到山谷,开始琢磨怎么从山谷中的陡峭石壁爬上去。

    这下再没人阻拦公良挖琅玕树了。他也不管毋梁他们,径自走到琅玕树下埋头挖了起来。

    山谷四周的山壁高有数百米,垂直而下,没有任何落脚之处,也无山藤垂下可供攀爬。毋梁等人又不会飞,这下可就有点难办了。

    “要不然让我先试看看能不能上去,若能上去,就在附近找个山藤扔下来,拉大家上去。如何?”忻越峰提议道。

    “可以试试。”毋梁说道。

    席豫等人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忻越峰就来到山壁之下,找了处不是那么凶险的地方,然后飞身一跃,到了半空,就取出一柄小剑插入山壁中,再凭借小剑之力,纵身往上跳去。

    如此再三,不过片刻,忻越峰就爬出了百米之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