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武戟王
    不知过了多久,公良睁开眼来,就见一片霞光透过山洞隙缝照射进来。

    内察丹田,真气已然恢复,强练玄元戟招式所受的伤也已经复原。

    晋入蜕凡境后,他以为自己已经很牛,现在看来,不过是小蚂蚱一只,连人家的招式都无非比划出来,真是悲哀。

    昨日玄元戟传来的画面,其实是描述它的来历,演练的招式只是捎带而已。

    上古时期,先天神祇和妖族乃是天地霸主,人族还只是小部落,非常孱弱。而炼制玄元戟的雄峻男子却凭一己之力,带领人族在妖族纵横的地界中杀出一块天地,时人因其以戟为兵器,故称其为“武戟王”。

    可惜最终为妖族所不容,被群妖击杀,玄元戟自行遁走,最后流落到废弃的龙庭水府中。

    武戟王之所以将梼杌兽魂封印在玄元戟内,是因为要让其成为戟灵。

    一件器物,若无灵就是死物,有了器灵才能够再次进阶。

    不管是大荒神兵,或者东土器物都是如此,不过要产生器灵十分艰难,所谓的灵器也不过只是拥有一点灵性而已,只有上等神兵和法宝道器才会产生器魂,也就是器灵。

    到那阶段,都是逆天的存在,一物破海,震碎山河也只是寻常事。

    公良检查一下身体,才想起米谷和圆滚滚它们还在空间里面。

    圆滚滚倒是没事,这憨货乐得在里面吃了睡睡了吃。

    小家伙就不行了,这么久没让她出来,估计又要不高兴。

    果不其然,小家伙一出来,就撅着小嘴儿,很不开心的抱怨道:“粑粑,你怎么老是把偶放在里面呀!偶好厉害的,可以帮粑粑做好多好多事情,不像滚滚,整天就会吃,什么也不会做。”

    对于小家伙的诽谤,圆滚滚已经习以为常,懒得理这小家伙。

    公良见她生气,连忙取出玄元戟道:“昨天有事情,才没让你出来。你看,这是圆滚滚找到的宝贝,厉不厉害?”

    说完,他就挥动玄元戟往旁边一块石头斩去,石头立即一分为二。

    “好厉害喔!”

    小家伙惊讶得张大小嘴,又从小袋袋中取出小金瓜锤锤,威武的说道:“粑粑,你用戟戟砍偶的小锤锤,看看谁厉害。”

    公良怕伤到她,赶紧收起玄元戟,“这东西很锋利,小锤锤不是对手。”

    小家伙听到粑粑的话,一把将她平时最喜欢的小锤锤扔掉,瘪着小嘴儿说道:“小锤锤都打不过粑粑的戟戟,偶不要了。”

    公良连忙把小金瓜锤捡回来,抱着她好言好语的安慰着,并承诺将来会给她打造一对非常非常厉害的金瓜小锤锤,小家伙才又高兴起来。

    米谷抱着粑粑的脖子,骄傲的炫耀道:“粑粑,偶学会敲鼓鼓了,好厉害,好厉害的。”

    天鼓自从和黑莲圣教无生老祖一战受伤后,就陷入沉眠。

    如今勉强恢复一点实力,在昨天晚上向米谷传了一段信息,是有关如何敲鼓的技巧。小家伙很聪明,一晚上就学会了,这会儿就拿出来跟粑粑显摆起来。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小家伙一边敲着天鼓,一边随着鼓声的节奏在洞中跳起舞来。

    那粉嫩嫩、肉嘟嘟的可爱模样,看得人心儿都化了。

    圆滚滚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也随着鼓声节奏,扭起了熊猫小肥臀。

    公良感觉真是辣眼睛,你说若是一名有着曼妙身材的波斯舞娘扭动婀娜腰肢,那才算是赏心悦目,看起来才舒服,可称得上“轻盈绿腰舞”“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

    可它这算什么?

    圆滚滚扭了一下小肥臀,似乎不过瘾,就人立起来,舞动着两只小短手,那胸前肥肉也跟着一颤一颤的抖动起来。

    这是传说中的抖奶舞吗?

    真正是辣眼睛,公良感觉自己都快晕了。

    小香香站在圆滚滚肩膀上,也跟着扭动着小屁股,一条粉红的蓬松尾巴摇摆起来,如同穿着鸟尾服饰甩动屁股的妖娆女郎,非常搞笑。

    公良连连摇头,这小东西算是被圆滚滚给带歪了。

    在山洞中住了一晚,当日一早,他就和米谷、圆滚滚它们坐着小鸡,往苍梧郡而去。

    米谷刚刚学会敲鼓,正在兴头上,无时不刻的想显摆她的厉害。即使是坐在粑粑怀里,也拿起天鼓按着节奏,有韵律的敲打起来。

    别说,小家伙敲得还蛮好听的。

    公良一直很好奇,这石头一般的天鼓到底是怎么发出声音,所以特地向米谷要过来敲了一下。

    可惜天鼓到他手中,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怎么敲也不响。但米谷一拿过去,就又能敲出声音来。

    看来这东西只认小家伙,谁敲也没用。

    圆滚滚趴在公良旁边,听到米谷的敲鼓声,不觉技痒,就从储物袋中取出公良给它买的铜钹,用力敲了起来。

    公良抱着米谷,闭着眼睛享受的听她敲鼓,突然一记刺耳的声音响在耳边,震得他耳朵嗡嗡作响。睁开眼来,就见圆滚滚这憨货拿着铜钹一脸兴奋的敲着。

    这时候,他死的心都有了。

    当初就不该给它买这玩意儿,省得它时不时拿出来制造噪音。

    小鸡也被铜钹声吓了一跳,转头看了一眼,不好说好朋友,就继续往前飞去。

    圆滚滚敲了一下,还没过瘾,再次用力敲打起来。铜钹声声,阵阵刺耳声传出,吓得小鸡微微一顿,身子跟着往下坠去。幸好它及时调整,立即恢复过来。

    即使是一刹那的下坠,也是十分可怕。

    圆滚滚吓得双手双脚抱在公良身上,生怕掉下去,摔成熊猫肉酱了。

    “小鸡,你飞好点,不要掉下去了。”圆滚滚冲小鸡嗷嗷叫道。

    “知道了。”小鸡啾啾啾啾的回应着。

    过了片刻,圆滚滚见小鸡飞行正常,才松开紧抱公良的手脚,拿起铜钹,又要敲打起来。

    公良连忙阻止道:“不要再敲,吵死人了。”

    圆滚滚听到他的话,不高兴的嗷嗷大叫道:“你才吵死人呢?米谷能敲,为什么我不能敲?”

    “你觉得你敲的有她好听吗?”公良瞄了它一眼。

    米谷听到粑粑的话,叉腰瞪眼的往圆滚滚看去,要是它说的话有点不对,估计小家伙会马上找它算账。

    圆滚滚可不敢说自己敲的铜钹比米谷好听,要不然下场会很悲凉。它也是能伸能屈的主,立即收起铜钹,趴在地上休息起来。不过,嘴里还是不甘的小声嘀咕道:“我圆滚滚敲的也不差。”

    没了这憨货作怪,一路上总算清静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