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入苍梧 白日见尸
    大野泽离苍梧郡不是很远,只是半天时间,小鸡就飞入苍梧界内。

    回头望去,大野泽和苍梧郡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一边是阳光明媚,青天高悬;一边是云气笼罩,暗淡无光,如同下雨天般,阴沉异常。

    虽已入冬,但在大野泽那边有阳光笼罩,即使在冬日里,也让人感觉很暖和很舒服。但进入苍梧界内,就感觉阵阵阴冷传入体中,让人忍不住颤抖起来。

    幸好他和米谷两人身体都很强壮,这点东西对他们来说,一点也不是问题。

    圆滚滚和小香香、小鸡它们都有一身厚实的皮毛和羽毛,更是一点也不用担心。

    即使如此,公良也想用柔软的皮毛给自己和米谷做几件衣服,一来是怕小家伙受冷,二来到了这边,就要入乡随俗,免得与众不同,让人感到怪异。

    况且到这边肯定会下雪,还是提前准备为好。

    于是,他就通知小鸡,找个地方落下休息,顺便做些衣物。

    小鸡叫了一声,表示明白,就往下望去,寻找可供落脚的地方。

    东土之地虽说乃是人族繁华之所,但也只限于城市之间,其它地方都是山林覆盖,宛如荒莽世界。不像公良前世,随便往地图瞄一眼,就有村庄存在。

    小鸡依照公良吩咐,瞪大一双犀利鸟眼往下扫去,只可惜都是茂密丛林,找不到一处乱石丛生的山头。

    若是找不到,只得停在树林中了。

    一般来说,选择宿营最好是在乱石丛生的山巅。

    因为在山上,就无惧于林中蛇虫猛兽,还有瘴气毒雾的骚扰。

    若在树林里面,蚊虫成群,虽说公良有驱虫药,但一晚上蚊子在外面“嘤嘤嗡嗡”的叫,也是让人很不耐烦。况且林中还有腐朽之物形成的瘴气,和各种毒物吞吐呼吸形成的毒雾,虽说公良有天龙珠在,无惧这些,但能省事还是省点事的好。

    公良见小鸡半天找不到地方落脚,也看着下面帮忙寻找起来。

    倏然发现,远处山头上一名老翁,在向他们遥遥招手。

    也不知老翁要做什么,公良就让小鸡往下飞去。

    小鸡现在已经有了母亲金翅大鹏雕的凛然神威,落下去带起的狂风吹得飞沙走石,落叶狂卷。老翁就在旁边不远,被这阵狂风吹得衣袂飘飞,好像要被吹走一般。

    公良带着米谷和圆滚滚它们跳下背去,小鸡就又振翅而起。

    飞到空中,小鸡又往下望了一眼,忽然感觉老头有点奇怪,就在上空盘旋起来。

    老翁抬头看了一眼,旋即笑脸迎向公良,“小友行路匆匆,不知从何而来,欲往何处而去?”

    “小子自大荒而来,欲往帝都龙城游历,先前在上面见老人家招手,不知所谓何来?”公良恭敬问道。

    “哈哈哈哈”

    老翁笑了两声,说道:“贵客远来,怎好在此说话,且到寒舍饮几杯浊酒,再叙话不迟。”说完,也不容公良推辞,就拄着山中老树根须做成的拐杖引路,向前面一间茅屋走去。

    不远处,一间不知盖了多久的茅屋,木柱枯朽,倾倾欲颓,好像随时都会垮掉一般。

    屋上的茅草更是已经灰黑腐烂,还未近前,就有一股浓重的腐朽味道飘散出来。

    茅屋前有个小院,原本围着一圈半人多高的篱笆,只是现在已经全部腐烂,长着一丛膝盖高的杂草。

    老翁引着公良它们坐在院中清理出来,还算干净的石墩上,就往茅屋走去。

    石墩、石桌都是山中天然石头摆就,算不上光滑,坐起来还有点搁屁股。

    公良看着石桌,上面灰尘已经叠了厚厚一层。若非是老翁盛意难却,他真想立即转头走人。

    不一会儿,老翁从屋中拿着两个小陶碗,抱出一小坛酒来到石桌,将陶碗摆好,掀开酒坛上的封纸,一股醇香就从坛中飘散出来。

    公良闻了一下,酒味不错。

    “怎么样,这酒不错吧!这可是埋在地里二十年的好酒。”老翁一边倒酒,一边说道。

    此时,公良才发现老翁奇痩无比,一双手枯干如鸡爪,爪上指甲修长,脸如万年老树皮斑驳,一片乌黑之色。

    老翁倒完酒,端起陶碗道:“贵客请。”

    公良客气的端起陶碗,正想喝,却见碗上粘着块块灰白泥土,陶碗上更是有丝丝寒气传来,带着一股土腥味,好像新从地中挖出一般,阴冷异常。

    公良有点洁癖,这样的陶碗装酒,让他怎能喝得下去,不由将端起的酒碗放下。

    老翁看到公良的样子,脸色微变,旋即笑道:“真是慢待贵客,忘记拿下酒菜了,贵客且稍待,小老儿这就去取来。”

    老翁就站起来,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往茅屋走去。

    不过片刻,老翁就从屋中端出两个陶制小碟,放在石桌上。

    公良看着碟中东西,突然好想吐。米谷抱着粑粑脖子,撅着小嘴看着老翁,感觉这老头不是好人。圆滚滚连忙带着小香香躲到公良后面,它也感觉眼前这老头怪怪的。

    “山中简陋,无甚佳肴,只有一二野物,贵客且尝看看。”

    老翁先从碟中抓起东西往嘴里塞去,似乎真的很美味,都享受得闭起眼来,连一丝惨白的汁液从嘴角流出,也没有察觉。

    两个陶碟中,一个装着蠕蠕而动的白色虫子,一个装着乒乓球大小,宛如圆形龙虱的诡异虫子。

    公良虽然也吃虫子,但都是炸过、炒过,像这么生吃,委实不敢恭维。

    感觉这地方实在是没法呆下去,连忙向老翁拱手说道:“老人家,小子还要赶路,就先告辞了。”

    “走,你还走得了吗?”

    老翁听到他要走,顿时一脸厉色,张嘴露出一对狰狞獠牙,嘶吼着向公良抓去。本来已经修长的指甲疯狂的生长起来,片刻就有半米来长。

    说起来慢,但变化却在眨眼之间。

    这时候,公良哪还看不到老翁异常,心微动,玄元戟出现在手中,就要往老人斩去。

    脩然,睚眦兽魂在旁边显出身形,张嘴狂吼。

    老翁似乎很惧怕睚眦,吓得连连往后退去,然后转身往茅屋方向狂奔。

    睚眦立即飞扑而去,身形没入老翁身体之中,抓出一道魂影,一口吞下,旋即消失无踪。

    老翁还保持着狂奔动作,但随着灵魂离体,顿时扑倒在地上。

    此情此景,看得公良摸不着头脑。从刚才老翁的变化,他也看出了古怪。只是老翁不是鬼魂这点是可以肯定的,因为他有影子,而且还能白天出现,鬼魂应该做不到这点。

    难道是僵尸,那也不可能,僵尸哪能像人一般说话。

    难道是精怪一类?

    公良心头纳闷,手持玄元戟往老翁走去,想要一个答案。

    待到近前,一脚将老翁踢得面朝天,仔细望去,老翁就像埋在地里千年的尸体一般干枯。又转头往桌上的酒和虫子望去,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不是变化而来。

    看了下,就往茅屋走去。

    屋中气味难闻,不只有腐朽味,还有一股尸臭味道。

    里面四壁空空,什么也没有。不过茅屋后面破了个洞,公良就往破洞钻去。

    屋后是片菜园,只是已然荒废,杂草丛生,其中掩映着一座老坟。

    公良往那老坟走去,坟前有块石碑,上书“苍梧蓠翁之墓”。往后望去,圆拱的坟头从中裂开,露出一口没有盖棺材板的乌黑棺材,旁边躺着两具腐烂尸体,上面虫子蠕蠕而动,赫然就有石桌上一二野物。

    想起老翁津津有味吃虫子的情形,公良只觉肚中酸水直冒,瞬间狂吐起来。

    吐了一阵,才勉强好一点。

    真是太恶心了。

    到现在,他还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遇到僵尸了,而且还是一只会说话的僵尸。

    望了望棺材边上两具腐烂的尸体,实在是太过恶心,就随手放出真火,将棺材和尸体烧得一干二净。

    回到前面小院,又放了把火,将老翁尸体和桌上美食、茅屋烧去,就离开此地。

    这破地方,他是一刻也不想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