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鬼娶亲
    走出平原,再翻过两座小山,前面出现一座小镇。

    夜幕渐黑,公良不想住在野外,就让黑猛犸多吉加快速度往小镇走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色阴沉的缘故,今晚的夜来得特别早,到达小镇外面,天就暗了下来。

    公良怕黑猛犸多吉的大块头吓到本地纯补居民,就把多吉收到空间里面,带着米谷和圆滚滚它们往镇内走去。小镇不大,只有一条笔直土路,两旁盖着木屋,有的是民居,有的是商铺。但无一例外,此时都紧闭门户,看不到半个人影。

    不仅如此,奇怪的是,镇上家家户户门前都摆着香案。

    案上不是供着三牲,就是供着涂得血红的馒头,而这些馒头或者三牲头上,往往都插着香火。

    清香袅袅,蛇形而上。

    一股香味飘荡在小镇上,加上被风吹得打转的落叶,和空无一人的寂静街道,竟是说不出的诡异。

    “咿歪”

    旁边门响,公良转头望去,左边一户人家大门微微打开一道缝隙,一名小女孩露出半边脸,好奇的往外看来。

    “嘭”的一声,大门迅又关上,里面传来打骂声和小孩的哭声。

    “谁让你开门的,是不是想让鬼抓去?你要是想死就早说,老娘全当没你这个女儿。你个死赔钱货,枉我怀胎十月将你生下来养这么大,竟然这么不听话,老娘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呜呜呜...”

    “好了好了,不要再打了,小声一点,小心那东西来了。”一名男子劝道。

    打骂声顿时停了下来,只剩下小孩压抑的哭声。

    公良继续往前走去,到达小镇尽头,只见一顶大红轿子停在路中间,轿门前挂着两个大红灯笼,上面写着两个大大的“囍”字,好像是谁家在嫁女。只是如此场面,也太诡异了吧!

    天色全暗下来,四处乌黑,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轿前挂着的两盏灯火发出火红光亮。

    “嘤啊”

    小鸡从空中飞下来,站在镇中一栋两层高的木屋楼顶,看着妈妈。

    公良转头看了看,小镇上家家门户紧闭,想找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找了一下,最后眼睛落在小鸡站着的地方,那是一家客栈,虽然关着大门,但想来应该不会拒绝生意上门才是。

    公良就往客栈走去,除了住宿外,他还想打探一下镇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走两步,远处传来一阵锣鼓声。

    “咚...”

    原本寂静的小镇忽然热闹起来,一条条人影不断出现,毕恭毕敬的站在镇上人家门口的香案边,好像在迎接什么人物。

    圆滚滚感觉这些人好怪,连忙带着小香香躲到公良屁股后面。

    米谷看了看那些人,好奇的向粑粑问道:“粑粑,它们都是鬼吗?”

    站在香案边上的鬼物听到米谷的话,猛然睁大幽绿鬼眼往她望去。

    米谷自然不怕,扇着翅膀站到公良头上,双手叉腰,气势凶猛的往那些鬼物瞪去。

    这小屁孩就是不知天高地厚。未免发生什么意外,公良连忙将小家伙抓下来,抱在怀里。

    那些鬼物见没了声音,就又转回头去,毕恭毕敬的站着。

    米谷并不领情,躺在粑粑怀中撅着小嘴儿,很不开森的说道:“粑粑,为什么要把偶抓下来呀!它们敢瞪偶,偶要吐它们水水,好好教训它们。”

    “等会儿再教训,现在先看看它们要做什么?”

    米谷听到粑粑的话,只好将要教训鬼物的心思按下,随粑粑站在旁边看着。

    眉心之中,站在巨人撑盘灯上的焱火看到突然出现的大批鬼物,好像看到美食般,扭动着身子,蠢蠢欲动。

    睚眦兽魂也跟着躁动起来,想要出现。

    公良连忙和它们沟通,让它们先不要出来。因为他想看看,这些鬼物到底是在迎接什么人。或许等会儿它们迎接的人物到来,就能揭开小镇家家户户紧闭门户,门前供奉香案的秘密。

    “咚...咚...”

    锣鼓声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不过片刻,公良就看到一队敲锣打鼓的迎亲队伍自远处走来。

    当先一人,面色死白,骑着一匹和平原中骑兵般的坐骑,身着大红喜袍,看起来好像温文儒雅的饱学之士。

    公良眉头微皱,难道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想及此,,他连忙带着米谷和圆滚滚躲到后面的小巷中去,免得出事。

    片刻后,迎亲队伍从小巷前走过,来到镇尾的大红轿子前,几名从人自队伍中走出,抬起轿子要走。

    突然,旁边一户人家大门猛然拉开,飞奔出一名老妇人,跑到轿边紧紧抓着轿杆,大声哭道:“儿呀!儿呀!我苦命的儿呀!”

    “娘亲...”

    听到老妇人的哭声,轿中也传出一阵娇柔的呜咽声。

    老妇人抓着轿子哭了一阵,就抬头对面色死白的儒雅男子说道:“鬼将军,你是阴世人,所谓阴阳相隔,你又何苦来害吾儿,还请将军高抬贵手,放过丽娘吧!”

    “他日吾登神位,贵女亦可享人间烟火。此是好事,汝何故念念不忘?”

    面色死白男子冷冷的说道。

    此人看起来虽然儒雅,但说起话来却如枭鸣鬼唳一般,难以入耳。

    老妇人见他不答应,破口大骂道:“你这从土里钻出来的肮脏货,你娘怎么没把你埋深一点,让你这东西跑到人间作恶,老天怎么不收了你,竟然让你在这里逞凶,也不怕被雷劈成飞灰,永世不得超生......”

    面色死白男子闻言大怒,一掌拍下,老妇人顿时往后飞去,狠狠撞在大门之上,晕死过去。

    “娘亲...”

    轿中传出一阵悲凉哭声。

    面色死白男子也不管她,让人抬起轿子,敲锣打鼓的往来时路走去,边上站着的鬼物纷纷拱手道喜。

    面色死白男子也跟着拱手回礼道:“多谢诸位前来观礼,这些供品就当诸位谢礼,各位请慢用,吾就不在此久留了。”

    边上鬼物纷纷拱手送行,然后就抓着香案上的供品狂吃起来。

    面色死白男子环目四望了下,发现站在客栈上的小鸡,却也不以为意,就带着迎亲队伍往镇外走去。

    眉心之中,早已按捺不住的焱火得到公良的信号,猛然带着巨人撑盘灯飞出眉心空间,化成一座高耸灯塔矗立在小镇中,巨人口中随之吐出一股紫蓝火焰,将镇中所有鬼物包围,以炽热焰火开始炼化起来。

    眼见于此,镇上鬼物哪还有心思吃东西,纷纷往外跑去。

    睚眦兽魂一出现,就怒吼着往众多鬼物扑去,抓住一只鬼后,只见它张嘴一吸,那鬼物就化成一股青烟被它吸入肚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