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住店
    空街无音,孤静、廖寞、沉沦。

    停留街心的大红轿中,传出断断续续的压抑哭声,是悲,是喜,是愁,或是凄苦、无奈、空虚。

    这一切,只有苍天知晓。

    公良睁开眼来,默察体内,丹田中的真气已经恢复一些,可堪再战。不过,一阵饿到极点的感觉随即从身体内转来。他连忙取出灵果和随身携带的干粮吃了起来。米谷在旁边看了,也嚷嚷着要吃。

    到现在它们还没吃晚饭,米谷说她的小肚肚已经饿得咕噜咕噜叫了。

    公良只得给了她一些食物,小家伙就坐在粑粑旁边,两手抓着果果和肉饼饼大口大口的吃着。

    “公良,我也要吃。”

    从小巷跑出来的圆滚滚看到它们在吃东西,嗷嗷叫道。

    公良没好气的说:“你自己不是有吃的吗?怎么还来找我。”

    “那是我的。”圆滚滚理直气壮的说道。

    这憨货,全家就数它最会藏东西了。公良被它叫得不耐烦,也给它拿了一些吃食,小香香也不例外。站在客栈上的小鸡也扇着翅膀飞了下来。虽然现在它已经很少和公良它们在一起吃饭,但今晚还没吃东西,肚子有点饿了。

    “啾啾啾啾”

    小鸡张嘴向妈妈叫道。

    公良也给了它一些东西,几个人就坐在小镇土路上,大吃大喝起来。

    睚眦兽魂见主人没事,就回到公良身上。经过平原和小镇的收获,兽魂魂体愈发凝实,宛若活物。如果再有几次今天这般可口的美食,估计它就能成就兽体,作为坐骑供公良骑乘了。

    吃了一堆东西,那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才消失不见。

    公良拍了拍肚子,站起来。

    小家伙看粑粑起来,赶紧用小手擦了擦嘴,学着粑粑的样子拍了拍小肚子,飞到粑粑肩膀上坐着。

    圆滚滚见它们吃好,连忙把剩下的东西归拢收到储物袋里面,跟着站了起来。

    公良瞄了一眼,煞有所思,这憨货储物袋里的东西,估计就是这么来的。

    若他这么想就错了,现在圆滚滚的食物来源可是非常广泛,有的是自己去空间果树上摘下的,有的是从龙伯国人那里拿的,有的是从嵇王府中人那里得来,还有的是自己跑进仓库拿的。

    这些事情公良都不知道,要是让他知道这憨货竟然敢去仓库拿储备的食物,肯定要教训它一顿。

    虽然鬼物已经全部被焱火炼化,但小镇百姓向鬼物供奉的祭品还在,只是有的被鬼物吃了,有的在混乱中丢得到处都是。

    公良看了一下,就往停在街心的大红轿子走去。

    来到轿前,轻声说道:“姑娘,那些鬼物已经被我除去,你可以回家了。”

    轿中的压抑哭声闻言停下,但里面的人却没有出来。

    过了片刻,公良见里面没人出来,怕她没听到刚才的话,就再次说道:“姑娘,那些鬼物已经被我除去,你可以出来回家了。”

    良久,轿中才传出一阵颤抖的声音,“真...真的吗?”

    “姑娘出来看下就知道了。”

    片刻后,公良就见轿帘被一纤纤细手拨开,一名身着大红细袍,头戴凤冠的女子从轿中走了出来。这女人,说不上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般的容貌,却也如空谷幽蓝,别有一翻清秀。

    女子转头看了看,猛然跪在公良面前,叩拜起来。

    “多谢恩人搭救之恩,小女子来世必当结草衔环,做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呜呜呜呜...”

    说着说着,女子哭了起来,估计是大悲之后的大喜,情难自禁了。

    公良上前将她扶起,“我也不用你报答,好好活着就行,去看看你娘亲吧!刚才被那人打晕过去还没醒!”

    女子闻言,眼中泪水再次如珠坠下,转头就发现躺在门边的娘亲,顿时哭喊着跑了过去。

    “娘亲...”女子抱着晕过去的老妇人,失声痛哭起来,如泣如诉,如杜鹃泣血,如猿哀鸣,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老妇人好像听到女儿的哭声,清醒过来,看到女子,立即抓着她的手问道:“儿呀!你没事吧!”

    “娘亲,孩儿没事,是恩人救了孩儿,那鬼物已经被恩人除去了。”

    “那就好,那就好。”

    老妇人听到女子的话,终于放下心来,随即晕了过去。

    “娘亲...”

    略过母女重逢不提,公良来到小鸡刚刚落脚的客栈门前,敲了起来。

    “叩叩叩”

    最近一段时间不太平,晚上更是有厉鬼前来小镇娶亲,所以客栈很早就把门关上,店中掌柜和伙计更是早早钻入被窝,两耳不闻窗外事了。

    忽然,一阵叩门声回荡在客栈中。

    店中伙计以为是鬼物前来,吓得瑟瑟发抖,连忙紧紧抓住被子,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客栈的老掌柜更是直接抱着被子钻到床底下,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敲了一阵,公良见无人开门,就大声喊道:“店家,开门了,我是来住店的,再不开我就砸门了。”

    店伙计和老掌柜听到声音,发现外面敲门的好像是人不是鬼,不觉松了口气,就打开房门走出去,想看看谁这么晚才来住店。

    两人住在对面,都习惯不点灯,轻手轻脚的打开门,走出外面,忽然看到一道鬼影在动,吓得大叫道:“鬼呀!”

    一时间,两人吓得跑回各自屋内,反手关门,靠在门板上不停的喘息。

    过了片刻,老掌柜越想越不对劲,连忙点燃床头油灯,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恰好对面伙计也跟着拿油灯走出房门。

    老掌柜一看,哪还不知道刚才看到的是这家伙,不由瞪眼道:“你这混账东西,半夜三更跑出来作什么?”

    伙计在他手底下吃饭,不好说什么,连忙赔笑道:“掌柜的,外面不是有人敲门吗?我去看看。”

    “那还不快去。”老掌柜瞪道。

    “是是是。”伙计就拿着油灯往外走去,老掌柜随后跟上。

    公良在外面敲得不耐烦,就想破门而入。到了这边,他可不愿意再住在外面。正想出手,忽然听到里面传出一阵脚步声,就放下手来。

    伙计悄悄打开一扇门,发现外面站着一名粗壮少年和一个长着翅膀尾巴的粉嫩小女孩,另外还带着一头憨头憨脑的黑白怪兽。

    他从小就跟着掌柜,可谓见多识广,一看就知道他们不是大夏人,不由问道:“两位可是要住店?”

    公良直翻白眼,不是住店他来这里做什么。

    不过,他还是客气的说道:“是。”

    伙计听到他的话,也没急着把他放进去,反而探头往外望去,看了几眼,就鬼鬼祟祟的向公良问道:“你看到鬼了没有?”

    “啪”

    “混账东西,还不让客人进来。”老掌柜在后面喝道。

    官大一级压死人,伙计无奈,只得把公良迎进客栈。但却没有马上关上门,反而探头探脑的往外望去。忽然一阵冷风自远处呼啸吹来,好像无数鬼怪哀嚎一般,吓得他“嘭”的一声,立刻把门关上了。

    伙计关上门,心情犹自无法平静,两条腿吓得发抖,连话都说不全了。

    老掌柜见他这么不争气,上前就是一巴掌,“混账东西,还不带客人上楼。”

    “客...客人...请。”伙计倒是被老掌柜打醒过来,只是说话还是断断续续,有点口吃。

    公良看到他的样子,就好心说道:“外面鬼物已经没了,不用担心。”

    “真...真的?”

    “我骗你有什么用,快带我去看房间,这么晚了还杵在这里做什么?”

    伙计连忙带着公良和米谷它们往楼上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