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獂鼍战
    时已近午,长空之中,一道黑影高飞。

    重云之下,那黑影宛如背负云天般,神骏不可描述。

    那黑影正是小鸡,已快中午,那一对锐利眼眸紧紧盯着地面,搜寻血食饱腹。

    下面是连绵起伏的山脉和渺无边际的丛林,其中潜藏着飞禽走兽无数,但一切切在它的双眼下,都无法逃遁。

    山脉间有一处山水汇聚而成的湖泊,湖水澄碧,一片宁静。一头身形庞大,如牛而三足的獂慢慢走出树林,来到湖边,低头品尝着美味的水草,喝起水来。

    忽然间,远处湖底掠过一道青影。

    獂似有所决,警惕的抬头望去,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看了片刻,也没发现什么,它就继续埋头嚼着湖边水草。生长在湖中的水草根部有小小的清甜块茎,这是它无意间发现的东西,每隔一段时间,它都会来品尝一下。

    湖波荡漾,但天上下着的雨掩盖了一切痕迹,让人根本看不出来。

    荡漾的水波由远及近,倏然间,从水中窜出一条奇长鼍龙,张开布满狰狞利齿的大口往獂咬去。

    猝不及防,獂的脖子被鼍龙咬中,一大股血水从伤口喷溅出来,染红了附近水面。

    但獂也没有束手就毙,巨大头颅猛然往后一甩,鼍龙立即被带出水面,摔落在湖边沙滩上。即使如此,它依然死死咬着獂的脖子,一点也不松口。

    “哞...”

    獂巨吼一声,低下头,将如饭盆大小的牛蹄狠狠的往鼍龙背部踩去。

    鼍龙皮甲坚硬,倒是没事,只是身子却被獂的巨力踩得差点五脏移位,一对巨眼都快爆了出来。

    即使如此,鼍龙还是没有松口,依然死死的咬着獂的脖子。

    獂见它不松口,就拖着它在沙滩上狂奔,并带着它狠狠的往湖边巨木撞去。

    一时间,树木倒折,落叶片片纷飞。

    但鼍龙却仗着皮甲坚硬,紧紧的咬着,死也不松口。

    獂经过一翻折腾,身上血液流失加快,逐渐支撑不住,身体慢慢软了下来。鼍龙立即又加了几分力,用力的咬着獂的脖子。相对于獂所受的伤害,鼍龙身上那被蹭破的皮甲,和差点被踩烂的五脏,可以算是小伤了。

    过了一会儿,身形庞大的獂终于无力的倒在了沙滩上。

    鼍龙狡猾的咬着獂的脖子用力甩了甩,确定獂已经死掉后,才拖着它慢慢往湖中爬去。

    “吼”

    就在此时,猛然从林中冲出一只浑身长着长毛的怪物。

    长毛怪物一出来就跳到鼍龙背上,举着长满长毛的巨大拳头往鼍龙脑袋砸去。

    “嘭嘭嘭”

    一拳一拳,犹如重锤擂鼓,发出“嘭嘭”巨响。

    鼍龙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猛然将如鞭长尾往后用力一甩,抽得长毛怪物一个踉跄,从它背上摔了下来。鼍龙一个转身,张嘴往长毛怪物咬去,却感觉如同咬在金铁之上,坚硬无比。

    但以它的咬合力,即使金铁,也能咬出几个窟窿。

    在长毛怪物身上也是如此,窟窿中一股股绿乎乎的液体流出,看起来诡异无比。

    长毛怪物见鼍龙竟敢咬伤自己,怒吼着扑了过去。

    鼍龙再次张嘴咬去,长毛怪物伸手抓住它咬来的大嘴,狂吼着用力往两边撕去,鼍龙大嘴竟然差点被它撕开。

    鼍龙吓得差点崩溃,转身往湖中逃去。

    长毛怪物却不想放过它,一把抓起它的长尾,狠狠砸在沙滩上,然后又往湖边树林中的巨木砸去。

    在如此惨烈的摔打下,最终鼍龙无奈死去,眼睛都没闭上,心中估计非常不甘,眼看食物就要到嘴,却这么飞了,还搭上一条性命,这跟谁说理去?

    长毛怪物打死鼍龙后,双拳击打着胸膛仰天长啸起来,庆祝自己的胜利,然后就扛起獂,拖着鼍龙往林中走去。

    “嘤啊...”

    小鸡在云空之中,早就盯上了湖边的战斗。

    此时见战斗结束,就想来个鹬蚌相争,做个渔翁中的渔翁。

    长毛怪物听到声音,抬头望去,只见一道金光飞掠而来,瞬间已至眼前。尚还来不及反应,就觉头上一疼。再看去,就见一头大鸟爪子抓着一大片白毛往天上飞去。

    那是它的头皮。

    长毛怪物气得发狂,怒吼着抓起鼍龙往小鸡甩去。

    小鸡翅膀微动,脩然闪过。

    长毛怪物看了,一把将獂仍在地上,拍打着胸膛暴躁的吼叫着挑衅小鸡。

    小鸡双眼中冒出一道厉光,在空中盘旋一圈后,迅即飞下来,将一对利爪狠狠抓在长毛怪物双肩上,如勾喙嘴光速般往长毛怪物脑袋啄去。饶是长毛怪物已经是铜皮铁骨,但怎经得住金翅大鹏雕血脉的小鸡摧残。

    只听“嘙”的一声,那脑袋瓜就被啄出一个大大血洞,一股发臭的黑绿液体从中冒出。

    小鸡差点被熏死,连忙飞到湖中洗了下嘴爪,再回来抓着獂和鼍龙的尸体往远处飞去。

    已是午时。

    赶车老人将兽车停在路旁休息,并将河马从车套上卸下,让它自己去旁边草地觅食。自己则取出随时携带的干粮,慢慢吞吞的吃了起来。

    乔家娘子也从车厢中取出娘亲准备的食物,递给公良。

    “公子请慢用。”

    公良看着乔家娘子送来的几张烧饼,咂了咂嘴。这点东西,给圆滚滚当点心都不够。

    不过,他也没拒绝人家的好意,谢着接过,然后分给米谷、圆滚滚、小香香它们每人一个,自己也跟着吃了起来。

    米谷咬了一口,立即判断出饼饼里面没有肉肉,她才不喜欢吃呢?只是瞧见粑粑吃得香香的,也就跟着吃了起来。圆滚滚倒是不挑食,拿着烧饼大口大口的吃着。没几下,一块两个巴掌大小的烧饼就进入它的肚子里面,但显然根本不够它吃。

    所以,它就对公良嗷嗷叫道:“公良,我还要吃。”

    米谷咬着饼饼,眼睛滴溜溜转,想看看粑粑给滚滚什么东西吃,自己再决定要不要。

    “等一会儿再说。”

    公良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憨货,自己储物袋里面有食物不吃,偏偏向他要,也不知道它存那么多东西干什么?

    圆滚滚听到他的话,也就没再叫,安安静静的趴在一边。在它眼中,公良为人虽然不怎么好,但在吃的东西方面,却是没有苛刻过它们。

    不一会儿,小鸡抓着吃剩下的一腿獂肉和鼍龙飞了回来。

    因为下雨,地面一片泥泞,所以公良就没让它将东西仍在地上,而是让它飞低,直接把东西收进空间里面,让龙伯国人把肉烤熟,再拿出来分给圆滚滚,和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米谷与小香香。

    小香香这小东西现在是被米谷和圆滚滚带歪了,变得喜欢吃肉,都不怎么喜欢吃其它东西了。

    烤好的肉食公良并没有送给乔家娘子和赶车老人。

    因为这些肉食上面都蕴含着充沛的气血,这并不是普通人所能受得了的,所以就一人给了一颗下品灵果补身子。相对于燥热的兽肉,灵果中蕴含的灵气要温和许多。

    原本赶车老人和乔家娘子只是觉得公良不同凡人。

    此时见他竟然还有一头巨大无比的凶禽宠物,还能收取东西,随时变出美味食物,一时惊为天人。

    再上路时,两人对公良顿时变得敬畏起来,不再像早前说话那么随意。

    公良看到他们的样子,也不管,依然如先前模样,该吃吃,该睡睡。

    休息一阵,赶车老人就又载着他们,往前而去。走了一个时辰左右,兽车拐过几道弯,下面出现一处渊深湖泊,水质浑浊,都看不到里面东西。

    赶车老人看着湖泊,摇了摇头,赶着兽车继续往前走去。

    这里本来有一个村庄,只是山洪爆发,一下将村子淹没,村中三百余口大大小小,竟没一人逃出来。

    所以,赶车老人每次经过此处,心中都是感慨不已。4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