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背棺人
    “咕噜噜噜...”

    兽车过后不久,渊深湖泊中忽然冒出一片水泡,一张死白的脸悄然露出湖面。

    紧跟着,就见一具佝偻着身子的尸体慢慢从湖中走了出来,然后又是一具、两具、三具...,大大小小约有三百来具,你跟着我,我跟着你,往湖边山林慢慢走去。

    一阵后,尸体消失在山林中,湖面恢复平静,刚才的事恍若未曾发生一般。

    ··························

    沉重的兽车在山道上缓缓前行,小鸡在上空飞翔,些些雨丝迎面飘来,顺着它的羽翼从旁滑去。

    小镇到辰阳差不多有三日路程,今晚肯定无法到达。

    所以到了傍晚,赶车老人就驾着兽车娴熟的进入路边不远的一座院子休息。

    院子不是很大,前后两进,四周用泥砖砌就,看起来很气派。只是不知为何,院子破落,就连那用泥砖砌就的围墙也是东倒西歪,一副残败之相。

    荒野之中,夜间颇多诡异事,是以赶车老人和乔家娘子都不敢离公良太远,三人就一起在前屋休息。

    一团柴火在大厅中熊熊燃起,天色尚早,三人无心睡眠,就着篝火说起话来。

    公良好奇的向赶车老人问道:“老人家,这地方看起来不错,怎么就荒废了?”

    赶车老人在这条路上不知来往多少年,对附近的事可谓门清。

    听到公良的话,就说道:“这座院子本来是辰阳一大户人家的庄院,我们看到的只是外围,再往里走有一处山谷,那里才是真正的庄园所在。原来这里非常兴旺,来往的人很多,后来一夜之间,庄园内外的人全部死光,这里没人打理,也就慢慢荒废了。”

    “这么多人死掉就没人来查个究竟?”公良诧异道。

    “怎么没有?”

    赶车老人说道:“都不知来了几波,连官府都派人来查过。可惜最后也没查处什么原因。最后,那户人家请了个法师来看,才知道山谷位于山阴之地,土质松软,是最好的养尸地。以前也不知道哪个邪道中人在下面埋了尸体,后来阴尸大成,庄院才有此劫。那户人家虽然知道前因后果,却再也不敢派人过来,所以这里就荒废掉,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聊了一会儿,公良就取出一条兽皮毛盖在自己和米谷身上,就着火堆睡了起来。

    圆滚滚则早已趴在旁边睡得不亦乐乎。

    这憨货,不知想起什么,嘴角流出一丝口水,一边流嘴中还一边啧啧作响,也不知在梦中梦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

    赶车老人也从车上取出行李,铺在柴火边上睡着。

    乔家娘子毕竟是女流之辈,不好和他们睡在一起,就打扫出旁边的一间厢房,睡了进去。只是一个人害怕,不敢关门,只有看着公良和赶车老人才心里塌实。

    夜半,阴沉的天终于敞开一角。

    一道月光从中挤出,向下洒落一片惨白的光线。

    “呤...呤...呤....”

    赶车人赶着兽车走过的山路边上树林中,凭空响起一声声清脆的铃音,在夜空中久久回荡。

    铃音由远及近,片刻后,就见一名身着玄黑长袍的老者穿透重重夜雾,走出树林。老者左手拿着三叉铜铃,右手抓着一根用苍莽古树根做成的龙头拐杖,上面还挂着一个栗皮葫芦。只见他拐杖一顿,旁边杂草无风自动,往两边倒去。

    老者一边走,一边摇铃,一边喝道:“阴人上路,阳人回避。要避不避,请君自理。”

    在他身后,一队白影随着铜铃的摇动,一步一步的往前跳去。

    “呤...呤...呤....”

    一声声铃音不断的从远处传来,公良猛然睁开眼睛。

    米谷也跟着醒来,听到声音,立即手搭凉蓬往远处望去。不一会儿,就对粑粑说道:“粑粑,有一个老老的人带着一队僵尸过来了。”

    小鸡也醒了过来,睁开一对锐眼往前望去。

    公良通过它的眼睛,看到了从山路慢慢走来的老者,和小家伙口中说的僵尸。

    或许,这应该不叫僵尸,而是尸体。

    “赶尸人?”

    公良诧异不已,本来以为是活在传说中的东西,没想到今日却真实的出现在眼前。

    赶车老人人老眠浅,听到声音清醒过来,侧耳倾听一下,就跑到院门处往外探去。朦胧月色中,依稀可见远处一队人影慢慢往这边走来。

    赶车老人见多识广,知道那是什么,连忙叫道:“法师,前院有人了,请带诸位兄弟到后院去,免得惊动凡人。”

    “是龟老头吗?”赶尸老者开口问道。

    赶车老人听到声音,立马清楚来的是认识的朋友。不过听到他的话,却又破口大骂道:“龟你娘嘞,是桂,木犀桂的桂。”

    “都是一个音。”

    赶尸老者调侃着,转了个方向,往后院而去。

    不一会儿,公良就见老者从后面走来。但他没有起来,而是继续在柔软的兽皮毛中躺着。

    老者一进来,就一屁股坐在火堆边,取出随身携带的酒和干粮吃了起来。

    一边吃,他还一边向坐在旁边的赶车老人说道:“桂老头,都这天时了还拉生意出来?是不是嫌活太久了。”

    桂老头瞪道:“不出来挣银子,难道在家喝西北风!再坐下去,家里就断粮了,与其在家饿死,还不如出来混个肚饱,就算被鬼物吃去,也能做个饱死鬼。”

    “这世道,不太平啊!来,喝一口暖暖身子。”

    老者说着,就将手中葫芦扔给桂老头。

    桂老头接过去灌了一口,擦了擦嘴,说道:“我也不是傻子,没两手准备怎么敢出来。我跟你说,那位公子可不是普通人,前日就亲手除掉一队来我们镇上娶亲的鬼物。白日里我还看到有一头无比大的凶禽抓东西来给他吃。有这位公子在,路上就算有妖魔鬼怪,我也不怕。”

    “哦...”

    赶尸人听到桂老头的话,往公良看了一眼,可惜根本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老宿头,你这次要到哪里去?”

    “辰阳。”

    “那我俩倒是同路。”

    “嘭...嘭...嘭...”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桂老头连忙跑出去看,隐隐约约间,只见一名高大威猛的壮汉背着一口青铜巨棺缓缓从远处走来。

    “这家伙怎么也来了?”老宿头站在桂老头后面喃喃自语道。

    “你认识?”桂老头转身问道。

    “都是在这一门中混饭吃的,怎么会不认识?”

    “那你让他把东西放到后面去,免得惊到我的客人。”桂老头说道。

    “若在以往,倒是没什么事,只是这次不行。”

    老宿头摇头道:“他背的那口青铜巨棺乃是他门中世代相传之物,人在棺在,棺去人亡,不可能离身。而且这家伙脑袋有点问题,认死理,没法沟通。与其和他说,还不如去看看你的客人有没有被惊醒,没有最好,起来的话也让他们不用怕,有我们在,就不用怕鬼物过来了。”

    桂老头听到他的话,“嘁”了一声道:“还寻常鬼物,知道罔两山吧?”

    “自然知道,那地方不是被鬼物给占了吗?”

    “那是以前,今天我赶车路过的时候,到上面一看,嗬,什么鬼怪都没了。我估计是怕那位公子,所以提前跑了,你说有他在,有什么鬼物敢跑来送死?”

    “哦...”

    老宿头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转头往屋顶小鸡看去。

    小鸡若有所觉,从翅膀中抬起头,睁开双眼向老宿头望去。

    那一对锐利双眸中射出两道精光,摄人心魂,老宿头看得心头一凛,连忙转过头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