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雷降
    先天雷种宛如朴实无华的黑珠一般,寂静、深沉。

    若非上面不时闪现的电光,很难让人察觉它就是威力不凡的先天雷种。

    公良神识透入其中,冥冥中感应到其中蕴含的雷霆伟力。一时间,心神恍惚,竟然随着雷霆之力冲出丹田,直入云层之上,九天之中。

    杳冥天际之上,雷火闪烁,一片雷霆风暴蕴育其中。

    公良看着那片雷霆风暴,有一种感觉,好像自己能够沟通它们。

    这种感觉无比玄妙,非常的无厘头,无法诉说。

    于是,他就试着勾通雷霆,往下而去。

    凡闾芏的僵尸师兄莫名的感到一阵心悸,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般,连忙带着妻子往山包下走去。凡闾芏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喝着酒,嘴角撕出一丝狞笑。

    一道雷光穿破密布上空的阴沉重云,往下射来。

    公良也没想到自己抱着试看看心思沟通的雷霆真的会落下来,生怕和在大野泽那次一样往自己劈来,连忙往山包一指。

    “轰隆...”

    一道水缸粗细的霹雳雷霆往下刺来,轰在山包之上,发出一阵巨响,震动山岳。

    片刻后,雷光散尽,再看山包,竟然被生生劈去一层,而上面的凡闾芏和温孤无伤则是不见踪影,估计已经被雷霆劈得连渣都没了。

    凡闾芏师兄见山包被轰去一层,连忙带着妻子寻了个方向,飞速离去。

    辰阳城外,那些攻城的僵尸鬼物骷髅也不知怎么回事,全部停了下来,毫无动静。

    过了片刻,守城的法师见鬼物僵尸依然没有动静,就招呼同道,打开城门,往外杀去。

    一时间,各展手段,黄符飞动,七星剑寒,咒语声声。

    公良在路上遇见的背棺人猓虎也在其中,他背着青铜巨棺来到一处骷髅聚集之地,放下巨棺,在手腕上划出一滩血浇淋在巨棺之上,然后就见青铜巨棺玄纹一闪,盖在上面的棺材板不动自开,飞出一具白袍怪尸在骷髅中穿梭。

    等白袍怪尸飞过后,那些骷髅就纷纷倒地死去。

    骷髅头中有一点点幽光不停的往那怪尸飞去。

    赶尸人宿沙也在。

    公良原本以为他只是赶尸人,没想到他带来的尸体也是不凡,只见他手中七星铜钱剑挥动,手掐指决,口念咒语,不停的御使尸体攻击周边的僵尸骷髅。

    公良站在墙上看着,没有下去。他还在研究自己莫名其妙勾动天雷的事情。本来他还想再试试,只是丹田之中的先天雷种不知怎么回事,竟然变得黯淡无关,已经无非再沟通天雷了。

    米谷站在墙上,看着下面如火如荼的战场,好奇不已。

    忽然,她看到有几只鬼物往墙头飞来,连忙拍起刚刚学来的天鼓之音。

    “咚...咚...咚...”

    天鼓之音以玄妙韵律拍出,声声透入灵魂,如五内俱焚,让人欲生不得,欲死不能。

    公良被鼓声吵醒,就见小家伙站在墙头,一边敲着天鼓,一边屁颠屁颠跳舞。前面几只鬼物魂体在鼓音下弯曲折叠,发出一声声凄厉鬼嚎。

    不过片刻,鬼物就在天鼓之音攻击下爆炸开来,化成片片灵魂之火飞入天鼓之中。

    米谷看到鼓音真的能杀死鬼物,开心的摇着九彩尾巴,飞到粑粑身边说道:“粑粑粑粑,你看,偶好厉害吧!”

    “嗯...”公良爱怜的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

    巨人撑盘灯上的焱火不停的跳动着,想要出来,只是现在人多,公良怎么可能让它出来,只能极力的安慰着。

    睚眦兽魂依然在城外吞食鬼物灵魂,每多吃一只,它的身体就凝视一分。若无意外,再过一阵就能凝出实体,让公良乘坐。

    有了法师加入,在城外冲杀的骑兵压力大减,更加卖力的在僵尸骷髅中冲杀起来。

    围攻辰阳的鬼物虽多,但操控这一切的凡闾芏被杀,僵尸鬼物顿时群龙无首,如同木偶般矗立在战场中。所以没过多久,就被冲出城中的法师和骑兵杀光。

    公良自始至终都没有下去,他生怕下去焱火控制不住出来,被有心人看到就不好了。

    看了一下,他就转回城中,在前天落脚的客栈住下。

    休息两天后,他就继续上路,往大夏龙城方向走去。

    这次他没有乘坐小鸡,而是坐在黑猛犸多吉背上,慢慢往前而去。

    苍梧的天,始终阴暗一片。虽然如此,但白天鬼物僵尸之类的东西还是很少出现,只有比较强大和嚣张的才会在白昼出没。

    连连下雨,道路泥泞一片,并不好走,好在有黑猛犸多吉这大块头在,倒不怕这些麻烦。

    往前,走过辰阳城外平坦的土地,走过狭窄的山道,来到一处两山间弯曲狭窄的峡谷。

    “呱...呱...呱...”

    刚进狭窄的山谷不远,公良就听到一阵洪亮的蛙叫声,听声音好像是从前面传来。

    走了片刻,拐过一道弯,他就看到一只只脸盆大小,形似青蛙,但皮色青紫,上面缭绕无数怪异纹路,长着一嘴狰狞利齿的怪蛙在路上蹦蹦跳跳着。

    这是鬼蛙,一向喜欢呆在山林水泽阴湿之地,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出现在这里。

    一只只鬼蛙蹦蹦跳跳的往前走,听到黑猛犸沉重的脚步声,转头看,一对对幽绿的眼珠看起来煞是恐怖。

    黑猛犸也不管它们,只是继续往前走去。

    鬼蛙密密麻麻,黑猛犸的巨腿难免踩在上面。那些鬼蛙闻到同伴的血肉味道,或许是为同伴哀悼,或者别的,纷纷“呱呱”大叫起来,然后就一齐往黑猛犸多吉跳去。

    多吉哪会将这些东西看在心上,长鼻一扫,顿时将跳来的鬼蛙扫飞出去。

    鬼蛙不甘罢休,纷纷吐出长舌。

    那长舌形如利箭,上面竟然有一道如同骷髅头的印记,看起来非常可怖。那吐出的长舌速度飞快,一下刺在多吉巨腿之上,有的更是张开利齿往下咬去。

    多吉皮糙肉厚,倒是不怕鬼蛙咬。只是那长舌上的口水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毒,竟然在他巨腿之上腐蚀出一片白痕。

    “欧喔”

    多吉这下怒了,不只用长鼻飞甩,而且四脚连踏。

    一时间,鬼蛙死伤无数。

    多吉是米谷的好朋友,小家伙见好朋友被欺负,张嘴喷出一大股口水。口水如雨般缤纷飘洒,落在鬼蛙上面,腐蚀出一个个坑洞,毒气也随着坑洞渗入鬼蛙身体之中。

    不过片刻,鬼蛙就被毒死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