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两个泼皮无赖
    大夏国势强大,声威显赫,盛名远扬,八方万国之民无不祈盼有生之年能来龙城朝拜。这也导致帝都人口迅猛增长,以至于龙城一扩再扩,形成有史以来最为宽广的都城。

    公良随敖崟一起往前行去,看着身边走过的一个个来自不同国家的人种,大开眼界。

    这些人,有来自豕喙国、黑尻国、扶伏国、卵民国、尾濮国、录民国、鸭人国、黑齿国、短人国等等地方的,另外还有一些,甚至连敖崟来到这里这么久的老人都认不出是哪国人。

    公良看得赞叹不已,若在大荒之中,哪能见到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人物?

    这豕喙国长得非常奇怪,人形猪嘴;而黑尻国则人人长着一个黑屁股。

    扶伏国人是远古先民流放到扶伏而得名;卵民国最是奇特,据说此国中人乃是产卵而生,非寻常人一般的胎生,有人说此国中人乃是蛇种。

    尾濮国也很奇异,国人屁股后面有一条龟形短尾,长约三四寸。

    欲坐时,辄须先安放其尾,若误折断,便死。

    其国男女长成后,无有嫁娶,自行随处野会。是以其国中人,只知其母,不知其父。据此可知,其国风可谓怪异之至。但听说,如此景象,竟然还有太古初民之风。

    还有那录民国,也是奇特。

    其国人穴居食土,无夫妇,死即埋之,肺不朽,百二十年复生。

    但此法有人试过,在大夏之地并不可行。

    只有在录民国死亡埋下之人才能再次复生,要不然非死不可,而且再生之人终生不能离开录民国范围,否则就会化为灰灰。据说如此乃是因其国有神祇庇佑之故。

    鸭人国就是脚上长着一对如同鸭脚般的脚掌。

    黑齿国无端端的长着一嘴黑牙。

    短人国就是小人国,其小无比,但其国人却聪明异常,非常有经商头脑,所以短人国的人在大夏国一般都很有钱。

    这些国家都是敖崟给公良介绍的一小撮,还有很多很多的国家没说。

    “诸位,兵家传人和家打起来了,大家快去看啊!”

    两人走着走着,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一声大喊。

    “为什么又打起来了,他们这些百家中人是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

    “无非为名而已,若想博出好名声,打败一个对头无疑是快速崛起的最好方法。”

    “哦...”

    “这位兄台错了,此次兵家传人挑战家可不是为名,而是因为家写了一篇,将兵家描述成引起国家战乱灭亡的刽子手,这叫兵家的人怎能不生气?快走快走,要是去晚,地方就被人占了。”

    这些人一路呼喊,不管认识不认识的聚集在一起,浩浩荡荡的往前走去,看得公良奇怪不已。

    “两个泼皮无赖打架有什么好看的?”敖崟不屑道。

    只是他见公良好奇,就带着他跟了过去。

    不一会儿,两人来到一处擂台,边上已经围满了人,台上站着一名手持马槊的威武大汉和一名儒雅男子站在上面。

    “陆伯言,今日你若不把话说清楚,休怪刓某不客气。”威武汉子用马槊指着儒雅男子说道。(刓:读完)

    陆伯言苦笑道:“刓隐,那不过是之言,你又何苦斤斤计较。”

    “某斤斤计较?”刓隐听到他的话,好像被羞辱了,勃然大怒道:“那某今日就斤斤计较给你看。”

    “兵者,死生之地,存亡之道。”

    刓隐马槊一挥,发出飒飒风声,一股经历过战场厮杀的血腥杀气,顿时冲天而起。

    陆伯言心头一凛,左手倏然出现一本书,书页在风中飞扬,掠过一道道人影,最后停留在中间一张纸,上面赫然出现一名缭绕着一圈光晕,身披战甲,手持长矛大盾的魁伟将士身影。

    “蚩厉,出。”

    陆伯言手一点,纸上人影立时化成一道光团飞出书中,出现在擂台上,化成一名威武不凡的战将。

    刓隐不屑笑道:“破卒。”

    刹那间,马槊带着一道寒光往前撞去。

    魁伟将士左手举起大盾挡住马槊,右手挺矛而上,往刓隐刺去。

    “距堙”

    刓隐口中轻喝,马槊挥舞出一道土山堵住长矛刺击,然后随势而动,槊如轮转,回身刺向魁伟将士。魁伟将士猝不及防,立被刺中,消失不见。

    陆伯言手中书页再次出现魁伟将士的身形,只是上面已无光晕,宛若画了无数年陈年旧画一般。

    公良在旁看得奇怪,怎么那将士看起来那么威猛,却这么不经打?

    “陆伯言是家,手中书册人物全是他所写被众人承认的愿力所化。看起来不凡,其实不过是样子货。只有愿力强,书中人物武力才有可能变得强大,要不然永远只是躯壳而已。你要记住,这世界终究还是自身武力强大才最可靠,其它的不过是一些外力手段而已。”

    敖崟好像看到他的疑惑,开口解释道。

    公良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不过这家竟然能够通过写获得众生愿力,凝聚出书中人物,倒也奇怪,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可以。

    要知道,自己前世可是写的,别的不会,写书还不是和喝水那样简单。要是能将前世读过的书写出来,凝聚出那些人物出来帮忙,那还得了。

    只是这东西最重要的不是书写的怎么样?

    而是写出来后被不被众人承认,要是不承认,根本无法获得愿力凝聚出书中人物。

    不过自己前世读过的书,都是经受过无数考验留下的精华,应该不会那么背,不被人喜欢才对。

    想了想,公良打算找个时间试验一下。若真的可以,那自己以后可就多了很多不得了的帮手。

    他在下面想,擂台上又起变化。陆伯言放开书册,往下点去,一道光团飞向前面,台上出现一头狰狞巨兽。那巨兽高有十几米,看起来非常恐怖。

    事情还远远未结束,陆伯言手指再点,台上又出现三头猛兽。

    然后他就收起书册,取出一把长剑,随着群兽往刓隐杀去。

    群兽攻来,刓隐却无所惧,马槊一挥,身前立即出现一道光罩挡在前面。

    “善守着,藏于九天之下。”

    话语间,人形消失。

    陆伯言驱使群兽攻破光罩却没找到刓隐,不觉傻眼。忽觉身后有异,当要转头,就听到一声轻吟,“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

    陆伯言心中大觉不妙,连忙就地往前一滚。

    只是当他刚要滚落之时,屁股一疼,被刓隐踢得一个哴呛,往擂台下扑去。

    群兽见主人受伤,纷纷咆哮着往刓隐扑去。

    “九变。”

    刓隐一声冷喝,马槊挥舞,带起一股滔天威势,划破长空,立时将群兽斩于无形。

    公良在下面看得无语,怎么这些东西看起来这么威猛,打起来却这么不给力,两三下就完蛋了。

    “这些东西都是愿力所化,威力如何全部取决于身上愿力大小。这陆伯言的在大夏并不流行,多是些小儿无聊读物,没有多少愿力,能凝聚成形就不错了,哪有什么威力。”敖崟解释道。

    公良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