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贫民窟
    陆伯言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刓隐踢下擂台,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心中羞恼程度可想而知。

    不由阴沉着脸,说道:“刓隐,你竟敢如此辱我,陆某决不与你善罢甘休。”

    “你以为刓某会怕你?想要报复,随时可以来找我。但若你敢再毁谤我兵家,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刓隐不屑的乜了他一眼,抓着马槊放在肩头,跳下擂台,昂首挺胸傲气的走了。

    陆伯言怒瞪着他远去,才不甘心的离开。

    无戏可看,围在擂台边的人顿做鸟兽散,敖崟也带着公良继续往前走去。

    “那两人一个是兵家传人,一个是家的代表,是东土诸子百家中两种学说派系的精英人物,另外还有纵横家、阴阳家、儒家、法家、墨家、杂家、医家、名家等等。这些人能够名扬龙城,无一不是彼此派系中的翘楚。

    但这些人并不只代表自己,有的代表大夏世家门阀,有的是代表皇族,有的后面隐约有宗门的影子,有的甚至是宗门在外行走的代表,只有极少数是代表个人。

    彼辈为了名利,互相攻讦。若非大夏强大,这些人就是祸乱之基,乱世根源。我荒人纯补,不善算计,切不可掺杂其中。”

    敖崟一边走一边对公良说道。

    公良听到他的劝告,点头表示明白。

    米谷飞累了,就抱着龙獒坐在粑粑肩上。

    公良瞄了一眼幼小龙獒的下身,警告道:“不要让它尿在我身上,要不然爸爸会打你屁屁。”

    米谷听到粑粑的话,一脸郑重的抱着龙獒说道:“粑粑,獒獒乖乖,它不会尿尿的。”

    公良没想到只这么一会儿,小家伙就给龙獒取了名字,看来是真的很喜欢这小东西。想来也是,这么可爱,软绵绵、肉嘟嘟的小东西,又有几个人不喜欢?

    何况米谷本来就是女孩子,虽然脾气火爆一点,但有颗柔软的女儿心也是正常。

    以前她之所以不待见两头鸟,一个是那东西呱噪,自己作死。

    后来虽然收了独角仙角角做宠物,但说实话,那家伙黑乎乎,一身铠甲的样子,怎么都让人无法喜欢起来,更何况是脾气不怎么好的小家伙。

    “那你可要把它看好了。”公良再次说道。

    “嗯嗯,”

    米谷连连点头,又对龙獒说道:“獒獒,你不要随便尿尿喔,要不然粑粑会不喜欢的。”

    也不知道龙獒是否听懂了她的话,伸出粉红的小舌头向她舔去,逗得小家伙开心笑了起来。

    这些龙獒的父母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生下来的龙獒竟然颜色各异。

    米谷这头是全身金黄,圆滚滚那头全身雪白,但身上有三个黑点,左眼有个黑眼圈,背上另有两点黑迹,看起来超级可爱。剩下两头,一头赤红,一头雪白。

    圆滚滚抱着龙獒人立而行,毛绒绒的熊猫掌不停的摸着幼小龙獒,眼中尽是母性光辉。

    小香香也没藏在它的毛发间,而是坐在圆滚滚的肩膀上,好奇的往龙獒看去。

    公良瞄了一眼,道:“滚滚,米谷的龙獒叫獒獒,那你的叫什么,取名字没有?”

    “取了,它叫胖乎乎。”圆滚滚嗷嗷叫道。

    公良听得牙疼,这什么鬼名字?不过倒挺配它的名字,听起来很押韵。

    既然它们都取了名字,他手中这两头也不能没有。想了一下,就给手中抱着的两头龙獒取名为大獒、小獒。但这两个名字被米谷和圆滚滚知道后,招来一致反对,说两个名字不好听。

    公良无语,取名字不过是用来叫起来比较方便而已,要好听干什么?

    记得前世农村里面,有的人名叫粪扫、土粪、鸡屎、鸟屎、田土、田水、港土,也没见人家长大有什么意见。

    (确实有这名字,绝非杜撰。)

    只是两个家伙不喜欢,他也不好意思坚持己见,就很民主的跟两人探讨了一下,最终两头龙獒的名字定下。

    那头颜色赤红的就叫小火,那头雪白的就叫雪雪——米谷取的。但雪雪是公的,取这名字怎么听怎么怪异。不过它们两个喜欢就好,他也不管。

    在敖崟带领下,没过多久,他们就来到龙城东南角,东土的荒人营地所在。

    公良到地方一看,不觉被眼前场景惊呆了。

    放眼望去,一片黄土上搭着一间间房子,说房子还算勉强,其实不过是一堆堆随意搭成的玩意儿。

    这些玩意儿盖得非常怪异,有木头盖的,有石头盖的,有用铁汁浇筑的、有用藤条编织的、有用兽皮搭起的,还有的甚至是直接放一头庞大的荒兽骨架在地面,边上再蒙上一些兽皮而成。

    这些房子犹如他初初到达神庙所见的荒莽部落和下等部落营地一样,原本还以为是荒莽部落和下等部落所有的风格,没想到却是大荒土地独有的本色。

    这样盖房子倒是省事,但看起来很怪。

    却很有创意,各式各样的房子,没有一栋相同,远远超出人类脑洞所能想象的范围。或许,这里只有想不到,没有盖不了的房子。

    敖崟在营地似乎很有面子,走过的时候,看到的人纷纷向他打招呼。

    他一一点头回应,脚下却没停,直接带着公良来到西北角一处用兽首搭成的屋子。

    兽首看起来是头独角蛟龙,也没处理,外面还是蛟龙模样,看起来威武霸气,带着一股狰狞凶威。只是里面已被挖空,做成休息的房子。

    随敖崟走到里面,公良发现屋中空间宽广,竟然有半百之大。

    “怎么样,我这屋子不错吧!这是我当年来到大夏,斩杀蛟龙盖成,在咱们荒人营地,可是独一份。”敖崟炫耀道。

    虽然里面东西摆放杂乱无章,发出一股股酸臭腐朽的气息,可是公良不得不承认,这房子盖得确实很有特色,很有想法。就算他自己动手,也未必能盖得出来,所以就肯定的点了点头。

    敖崟笑得合不拢嘴,又问道:“你现在住在哪里?”

    “目前住在客栈。”

    “这怎么行,我荒人怎能住在人族客栈之中。正好我要回大荒,留着房子没用,这房子就送你了,省得你没地方住。”敖崟豪迈的说道。

    公良却不敢收,无缘无故接受人家东西。讲真,他心里过意不去。

    敖崟说了几次,见公良拒辞不受,就说道:“你还有大荒神币没有?”

    “有。”公良点了点头。

    “那给我一枚。”

    公良取出一枚大荒神币给他,反正这东西他手里还有很多。

    敖崟接过神币,说道:“现在这房子卖你,我要回大荒,怎么处理就是你的事了。”

    说完,敖崟随手收起屋中的一些东西,就大步离去,转眼不见人影。公良看得傻眼,一时竟然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