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行情
    东市,因靠近大夏帝宫所在,又毗邻达官显贵住所,所以与西市的粗犷有别,卖的多是些稀奇珍贵雅致之物。

    但也不是说仅仅只卖这些,其中还有酒肆、铁行、肉行、车行、雕版印刷行等等,另外还有以租赁中介为生的赁兽人、买卖乐器的乐者雅舍、玩耍的杂戏、歌者与货锦绣财帛者......

    总的来说,就是比西市高级一些,没那么粗俗,其它的应有尽有。

    公良想写书集愿力凝聚书中人物,自然得打探一下市面行情,看写出来的书是不是合乎东土人口味,有没有人看。要是费大把力气写出来的书没人看,被人当成厕纸擦屁股,那岂不是白费一翻功夫?

    想要打探行情,最佳的地点是东市。

    这边达官显贵,有文化的人大多居住在这里,而且还有专买文房四宝书籍的店铺,当然要来这里。

    走进东市,公良就见市面上人头耸动,热闹非凡。

    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那些人行走之间不急不慢,井然有序,不像西市那般,一个个来去匆匆,好像要打战似的。

    东市这边和西市不同,市面上甚少有人摆摊,就算有摆摊的也会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打扮得稍微可看一点。

    毕竟到这边逛的都是有钱、文化人,若是长得太难看对不起观众,或者太脏,人家瞄一眼都觉得恶心,怎么可能去买你的东西。

    公良一边走一边往前望去,发现在街道两旁不碍人行的角落里,不仅有歌者在唱着悦耳的歌谣;还有杂戏者在玩弄手段;又有乐者拿着乐器在那弹奏,还有些卖吃食的人,将一碗碗美味的食物送到客人手中。

    “噔噔噔...噔噔噔...”

    公良和米谷、圆滚滚、小香香伸长脖子看着东市中的景物,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悦耳的异国乐声,心中好奇,就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不远处,一名长着异国相貌,微绿眼睛,嘴上留着两撇翘胡子的儒雅男子盘腿坐在毛毯上,手弹着忽雷。

    在他前面,一名蒙着面纱,身穿鹅黄纱衣,露出肚脐眼的曼妙女郎随着忽雷声,翩翩起舞。

    一曲琴声,如蜂戏、如蝶舞,如竹枝微摇,如树叶婆娑,那舞蹈,似飞禽翱翔于空中,似野兽行走于山林,似游鱼闹于江湖,让人感觉耳目一新。

    米谷看到有人弹琴跳舞,顿时来了兴趣,一下飞到粑粑头上,将挂在腰间的天鼓挪到身前,蹦蹦跳跳的拍打起来。

    公良不耐烦甩了一下头,这小屁孩,怎么老是喜欢站在他头上,是感觉这样高人一等吗?

    圆滚滚看到米谷敲鼓,也不甘示弱,取出琵琶弹了起来。

    公良在旁边看得直瞪眼,这两个家伙想在干什么,和人家斗乐吗?

    鼓声、琵琶声,你来我往的弹着,毫无规律,乱七八糟,一下打乱了异国人弹琴的节奏。曼妙女郎被乱七八糟的乐声搅和,都不晓得如何去跳,只好停下,转过头来,可怜巴巴的看着公良等人。

    公良一看惹祸,连忙扔下一块银子,带着米谷和圆滚滚跑了。

    跑出一段距离,他才停下。

    米谷玩得很开心,即使离开,也还拿着天鼓在那边开心的拍着玩。拍了一阵停下,小家伙就歪着小脑袋向公良问道:“粑粑,偶敲的鼓鼓好听吗?”

    公良无奈道:“好听。”

    听到粑粑的夸奖,米谷高兴得眼睛都笑成了小月芽儿。

    已经把琵琶收起来的圆滚滚也在旁边嗷嗷叫道:“公良,我的琵琶好听吧!”

    “好听。”公良有气无力的应道。

    这两个家伙根本不是在问话,而是想要夸奖。若说不好听,估计立马会不高兴,有一断时间脸臭臭的,所以说,做人难哪!

    龙城之中,有专门让儒家弟子修行读书的青阳学宫,也有诸子百家中人为了传播思想开设的私塾,可以说帝都之内文风鼎盛。也正是如此,在东市经营买卖书籍、字画、文房四宝的店铺有很多。

    公良找了一下,就往一家卖书的书店走去。

    店家是一名胡须花白的老者,他正拿着本书在看,见有人进来,瞄了一眼,就又埋首在浩瀚书海之中。

    公良看他不招待,就自个在店中转了起来,这本翻翻,那本看看。

    米谷认识东土文字,看到粑粑在翻书,也飞到架上拿起一本翻起来。只是小家伙根本没耐心看书,只要看到有字的东西就头疼,所以扫了一眼就放回去,乖乖的回到粑粑身边呆着。

    圆滚滚同样认识东土文,人立起来在书架上拿了一本,专心的看了起来。

    那认真模样,让小香香都从它身上站起来,探头望去。可惜它根本不认识东土文字,什么也看不懂。

    公良在店中转了一圈,终于在角落处找到几本传奇话本,翻了一下,都是一些类似唐传奇的神话志怪,倒是和前世玄幻、仙侠的有点类似,只是写的手法如同描述,让人没有代入感。

    公良眼睛不由一亮,感觉自己写的书在东土应该有市场才对。

    看了下,他就买了几本回去参考。

    付完钱,公良向店家问道:“老人家,不知你这边可愿意让人寄卖传奇话本?”

    “是哪位名家所作?”店主问道。

    “呃...”

    这话问得公良尴尬,但他反应很快,“不是什么名家,但那话本写得有新意,颇有看头。店家若愿意寄卖,到时每卖出一本,可得六成利润。若一本也没卖出,到时会给店家每月三两银子的寄卖费。但这些也不是没有条件,就是那传奇话本必须放在醒目位置,务必让人一进来就能看得见。”

    公良写书也不是为了挣钱,是为了传播出去获取愿力凝聚书中人物。

    若一点钱财就能把书推广开,他乐得用,反正他空间那么多金子,再怎么用也不可能一下子用完。

    店家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

    不过他也不是那种为了钱财就蒙了心的人,本着为广大读者身心负责任的态度,问道:“那传奇话本写得怎样,若是太差,老朽可不要。”

    “店家放心,到时拿来给你看看,若感觉不喜欢,就权当小子没提过。”

    前世公良怎么说也是吃这碗饭的,写的虽然不是一流,但也不差,所以他对自己写的传奇话本有信心。主要还是在这世界没有前世那种信息大爆炸时代产生的让人无非想象出来的玄幻、仙侠类,这种新奇的东西一出来肯定会受欢迎。

    当然,太新奇也可能让人无法接受,但他要写的是在这个世界现有的基础创新,加工而成,根本不怕没人接受。

    两人就此说定,公良又去其它书店逛了一逛,说了和店家一样的话。

    这种好事没几个会拒绝,甚至有人等他走后,还以看傻子的目光送他离去。

    一切准备就绪,公良就回家闭关,开始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