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蘸料事件
    米谷见粑粑吃了一片鱼鱼肉肉后就呆呆的,感觉好好吃的样子,就拿起筷子夹了一片鱼肉蘸上酱料放入口中。

    刹那间,她感觉自己好像身在水里,有好多好多鱼鱼从身边游过,有大大的,有小小的,有傻傻的,有笨笨的,还有一些凶凶的,都被她一口水吐死了。

    圆滚滚在旁边看公良和米谷吃了新鲜鱼肉表情古怪,吃货的直觉告诉它,这东西很好吃。

    于是,它就伸出筷子往盘中鱼肉夹去。

    它也不像公良和米谷那样,只是夹薄薄一片,一下夹了一堆,放在酱料中甩几下,就全部抛入口中。

    嚼了几嚼,一股新甜、鲜美的味道在口中逸散开来,让它感觉好像回到和公良去鲛人部的时候,到处都是水,到处都是鱼,到处都是清新自然的水的气息。

    但它可没公良和米谷那么多感慨,觉得好吃后,就又夹起一堆生鱼片蘸着酱料吃了起来。

    小香香看到滚滚如此,也跟着夹了一片放入口中。

    它自小在山林生活,没有进过水中,没有那么多体会。

    只是呼吸间感觉到的空气,恍如雨后的天,异常清爽。

    公良回过神来,却发现盘中鱼肉已经去了一半,不觉侧目。怎么回事,一下功夫,怎么少了这么多鱼肉?然后,他就看到圆滚滚这憨货伸出筷子夹了一堆新鲜鱼肉在小碗酱料中蘸了几下,熟练的抛入口中。

    公良咂了咂嘴,都不知怎么说了。

    米谷从鱼肉味道带来的情景中醒转,就见圆滚滚夹了一大堆鱼鱼肉肉扔进嘴里。

    不甘落后,她有模有样的学着夹了一堆鱼肉放入口中。

    嚼了嚼,满意的点着小脑袋。嗯,还是多多鱼鱼肉肉吃起来舒服。

    一大盘新鲜鱼肉,眨眼功夫去了一大半,而自己才只吃了一片,公良连忙加入夹生鱼片的大军中。不过片刻,新鲜鱼肉就被它们吃得一干二净,连再端上来的几碗鱼肠、鱼肚粥也未能幸免。

    “嗝...”小家伙忍不住打了个嗝。

    吃了三大碗鱼粥和一点鱼肉,勉强有点小饱。

    而饭量少的小香香,小肚肚更是直接鼓了起来。

    圆滚滚倒是没什么,还是老样子,看来那三碗鱼粥和新鲜鱼肉也不过是只能给它肚子垫垫底而已。

    吃完东西,付完账,公良就带米谷它们离去。

    卖鱼粥的妇人倒是有点恋恋不舍,“下次再来啊!”她不是对公良恋恋不舍,而是难得看到米谷这么可爱的小女娃儿,想再多看几眼。

    “会的。”公良应道。

    等他离开,在摊上吃鱼粥的食客纷纷抬起头来,一个个盯着他们用过的蘸料。

    开玩笑,这可是用灵醋、灵酱、灵蒜、灵姜和野山椒调成的酱料,就算是皇家贵胄王侯显贵,都不一定会这么奢侈,有这么多灵蔬配料,何况是他们这些凡人。何况刚才公良的表情全被他们看在眼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美味,竟让他如此神迷。

    那谜底,显然就在这三碗蘸料中。

    只是这些人又矜持身份,不敢过去,生怕被人笑话。

    如此僵持了一会儿,一名老者慢慢从自己坐的桌子站起来,走到公良他们的桌子坐下。

    活了这么大岁数,世事人心早已了然于心,自然不会将这点面子放在心上。

    年轻时错了太多机缘,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更加知道,该出手就出手的涵义。

    老者把公良它们吃过的碗叠起来,把三碗酱料挪到身边,才对卖鱼粥的妇人说道:“七娘,把这些东西收走,给我上一份和方才那公子一样的新鲜鱼肉来。”

    粗犷男子听到老人的话,回头说道:“清水公,俺可没那么好的刀法?”

    老者笑道:“不碍事,能片多薄就多薄。”

    其它食客见老者走过去,互相看了一下,纷纷离开座位,走到老者这桌坐下。

    老者身边一下子坐满了人影,将一张桌子围得水泄不通。

    卖鱼粥的妇人也是有见识的人,看到他们这样,就提议道:“这里有三碗酱料,不如一桌一碗,大家分开坐,也免得这么挤,不好吃东西。”

    食客们感觉这提议可行,就点了点头。

    妇人端起两碗酱料到其它桌,留下一碗在原来桌上。一些食客看了,纷纷坐到其它两桌去。

    “这边还可以再坐一人。”老者指着自己这桌说道。

    三碗蘸料中,圆滚滚吃的那碗用得最多,公良用的最少,酱料剩下最多。桌上留下的正是公良用过的蘸料,老者这么说是怕别人有意见。

    只是他看错了其他人的心胸。

    而且这本来就是别人吃剩下的东西,大家还没那个脸皮因为此事起争端。

    再说毕竟是他开的头,应该享有这种福利。

    一桌人自然不能只吃老者叫的生鱼肉,所以其他人或多或少又要了一点。

    大家主要是想尝尝味道,看看到底是何等美味竟让一名少年和女娃,还有一头古里古怪的怪熊那么迷恋。

    片刻后,粗犷男子片好鱼肉端上来,老者夹起一片蘸了下酱料放入口中,一股异常鲜美的鱼肉味道顿时遍布整个口腔,紧跟着一股水润气息顺舌蕾而下,直入丹田,全身竟是无处不舒服。

    恍惚间,他想起了少年时和邻家小娘在河边上的奔跑,那是他逝去的青春啊!

    想着想着,老者的手颤抖起来,老泪纵横。

    旁边食客却是看得古怪不已,怎么人家吃东西是一脸神往迷醉,到他这里就发羊癫疯泪水狂飙呢?

    可恰恰这样,却愈发勾起了他们的食欲。

    不一会儿,又有一小份生鱼肉呈上来。

    一名食客抢占先机,迫不及待的夹起一片鱼肉蘸了酱料投入口中。一瞬间,他好像回到了家乡,回到那驾着小船在水网纵横的古镇里,啸傲长歌的快意情景。这感觉是那么的清晰,那水的湿润,水的清新,水的鲜甜,一切切如在眼前,恍若真实一般。

    生鱼肉陆续上来,不同的人吃,有不同的感觉,非常奇怪。

    公良自然不知道自己留下的蘸料会引出这么多事,此时他正带着米谷它们往渭水而去。

    刚刚妇人和儒生的对话他有听到,所以根本不用问妇人鱼肉的来历。

    渭水距离东市有一段距离,若是体弱或者懒散一点的人,估计还要坐兽车才会过去。公良根本不用,带着米谷他们快步前行,不用多久,就到了渭水河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