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乌金鳢(下)
    阿鲁亚和莽蛤没想到公良竟然真捉到鱼了,不觉傻眼。

    但随即,莽蛤不屑道:“说不定捉的是什么傻鱼,乌金鳢哪有那么好抓的?”

    阿鲁亚感觉也是,勃猡深有同感。

    毕竟乌金鳢性情凶猛,动作迅速,力大无比,不可能这么简单被捉住。

    公良抓着鱼竿,一点一点的将水里的大鱼往上拖,大鱼力大,挣扎的动作剧烈。他怕鱼线被扯断,只得一会儿松、一会儿紧、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的遛着大鱼。

    遛了片刻,又感觉拿着鱼竿不方便,就干脆放下鱼竿,直接抓着鱼线遛鱼。

    起先大鱼挣扎的动作十分迅猛有力,河水被它搅得一塌糊涂,一粒粒拇指粗细的气泡随着浊浪不断涌上来,在水面炸开,散发出一股股水底淤泥的腥臭味道。

    折腾了一阵,大鱼力气用尽,开始消停下来。

    公良随即拉着鱼线,一点一点的把大鱼拉上来。

    不一会儿,就见一条宛若刀削山脊的背鳍刺出水面,一道泛着金光的乌黑身体紧跟着袒露出来。

    “乌金鳢!!!”

    阿鲁亚、莽蛤和勃猡不敢相信的发出一阵叫声。

    乌金鳢头如椭圆形子弹,全身乌黑,密布鳞甲,在光线下,闪烁着道道乌金光芒。仔细看去,就会发现乌金鳢的鳞甲之间,有一道道天然生成的金色纹路,让它看起来更加雄猛、高贵。

    乌金鳢慢慢被拉上岸,但似乎不甘束手就缚,竟然在河滩上挣扎起来。等看到聚集在河边的人后,更是凶猛的张开布满狰狞利齿的巨口,游动着向前咬去。

    米谷见大鱼鱼到了上面竟然还这么凶,立即吐出一大口口水。

    口水毒顺着乌金鳢巨口进入腹中,遁入血肉之间,散发开来。

    乌金鳢中毒,立即停住,趴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不会把它毒死吧!”公良无奈的对米谷问道。

    要是毒死,吃鱼肉就麻烦了,还要沾点小家伙的口水解毒才行。那情景,讲真,不是恶心,是非常恶心,而且非常古怪。龙伯国人经常吃被米谷毒死的东西,再加上他们的粗线条思维,完全不感觉吃那点解毒口水有什么。

    但公良不行。

    说实话,他这人有点小洁癖,想想夹着鱼肉蘸上酱料,再刷上一点解毒口水的场面,就让人有种天雷滚滚的感觉。

    “木有,偶让大鱼鱼睡觉觉了。”小家伙摇着小脑袋说道。

    公良闻言松了口气,那就好,这种让人睡觉的口水毒不能暴露在空气中,一会儿就无效,很容易解决。

    将鱼往前拉了一点,公良就把乌金鳢头斩下来,免得等会儿醒来又做妖。

    这次,他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用凝血决将乌金鳢身上的精血凝结成珠。凡是凝过血珠的兽肉,因为里面的精血被收走,肉质会变得很柴,很不好吃。如果想保持肉的鲜美味道,最好还是不要施展。

    公良把乌金鳢收起来,笑着跟阿鲁亚他们说道:“怎么样,我就说能抓到吧!”

    阿鲁亚冷着脸,什么话也没说,直接转身离去。

    “不过是运气好罢了,也没什么。”莽蛤倒是呛了一声,才转身走人。

    勃猡似乎是和他们一伙的,向公良点了点头,就带着部落的人随他们一起离去。

    附近一些凑过来看热闹的人见没热闹可看,也纷纷散去。

    这时候,公良才发现河边上聚集了一堆人,这些人中有荒人,也有大夏人,甚至还有一下异国人。估计是想抓鱼,不过现在没鱼抓,这些人也没离去,就在河边临时搭了个棚子守着,等明天乌金鳢露出来。

    公良抓到的乌金鳢有四五十米长,再加上小鸡抓到的那条十米长鮰鱼,中午伙食有了。

    所以他也没继续呆在河边上,直接带着米谷它们回家。

    中午自然是吃乌金鳢。

    至于鮰鱼,因为没有萝卜干,他就拿来煮汤。

    煮汤很简单,就是热锅下油爆香姜葱,再放宰杀好的鮰鱼下去炒去腥味,就直接放水下去煮。煮好后,上面再洒点芹菜花、葱干、胡椒粉就成。

    这样滚出来的鱼汤色泽奶白,十分鲜美。

    可惜没有豆腐,要不然味道会更正点。

    这时候,公良才发现自己做菜的配料实在匮乏,改天一定要准备齐全。尤其是豆腐,他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有多久没吃过那白嫩嫩、软绵绵的豆腐了。

    若可以,他想把这门手艺学过来,看能不能在空间里做,省得去买。

    乌金鳢肉做的生鱼片和煮熟的乌金鳢肉公良早上已经吃过,所以中午他想换个吃法,做个“玉板乌金鳢肉”。

    从大荒一路走来,猎到的兽肉他尝试过无数种吃法,单单用板烤炙一道,就有铁板、石板、木板、竹板等等,最后他发现用玉石做成的烤板烤炙出来的肉最是新嫩好吃。

    玉性温润、阴柔,而火性炽热,肉烤后又带着股燥气。

    用玉板烤肉,玉的阴柔温润会渗入到肉中,去除它的燥性火气,让肉质趋于中和,味道也更加鲜美。

    估计也没人能像他这样,用一整块美玉作成烤板烤肉。

    只是他走过的地方无数,遇见的美玉种类不知凡几,用区区一块美玉做成板烤肉,实在是没什么。

    蛟龙头颅骨屋中,一缕青烟从颅中开出的天井袅袅升起。

    天井中,一块玉板平整的放在一个石炉上,下面炭火通红。

    旁边伸手可及的小桌上,放着公良已经切成薄片的乌金鳢肉。

    鮰鱼汤已经煮好,另外一锅五色稻饭也已经熟了。圆滚滚汤已经连喝了两碗,米谷喝了一碗,就连小香香也喝了一小碗。现在一个个都端着一碗白米饭,眼巴巴的凑在玉板边上,就等着烤肉吃饭了。

    烤肉公良可不会帮它们,只能它们自己烤。

    片刻后,玉板上冒出丝丝热气,显然已经热了。

    公良连忙从空间取出一些空间狸豆炸出的豆油放在上面抹匀,将玉板抹得一片油光后,就径自夹了一片乌金鳢肉在上面刷了一下,“嗤”的一声,冒出一片白烟。

    公良迅即将乌金鳢肉片翻过来,再刷一次,又是“嗤”的一声。

    这一面一刷,薄薄的乌金鳢肉片已经接近五成熟,如羊脂玉般的肉片被逼出点点油花,汇聚在一起,往下滑来,落在玉板上,又发出“嗤”的一声轻响。

    这样的乌金鳢肉味道最好,公良将肉片放在酱料中蘸了一下,放入嘴里,一股鲜美味道顿时在口中爆炸,好吃得让人难以置信。

    一时间,公良想起了那首“此肉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尝。”的古诗,那首诗分明就是此时此刻,此肉的真实写照。

    米谷看粑粑吃得那么美味,赶紧拿起筷子夹着鱼肉往玉板上刷。

    圆滚滚也一样,小香香更是如此。

    刹那间,一道道白烟冲天而起,不知道的还以为屋里着火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