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荒人劫(上)
    嬿儿见力儿不理它,感觉好没面子,就要过去教训这不开眼的混账小东西。

    公良连忙打圆场道:“他正忙着吃东西,你叫他做什么?既然来了,不如坐下尝尝我的手艺。”

    嬿儿看到长桌上摆放着的一大堆美食,其实已经嘴馋的不得了。只是听到公良的话,却还是故作矜持,好像给了他天大面子般,乜了他一眼,道:“那倒要看看你做的东西能不能吃?”

    说完,她就瞪了下杵在自己身前,非常没眼色的大焱人。

    那人吓得赶紧给她让开一处位置,嬿儿和韫瑶两人就势坐下,伸手抓起桌上一根一米长的蒜香排骨吃了起来。

    炸得酥脆喷香的排骨方一入口,两人眼睛就瞪得宛如铜铃一般。

    真是太美味了。

    腌制入味的排骨上,被炸得里外酥脆,不仅带着一股浓浓的蒜香,还有一些水晶灵盐的咸香。一咬下去,“咔咔”脆响,让人回味无穷之余,更有一股澎湃的气血精华涌入体中,可谓是吃东西和修行两不误。

    本来她们还稍微维持着淑女的矜持,但下一刻却如大焱部的人般,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看那样子竟然比大焱部的粗鲁汉子们更加凶猛几分。

    大焱人在部落就见过女雀部人的种种行为,对此现像早已见怪不怪。

    何况,更过分的他们都见过,这只是小儿科。

    这一顿饭从中午吃到下午才散,酒喝了一坛又一坛,最后大焱部的人,包括公良,都醉得不醒人事,直接躺在地上睡了。还好圆滚滚没喝酒,看到公良倒在地上后,就和米谷、力儿它们一起,七手八脚的把公良拉到屋子里面去。

    嬿儿和韫瑶等它们把公良拉进屋,就抱着力儿离去,一点也不在意小东西一脸非常不高兴的模样。

    “嗯...”

    公良再醒来,天色已黑。

    屋中四周镶嵌着的月光石,发出淡淡月光,将屋内照得一片明亮。

    中午吃太多,现在肚子还饱,并没有感觉到饿意。

    米谷因为粑粑喝了酒酒,身上臭臭的,并没有和他睡在一起,而是仰躺在圆滚滚毛绒绒的熊猫毛上,“呜呼、呜呼”的睡着。感觉到粑粑醒来,小家伙顿时睁开眼,瞄了一下,就又舒服的躺着睡了起来。

    粑粑臭臭的,她才不想和粑粑一起睡觉觉呢!

    公良起身,望着从天空洒落的月光,忽然觉得长夜漫漫,无以为乐,有点无聊。随即眉毛一挑,想起自己要去见识一下帝都青楼的事。

    现在恰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之时,岂不是做这种事的最佳时刻?

    但首先要解决圆滚滚和米谷它们。

    公良转头往米谷望去,小家伙心有灵犀的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粑粑。

    公良本来是想悄悄将米谷收进空间,现在看来是不行了,只好上前说道:“米谷,粑粑有点事出去,不能带着你,你就和圆滚滚它们到空间里面呆着,好不好?”

    “嗯嗯”

    有事情跟它说清楚,小家伙还是很听话的,当下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她其实也有很多很多故事要跟好朋友小灵儿和小芝儿它们讲。

    公良就把米谷和圆滚滚、小香香收进空间,然后走了出去。

    来到外面,大焱部的人已经全部走光,只剩下一片狼藉的地面和长桌。

    他就将所有东西收入空间,让里面的人清洗。收好后,他就踏着月色,往帝都最富盛名的青楼瓦巷走去。

    青楼也分为三六九种,档次低的,多在人口杂乱,商铺酒肆林立的西市那边。那边不只青楼,还有一些藏在小巷子里做皮肉买卖的暗娼、流莺。

    中档的青楼西市东市皆有,但高档的却唯有在东市才能看到。

    高档青楼里面的女子一般都是卖艺不卖身,这些女子一个个才华盖世,傲世群雄,让人刮目相看。

    这些人中固然有自幼培养而成,但更多的都是些被抄家贬谪的达官显贵之后,据说以前还曾有一国之母流落于此的。

    只是那些都是传闻,公良也没见过。

    这次,他的目标是东市青楼中最高档的烟雨楼。他已经打听过了,这楼中的姑娘都来自江南,有着南方女子的娇俏细腻温柔婉约,据说捏一捏都能挤出水来。

    想至于此,公良就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就要到青楼所在的坊市,一阵阵喧哗声、娇笑声,由远及近传入耳中。

    突然,左近屋顶掠过一道黑影,几名抬着个大袋子的黑衣人紧随其后,踩着屋瓦,飞速往前而去。

    这情形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公良眉头皱了起来。

    第一次看到这种事,是以为寻仇或者讨债之类,所以他也懒得多管闲事。但这一次看到,却是不能不管,要不然就太没心没肺了。况且他也好奇这些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大袋子里装的又是什么东西?

    于是,他就暂时放下去青楼见识的龌龊心思,运起隐身决,将身子隐住,跟了过去。

    那些黑衣人没想到后面会有人跟踪,所以根本没有防备,只是紧跟在黑衣人身后,往前而去。

    不一会儿,一行人来到城中一处早已荒废多年,杂草丛生的院子。

    紧紧跟随在后面的公良,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处废弃的后花园。

    花园的主人以前显然十分尊贵,要不然园中也不会亭台楼阁林立,湖水环绕,高大的碧玉假山耸峙。

    当先那名黑衣人跳进花园,来到一处高大假山前,取出一物印在上面,假山中间顿时往后滑去,露出一口斜下的幽深洞穴。

    黑衣人手一挥,就带着后面抬着大袋子的黑衣人往里面走去。

    倏然,天空飘起一阵雨丝。

    雨丝色泽墨黑,一落到黑衣人身上,就循着皮肤毛孔钻入体内,逸散开来。

    黑衣人立时中毒,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起来。

    这是米谷的口水毒,公良来这边就把她叫了起来。论偷袭,还要数这小家伙最厉害了。

    小家伙刚刚在空中露出身形吐了口水,就又隐起身来。此时看到这些人全被毒倒,才又出现在粑粑面前,歪着小脑袋问道:“粑粑粑粑,你看偶好厉害吧!”

    公良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道:“我们家米谷最厉害了。”

    “嗯嗯”

    米谷听到粑粑的夸奖,很开心很开心的扇着翅膀,甩着九彩尾巴,乐得屁颠屁颠的,一双大大的眼睛直接笑成了小月芽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