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荒人丹(上)
    公良一路隐身前行,直到营地才解除。

    当他走进屋里,却看到大焱部的人都在里面,不觉诧异道:“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隗雄看他回来,顿时放松下来,道:“你这几天都去哪了,竟然无声无息消失,让大家为你担心了好一阵。这两日那两名女雀人都过来问了好几次,弄得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最近很多从大荒来的人无故失踪,你最好不要一个人出门,免得发生意外。”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部落对从祖地焱部出来的公良有多宝贝。

    要是出事,弄不好大荒百部就要联袂来到东土,重新演绎一番碧落海之事。

    “失踪?”

    公良听到隗雄的话,想到被装在布袋中的荒人,感觉两者应该有关系,就说道:“这两天我不在这里就是因为此事,现在已经有点眉毛,你去请其它部落的人过来,就说我有事相告。”

    隗雄闻言,立即派人去请诸部精英领头人过来。

    公良是这一辈大荒百部精英中的佼佼者,多多少少有点面子。

    即使不给面子,诸部之间来到大荒就自然而然的拧成一股绳,一般其它部落相召,都会过来。

    大荒百部虽然各异,但互相之间却有独特的通讯手段。

    半天时间,除了离帝都特别远的部落精英,其它部落的人差不多都来了。

    公良的房子再大,也容不下那么多人,大家就在外面围成圆圈,席地而坐。

    “大焱人,你找我们过来到底什么事,快点说,免得耽误我狩猎。”一向和公良不怎么对付的罗陀部阿鲁亚粗声粗气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坐在公良边上的嬿儿说道:“急什么?连妖兽都杀不了,还说什么狩猎的话,丢不丢人。”

    阿鲁亚满脸通红,却无力反驳。

    因为嬿儿说的没错,他们确实连妖兽都杀不了,但那是高级妖兽好不好。

    不用说他们,就算在座精英,也很少有人能够杀死高级妖兽。

    见阿鲁亚不再说话,公良才开口说道:“今日叫大家前来,是因为我前几日晚上去东市的时候遇上了一件怪事。”

    “你晚上去东市干什么?”嬿儿问道。

    “有事。”公良没好气道。

    “哼...”嬿儿怒瞪了他一眼。

    公良继续说道:“其实这怪事前一阵我也遇见过。那日我从神武侯出来,碰到四名黑衣人抬着大袋子在屋顶飞奔,因为不想多管闲事,就回来了。不想前几日又遇到,心下好奇就跟了过去,不想却发现了个天大秘密。”

    说到这里,公良手一挥,那名被装在布袋中的荒人就出现在地上,不过却是昏迷不醒。

    公良让米谷给他解毒。

    小家伙上去“噗”的吐了一口口水。

    那名荒人睁开眼,看到围成一圈的部落精英,直接吓呆了。

    “有人知道他是哪个部落的人吗?”公良对诸部精英领头人问道。

    诸部精英辨认了一下,都不认得,就向坐在后面的族人望去。

    在大荒,每个大部落下面都有上百个中等部落附庸,而每个中等部落下面又有上百个乃至更多的下等和莽野部落附庸。部落太多,有时都记不清楚,更不用说各个部落中的人了。

    好在能来到东土大夏的荒人都是精英,并非什么籍籍无名之辈。

    荒人之间都有联系,问了一下,就知道这名荒人是伏熊部下一个中等附庸部落的人。

    查清此人来历,公良就对还在懵圈之中的荒人问道:“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不清楚?”

    那名荒人摇摇头道:“那天我刚要回营地,路上看到巷子中有人招手,就想过去看看。刚刚进入就晕倒,什么也不记得,再醒来就到这里了。”

    看来这名荒人是被人用迷药之类的药物迷晕,才会被抓。要不然想要对付荒人,不闹出一点动静根本不可能。

    公良又问了几句,见问不出什么,就让他离开,随即又放出那五名黑衣人。

    “这几个就是抓走他的人。前几日晚上,我看到他们抬着布袋感觉好奇就跟了上去,谁知到了地方,竟是大夏皇城之内的帝宫,真是不可思议。”

    “怎么会是皇城?”

    “大夏人抓我们荒人干什么?”

    “走,一起去把大夏皇城给砸了,让他们给我们个交代。”

    诸部精英听到竟然是大夏皇城之内的人抓了荒人,一时群情激愤,甚至有人提议去把大夏皇城砸了,而且接受的人还很多。大夏皇城怎么说也是大夏精华所在,又岂是他们这些刚刚离开部落的菜鸟精英能砸得了的。不说其他,单单护佑龙城的龙骨法阵就够大家喝一壶。

    但这个提议貌似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应从者甚多。

    公良连忙摆说道:“此事先不说,还是问问他们为什么抓我们荒人吧!听说最近我们荒人无缘无故失踪的很多,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具体数目?”

    “我雨师部下有三个。”

    “我莽牯部下有七个。”

    “我罗陀部下有八个。”

    “我石部下有五个。”

    “我牛头部下有九个。”

    ......

    最后,公良统计了下,发现近段时间消失的荒人竟然多达两百个。但都不是百部精英,而是这些大部落下的附庸部落。虽然如此,但这个数目也太惊人了。

    为什么要掠走这么多荒人?那大夏帝宫里面的人到底要干什么?

    这些问题没人回答,公良只能寄希望于抓回来的黑衣人。

    于是,他就让米谷给领头的黑衣人解毒。

    片刻,黑衣人醒来,看到坐在周围的荒人,知道事情败露,当机立断的咬破藏在嘴中毒药,死了。

    公良看着死去的黑衣人,尝试着向小家伙问道:“米谷,这样能求活吗?”这家伙毕竟是头领,知道的肯定最多。

    米谷连连摇头,这不是她吐的水水,她可救不了。

    看到救不活,公良只好放弃,转而问剩下的四名黑衣人。为了他们防止再咬毒自尽,他只好将他们的牙齿一一砸碎。

    四名黑衣人醒来,看到周围荒人和死去首领,一脸惊恐。

    公良看着他们,道:“现在我问你们答,若回答好,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若回答不好,你们应该体验过这几天的痛苦吧!那我会让你们这般痛苦而死。”

    四名黑衣人想到这几天一动不动,浑身好像被无数蚂蚁咬,死不能死,活不能活的感觉,不寒而栗。

    “说,你们为什么要抓荒人?”

    四名黑衣人闻言,眼中一片惊恐,“不能说,不能说...”

    公良看了,就让米谷将其它三人吐晕,对醒着的那人问道:“现在你来说,说好了马上放你走,要不然你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醒着的黑衣人看到躺在地上,抽搐得满脸青筋的三人,直接吓尿,慌忙说道:“我说,我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