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苍凉人间 悲喜世界(上)
    越往前走,人流越多,逐渐挤得水泄不通。

    为了看个究竟,不得已,公良只得凭着魁梧壮实的身材,用力往前挤去。

    米谷坐在粑粑脖子上看不过瘾,还飞起来看。

    四臂哪咤没法飞,不过小东西倒也聪明,“咻”的一下,一屁股坐在公良脑袋上,伸长脖子往前望去。

    公良顿时怒了,用力甩着头,但不知这小东西怎么回事,身体平衡得吓人,怎么甩也甩不掉。公良恼怒的伸手抓去,这小东西倒也鬼,“咻”的一下,又跑回肩膀上老实坐着。

    只要他不将那没穿裤子的大屁股坐在头上,公良也就不管他。

    肥壮的圆滚滚原本跟在公良身边走,但到了人多的地方就挤不进去了。没法子,只能人立起来,趴在他身后,跟着慢慢走。

    若是个美女,公良倒也乐意让她趴。但一头熊猫,他是怎么想怎么感觉古怪。

    于是,就说道:“滚滚,你能不能不要趴在我背上,自己走不行吗?”

    圆滚滚在后面嗷嗷叫道:“不行,不趴在你身上,我走不了。”

    公良乜了它一眼,忖道:你是断腿还是怎么样,非得趴在我身上走才行。

    其实圆滚滚是怕自己没他带着,等会儿被人群挡在外面没法进去看热闹。况且趴在公良身上它还不用自己走路,可谓一举两得,多好。看看,它多聪明。

    公良见它赖着不走,也没办法,只能就这样往前挤去。

    前面本来就已经人挤人,他还往里钻,顿时引来一片怒火。

    只是当这些人转过头来,看到趴在他身后憨态可掬,蠢萌蠢萌的圆滚滚时,顿时乐了。

    圆滚滚被大家看得不好意思,转过头去。

    众人看它竟然还会害羞,乐得哈哈大笑起来。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到最前面,公良才发现这热闹是什么。

    前面几步处,一群衙役手抓腰刀守在众人前,防止有人冲进去。往前几米,是一片空地,地面跪着几排囚犯,脑袋上各插着一块勾了朱红的“斩”字白色木牌。

    在这些囚犯的边上,一群女眷跪在地上嘶声歇底的哭着、喊着、叫着,一片凄惨。

    估计是一年到头难得看到几次这般景象,旁边围过来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

    “今天城外乱葬岗恐怕又要多添几条孤魂野鬼喽!”

    “这次估计连孤魂野鬼也做不成,我听说现在那边有妖兽在吃尸体。”

    “那妖兽就要倒霉了,不说仙宗的人不让吃人的兽禽进去,连那些修行者也会将它们杀了。”

    “可不是,这些东西万里迢迢赶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进宗门吗?连这点时间都忍不住,倒是可惜了。”

    “那关我们什么事,我觉得最可惜的还要数御史中丞晏叔原,你们说这么清廉正直的好官,怎么就被抄家了呢?”

    “应该是得罪人了,做御使的整天不是参这个就是参那个,再清廉的官早晚也要倒霉。何况现在圣上早已不是壮年时期,越发老迈昏庸了。”

    “噤声,你想死啊!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说圣上,也不怕满门抄斩。”

    “唉,想当年我大夏从不以言获罪,看看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这不是我等小老百姓该考虑的事情,我只担心御史中丞两夫妻死后留下的三个女娃儿被仇家买去,也不知道是怎个下场,唉!”

    “要不然你我凑凑,看看能不能买下一人,权当感谢晏中丞屡次为我龙城百姓进言的恩义。”

    “这点钱估计没什么用,不过聊胜于无,那就凑凑,我再问几个看愿不愿意。”

    “我也问问。”

    “那我也去问问。”

    公良在旁边听得好奇,也不知道这些人凑钱干什么?

    米谷在上面飞了一阵,就回到粑粑肩膀上。她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十分好奇,即使站在粑粑肩膀上,也是努力的伸着脖子往前望去,连好朋友四臂哪咤跟她打招呼也不搭理。

    一众囚服后面,临时搭建的监斩棚中。

    一名监斩官员看了看天色,从桌上抽出一根令牌,喝道:“时辰已到,斩。”说完,就将令牌狠狠扔在地上。

    边上一排面带凶相,身材彪悍的刽子手听到号令,立即手持鬼头刀走到囚犯旁边,抽出那写着“斩”字的白色长牌。

    囚犯边,跪在地上的女眷好像预感到什么,纷纷失声痛哭起来:

    “父亲”

    “娘亲”

    “幺儿”

    “郎君”

    声声叫喊,声声凄凉,宛如杜鹃泣血,猿猴悲鸣。

    此时此刻,即使心肠再硬的人,听到这些哭喊声,心中也难免纠作一团。

    公良听得往女眷那边望去,只见一群或老、或少、或小的女人跪在地上,对着将要被斩的囚犯大声叫喊着。有的更是情不自禁的冲上去,想要和家人共赴幽冥。可惜被一众衙役死死拦住,不得前进半步。

    倏然,公良发现女眷边上跪着三名小娘。

    这三人大的十几岁,小的也不过七八岁。

    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三人紧紧抱在一起,簌簌发抖,眼睛却盯着将要被斩囚犯中的两个身影,泪水不断从眼中掉落。那眼神,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孤苦,那么的悲凉。

    艳阳高照,一缕印在鬼头刀上,发出射入人心的凛冽寒光。

    一脸凶相的刽子手高高举起长刀,往下劈去,血水飞溅,人头落了一地。

    旁边女眷看到这副场面,有的哭得更加凄厉起来,有的瘫软一团,有的直接吓晕过去。那三姐妹,更是紧紧的抱在一起,仿佛不如此,无法驱除这世间的寒冷。

    看热闹的人中,有的连忙将自己孩子的眼睛捂住,有的赶紧将头撇到一边,有的却看得十分兴奋。

    公良和米谷、圆滚滚它们从大荒走来,一路上不知斩杀了多少兽禽,对这点血腥根本不看在眼里。

    斩杀犯人后,立即有人来将尸体拖走,旁边女眷随即被押解过来。

    这时候,公良才明白方才那几人为什么要凑钱了,原来是为了拍卖。

    依照大夏律法,犯官之后,一律没入奴籍,斩立决的同时,当场拍卖眷属。

    像这种官拍,价格非常低廉。所以,一些人即使家中没什么钱,也会买一两个回家。因为家中多一人就多一个劳力,多了一份收入。买回去后,这些人的生死就掌握在主家手里,善良的自然会好心对待;若是遇到心肠不好、狠心辣手的,这些被买回去的人是过得连猪狗都不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