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苍凉人间 悲喜世界(中)
    等众女眷站好,一名衙役就推出其中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妪站在围观百姓面前。

    此时,一名右手拿着大红朱笔,左手拿着记事簿的文吏缓缓走到老妪旁边,瞄了一眼围观人等,说道:“秦岳氏,五十文,可有人要买?”

    这拍卖其实也不是公良前世所见的正规拍卖,而应该称为“叫卖、喊卖、喝卖。”

    和所有拍卖一样,这种形式的叫卖也是将最差的商品放在前头,免得最后没人要流拍,砸在自己手里。

    白发苍苍的老妪看起来七十左右,其实只有五十多岁,只是生活劳苦,老天不公平的在她身上刻下了无尽岁月的沧桑。

    像她这样的老妪,一般是没人买的,因为家里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口粮。人家买回去是为了分担家庭的重负,可不是买个祖宗摆在家里伺候——不要说人心冷漠无情,只是人世的无奈罢了。

    偶尔也有善心人同情老妪这种人,买了下来。

    毕竟没多少钱,而且像老妪这般的老妇人虽老,但做些缝缝补补、扫地的活还是可以。

    说起来,这世上还是好心人多,只是有时没碰到而已。

    幸运的是,白发苍苍的老妪遇上了。

    一名壮汉从人群中钻出,跑去后面付钱,然后过来领了老妪,就离开这纷纷扰扰的地方。

    叫卖还在继续。

    “林氏,七十文。”

    “公舌氏一百文。”

    “巨母氏一百二十文。”

    “嫪氏一百五十文。”

    “申屠氏二百文。”

    “虞氏二百三十文。”

    ······

    众女眷一个一个被叫卖出去,有的多人要,就会让他们竞买,价格就会高一点。公良看了一圈,发现叫卖的眷属中,竟然没有男的,不管是成年男子,还是未成年男孩都没有。打听一下,才知道男子是禁止买卖的。

    按照大夏律法,没籍为奴,车轮以上的男子,会被发配到矿山、林场、荒野去挖矿、伐木、开荒种田。

    若无意外,会一直劳作至死。

    而车轮以下,小腿以上的男孩,会被送往边境之地做贱役,待长大后送入敢死营,百战不死者可脱营离去。只可惜,自大夏立国以来,尚未发生这种事情。

    小腿以下,尚懵懵懂懂,或在襁褓之中的婴儿,会被送去牙行,卖给不能生育的夫妇。

    但不管卖到哪里,这懵懵懂懂或在襁褓之中的婴儿都会记录在案。一时为奴,终生为奴,除非大夏灭亡,否则再无上进机会。

    不要说律法无情残酷,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就是这个样子。

    “商牟氏十两银子。”

    “第五氏十五两银子。”

    “党氏二十两。”

    “沙氏二十五两。”

    ······

    叫卖越到最后,价钱越高,女眷也越来越是窈窕美丽,出现了多人竞买,价格节节攀升。

    终于轮到刚才公良看到的三姐妹,衙役上前一把抓住最小那女孩的衣领,拉了出来。但小女孩却哭喊着紧紧抱住两个姐姐的身子,死也不松开。

    “姐...姐...玉儿不走,玉儿不走。”

    “玉儿...”

    “玉儿...”

    三姐妹抱在一起失声痛哭起来,泪水模糊了双眼,淋湿了脸庞,浇透了单薄的衣裳,看得人心肝脾肺肾都纠成了一团。

    衙役终非铁石心肠之人,不觉将手松开,转头向文吏望去,“这...”

    文吏尚未开口,围观人群中就有人说道:“大人,不如将她们三姐妹一起叫卖,一来省得麻烦,二来也好成全其姐妹之义。”

    文吏对此可有可无,一起叫卖更好,省得他浪费口水。

    “那就一起,晏氏三姝,一百两。”

    说起来,晏家姐妹各个模样出挑,清秀可人,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儿。

    但在此地,此时此刻,越是漂亮的人下场越是不妙。

    “一百五十两。”文吏刚刚说完,就有一名肥头大耳地主老财模样的人大声叫道。

    边上一名瘦弱中年人不屑的嗤了一声,叫道:“二百两。”

    “两百五十两。”

    “三百两。”

    ······

    “八百两。”

    晏氏三姝的价格一再高升,转眼就到八百两。刚刚还在商量凑银子的人面面相觑,尽管他们已经叫很多人一起凑了银子,但也不过才一百两而已。可这文吏一开口就一百两,等于开口就没了他们的机会。

    众人听到有人竟然为三名小娘出到八百两,不由转头望去,想要看看是什么人,竟然这么豪气?

    一转头,就见一名肥胖男子坐在八名彪形大汉抬着的轿椅上,一边啃着果子,一边往晏氏三姝望去,眼中一片贪婪。

    “临江侯!”

    “听说御史中丞曾经参过临江侯,说他骄奢无度,饮食衣服,拟于乘舆,尚方珍玩,充扨其家;又私取先帝才人以为伎乐。作窟室,绮疏四周,数与其党纵酒其中。这下晏氏三姝惨了,要是落到他手里,恐怕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可不是。”

    “我听说他以折磨女娘为乐,一年中也不知害死多少条人命,也不怕遭天谴。”

    “噤声,小心被他听去。”

    临江侯却是不管旁人如何议论,见没人再加价,就摆了摆手。一名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儒者走上前来,分开人群,就要去付钱领人。

    “一千两。”

    忽然,一声娇喝传来。

    众人闻言转头,就见一名白粉敷面,嘴唇画得妖艳无比的妇人坐在四名壮汉手搭的轿子上,手持团扇,摇着徐徐轻风。在她两旁,左右各侍立着一名娇艳婢女,一名壮硕老妇,一名护卫。

    在她的团扇摇动下,一股浓腻香味飘向四周,闻得人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米谷好像也闻到了,小脸纠作一团,皱着鼻子不开森的跟粑粑说道:“粑粑,臭臭的。”

    临江侯看到她,眉头微皱道:“狐媚子,你又来祸害人家清白女娃子了。”

    妇人手举团扇捂着娇艳红唇,咯咯笑道:“呦,瞧侯爷您说的,奴家哪能随便祸害人。进入我万花楼,总比去侯爷府上送死的好吧!”

    临江侯脸色脩冷,往她望去,眼神凶戾,宛如食人猛兽。

    妇人不甘示弱的对视。

    两对眼中,似有火花喷溅,雷电闪烁。

    片刻,临江侯好像在顾忌什么,索然无趣的摆了摆手,八台轿椅随即掉头,往外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