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收留
    回到营地,已是夕阳西下。

    映红了天边的晚霞,像着了火般的云彩,是那么的绚丽多彩!

    车师部和有犀部的人已经开动起来,蛟龙头颅屋不远处堆满了大量材料。两个部落的人和前来帮忙的荒人已在地面打下一层巨石地基,开始砌第一层祭台。

    公良远远的瞄了一眼,也没打算去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霞光从门口照进屋中,将屋子染得一片通红,看起来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娇艳,那么的迷人。

    天色将晚,公良见四臂哪咤还不回去,不由问道:“你怎么还不走,也不怕你父母担心?”

    在和米谷说话的力儿听到他的话,挥舞着手臂“呀呀”叫着。

    翻译小能手米谷在旁解释道:“粑粑,他说要吃了饭饭才回去。”

    公良咂了咂嘴,无言以对。这小破孩,是在这边混吃混喝上瘾了,天天来吃。要不是看在他父亲是神武侯,母亲是女雀部长辈的份上,早就打得他屁滚尿流了。

    乍然来到陌生地方,晏氏三姝难免怯怯不安。

    此时走到大厅,看到铺在地上毫有杂色的纯白皮毛,生怕身上的衣服弄脏,连忙站到天井上去。

    公良看了,就带她们到浴室洗澡,并将买来的衣服挂在里面衣架上,让她们等会儿穿,又生怕她们不懂里面东西的用法,还一一解释起来。

    “这是桓树子,可以用来洗澡。”

    桓树子就是无患子,也叫黄目树、皂果树、假龙眼。

    这种树结的果子外皮功效和肥皂一样,可以拿来洗手洗澡洗衣服。洗完后不仅不伤皮肤,还带着一股自然的清香。这种树,估计是公良种在空间之中,唯一不能吃的实用东西了。

    或许是地域不同,公良在前世见过的无患子只有拇指粗细,但到了大荒,见到的无患子却有网球大。

    大了还好,省得太小用来洗澡麻烦。

    说起来,在大荒之中,可以作为肥皂洗澡的东西很多,但他就选择了桓树子,谁让他前世见过呢?

    公良从旁边拿起一片桓树子皮,向三姐妹示范的洗了一下。

    三姐妹父亲在世时,也曾用过澡豆,但哪用过这种东西,最小的玉儿看了,一片好奇神色。

    示范了下,公良就将桓树子皮放下,洗干净手,又指着旁边介绍道:“这是干净的毛巾,你们可以拿来洗澡,那个是解手的地方。那是水桶,里面都是干净的水,可以拿来冲水、洗澡。”

    这浴室是他仿造前世模样打造,为了方便上厕所,他还在下面挖了个巨大的化粪池,估计用几十年也不怕堵住。

    本来他还想在蛟龙头颅上放一个水箱,这样用水比较方便,后来感觉水箱放在上面不好看,只好作罢。

    公良跟三姐妹说了一遍,看她们明白后,就走出浴室,关上门,准备做饭。

    等他离开,惴惴不安的三姐妹开始试用他介绍的东西,不时发出一阵新奇的叫声。

    原本以为堕入地狱,哪里知道,却是到了天堂。

    三姐妹是凡人之体,受不得太多兽肉中蕴含的气血精华和灵气。公良只好将她们的饭菜另煮一锅,免得吃了出事。女孩子洗澡总是磨磨蹭蹭,慢慢吞吞。

    等她们洗完出来,公良已经煮好饭。

    三姐妹穿着新衣走出浴室,踏着柔软的皮毛缓缓走来,公良看得眼前一亮。

    只见她们,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柔顺地垂落双肩,水汪汪的大眼映照落地月光,仿佛在星空跃动,卷翘的睫毛俏皮的颤动,就像一只可爱的蝴蝶。

    最小的那个心情似乎很好,娇俏的跳着,一副活泼可爱的模样。

    三人来到公良身前,盈盈下拜,道:“静姝、妍姝、玉姝见过主人。”

    “起来吧!”

    公良摆摆手,道:“我这里没那么多规矩,不要叫我主人,叫公子就好。”

    “是,公子。”三人应着,却没有起来,而是挺直身子跪坐在公良身边。

    公良看到她们的样子,也没管,只是问道:“你们还有没有亲朋好友,有的话跟我说一下。当时在那边,我也是不忍见你们姐妹流落风尘才出手帮忙,不一定要你们在身边伺候。若你们愿意,我可以将你们奴籍发还,送你们过去与他们相聚。”

    三姐妹中的大姐静姝听到公良的话,凄苦的摇了摇头,道:“奴等祖籍苍梧,原本还有一些族人在世,只是那边已沦为鬼域,家人恐怕早已没了。父亲素来清廉自守,罕与人交往,没几个知己朋友。况且如此前去投奔,徒然拖累人家,又有何用?奴等大胆请公子收留,不敢奢求什么,平日里只求有一口饭吃足矣。”

    似乎想起家破人亡的悲凉,三姐妹抱头无助的痛哭起来。

    公良看得心酸,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那以后你们就跟着我吧!虽然不能让你们富贵无双,但衣食无忧却是小事。”

    “奴等谢过公子收留。”

    晏静姝连忙带着两个妹妹磕头拜谢。

    “起来吃饭,以后就不要跪下磕头了,我这里没这种规矩。”

    旁边长桌上,米谷、圆滚滚、小香香早已眼巴巴的拿着自己的碗勺等他开饭。

    公良今天懒得炒菜,就用从鬼方国得来的那种奇大高丽菜、蚝干、香蕈、腌制兽肉、五色稻一起煮了一大锅高丽菜饭,另外又随便抓了一条金丝鳝炖汤。

    他要是勤快,会很勤快,懒起来连老天也看不下去。

    晏家三姐妹是凡人之体,受不了兽肉中的气血精华和灵物中的灵气冲击,公良特地用三色稻和高丽菜、蚝干、香蕈,加入普通兽肉为她们煮了一样的高丽菜饭,和一碗寻常的兽肉汤。

    三姐妹看着桌上香喷喷的饭菜,想到前些日子如同噩梦般的遭遇,一时泪水模糊双眼,滴答滴答掉在桌上。

    “放心,一切都过去了。”公良在旁安慰道。

    “嗯”

    大姐晏静姝点了点头,拭去泪水,懂事的去给公良盛饭,然后又盛给米谷、圆滚滚、小香香,最后才是两个妹妹和自己。

    吃过饭,三姐妹就收起碗筷,要拿去浴室洗。

    公良摇了摇头,直接收入空间。以前只有他和米谷、圆滚滚的时候,生怕没碗筷吃饭,他还会洗一下。现在空间那么多人,他早就不洗了。吃完直接收入空间,就有人帮忙洗得一干二净。

    不用洗碗筷,静姝勤快的从饭桌下面找出抹布擦干净桌子,又带着两个妹妹一起打扫屋内卫生。

    但屋中一向干净,根本没什么可清理的东西。

    不一刻,三姐妹就又回到公良身边坐着。

    明月高照,明亮的月光从上照下。公良看了,就打算修炼一下。见三姐妹无聊,就给了她们一人一张柔软的兽皮毛,又给她们一人一本石猴求道录和几本东土典籍,不管是看书还是睡觉,都随她们。

    而四臂哪咤力儿,早在吃完饭的时候,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天色还早,三姐妹没有这么早睡的习惯。

    年纪尚幼,生性好动的玉姝拿过公良给她们的书,一本本的翻着。那些典籍谁耐烦看,一下丢在一边。最后翻到厚厚的《石猴求道录》,顿时被封面上那只手持金箍棒,仰望苍天的猴子给吸引住了。

    有好东西怎么能不跟家人分享,玉姝瞄了公良一眼,迅即小声的叫道:“大姐,二姐,你们看。”

    静姝、妍姝到底还小,一下被书面上的画像给吸引过去。

    于是,三姐妹就趴在地上,凑着三颗脑袋,小心翼翼的翻书看着。

    公良看得连连摇头,有三本书不看,偏偏凑脑袋看一本书,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他也不管她们,开始修炼起来。瞬间,观想巨犀望月图,月华随即照射过来,汇聚在他身边,形成一层淡薄云雾。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公良发现巨犀望月图给他的帮助越来越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