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溯源 威名
    “咿...呀...”

    颂完苍老古语,无祁又是一阵高声长吟。这一次的声音比开始前更加的绵长久远,更加的激昂澎湃,仿佛穿破亘古时空一般,响彻在人灵魂深处。

    不用别人指示,听到长吟后,热血已经沸腾得都快溢出来的荒人齐声狂吼。

    大荒百部精英们更是跳起了苍莽古舞,唱起了赞颂荒神的歌谣:

    “荒神荒神,永爱亲之

    乸鲁碧落,以沦以涟,贯流绵长

    首生熠熠,苗火焰火,与明与亮

    庭方楚楚,额映辉辉

    秉矛踏兽,赫赫厥声,濯濯厥灵

    荒神荒神,英圣嘉惠,可愿求得,喜悦之福

    世间万物,永载承之,我将我享,维神佑之......”

    赞颂荒神的歌谣每一个荒人都会,但苍莽古舞历来是大荒百部祭祀祖神的专属,其它部落荒人根本没机会学到,更不要说亲眼目睹。没想到今天竟然有幸能够在这里看到,非大荒百部的荒人一个个热泪盈眶,不能自已。

    从起舞开始,就没有人的眼睛离开过跳舞的百部精英,似乎要将他们跳的每一个动作都印刻在身体里,铭记在灵魂深处。

    或许,经年后,今天一幕会是他们永生的骄傲。

    学了片刻,他们也跟着跳起舞来,歌颂荒神。

    苍莽古舞配着真挚的歌声,让人心生共鸣。来自各地的荒人本来有万般心思,但此时此刻,在苍茫古舞和赞颂荒神歌谣的带动下,全部交缠在一起,凝成一股坚韧的绳索。

    在大荒诸部精英后面,神侯府夫人女雀部的妧娘盘坐于云层之上,俯瞰下方。

    不远处敖崟坐在一头凶禽上,徐徐下望。

    妧娘看到他,有点意外,“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本来已经走了,但听到消息,就又赶了回来。你不下去一起祭拜?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以后在东土之中,不一定能再看到这种景象。”

    “算了,既是小辈的提议,那就让小辈去做,我们还是在后面守护好了。”

    “嗯”

    敖崟点了点头。

    远处,还有一些和敖崟差不多年岁,或者更大的荒人伫立空中,望着下面,有的热泪盈眶,有的神色激动,有的脸色肃穆,有的意态虔诚。

    更有的隐逸虚空,无法看清。

    帝宫之中的病态男子听到歌谣,皱了皱眉,道:“呱噪。”

    神武侯在府中听到远处传来的歌颂声,一脸向往。

    四臂哪咤坐在旁边,好像屁股有钉子般,不停的动来动去,一脸的不开心,但娘亲不许他今天出门,他也不敢出去。

    荒人营地传出的震天响声不知吸引了多少关注的目光,但没人敢踏进一步。因为,在通往营地的道路上,匍匐着一头头狰狞可怖的噬人猛兽。

    “呜呜呜呜呜...”

    略微低沉的号角,带着对荒神的浓浓思念,一点一滴的倾述出来。

    不同于前面的激昂热烈,此时的号角,让人听来更多的是感恩。

    祭典到此结束,米谷被公良叫回去和圆滚滚它们一起呆着。

    无祁脱下羽冠、衣服,收起手杖,准备和大家一起,请荒神降临。而九层高台前摆放的百头猛兽,也没人收回去,大家就一起分了。在大荒,祭拜的规矩一向如此。

    大荒精英一个个分得眉开眼笑,因为公良拿出来的都是一些妖兽肉,有几头还是高级妖兽。

    这些妖兽肉,腌制得色泽鲜艳不说,味道还十分的好。

    若不是还要请荒神降临,怕荒神误会他们不虔诚,他们肯定会先尝一下,顺便喝几坛美酒润润喉。

    公良却有点心疼,那可是整整四十二头妖兽,放着慢慢吃都不知道能吃多久。

    分好祭品,大荒百部精英就围着九层高台坐下,其他各部荒人都坐在自己附庸的部落后面。然后,坐在前面的人,齐齐伸出左手按着旁边人的右肩,右手则放在身前灵石上,准备吸取灵气。

    后面的荒人伸出左手放在前面荒人的左肩上,另一只手则按着灵石。

    如此一圈一圈下去,就像无数连在一起的圆环,层层往下,从天空俯瞰,非常壮观。

    等到所有曾经到大荒祖神面前虔诚拜过,种下神念的荒人准备好。

    公良就开口虔诚的求道:“大荒子民请荒神降临。”

    “大荒子民请荒神降临。”

    “大荒子民请荒神降临。”

    所有荒人齐声请荒神降临的同时,心中意念往脑中种出的神念冲去。刹那间,神念炸开。一名名荒人,一道道神念,交织汇聚成一股无比强大的念力,冲天而起,没入苍冥之间。

    大荒神庙深处,一处祭台的巨骨随即飞起,遁入虚空。

    “唔...”

    神庙大殿中,盘坐在爝火边的司图长老感应到巨骨离去,诧异出声。

    瞬间,指决掐动,一股股伟力从四面八方聚来。

    片刻后,指决完成,手做剑指前刺,一道玄冥之力注入爝火之中,爝火如同被撕开般,露出一片光滑镜影,镜中人头耸动,分明是大荒百部精英在龙城请荒神降临的壮观景象。

    “嗯...”

    司图看得一头雾水,不明白他们为何如此大张旗鼓的请荒神降临。

    思索一下,司图手指再动,一道道比先前更加玄奥莫名的指决飞速掠过,宛如幻花梦影,不可捉摸。指决掐动的同时,他口中更是吟唱出一声声古老传承的咒语。

    过了一会,指决停住,司图两手合拢,小指无名指交缠,往前一刺,轻喝道:“溯源”。

    爝火中,原本显示请荒神降临的影像忽然飞速倒退,将大荒诸部精英为何请荒神降临的经过一一呈现出来。

    司图看得脸色发青,越看越怒,手掌猛的往地面一拍,怒声喝道:“请战长老归庙。”

    几乎瞬间,一根灵纹缠绕的玉骨飞离神庙,穿破重重空间,往远处疾速而去。

    ................................................

    修建前往祖地的直道上,无数大荒精英奋斗其中。

    一棵棵巨树倒下,一个个树桩起出来,被填上泥土夯实;前方一头头不知死活的荒兽被杀,无数虫蟊被毒死杀绝,逢山开山,遇水搭桥,直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往前延伸。

    在远处,一座山巅覆盖着一层白雪的大山挡住直道去路。

    诸部长老坐在一艘木船上,漂浮在半空之中,望着大山,指指点点,为直道延伸出谋划策,有的说从旁边绕过去,有的说从中间挖个洞过去,有的说让人从山顶挖土,直到把山平了为止。

    议论好一阵,也没个结果。

    一直盘腿坐在船中的战长老睁开眼来,缓缓说道:“我来吧!”

    正为如何通过大山出谋划策的诸部长老听到他的话,不知何意,转头看去。

    下一刻,战长老出现在大山之前,手一举,方圆百里灵气疯狂的往他手中聚来,形成一柄参天巨剑。

    “去。”

    战长老一声轻喝,巨剑往前斩下,“轰”然巨响,山石崩裂,大山竟然被巨剑一斩为二。

    诸部长老哪见过如今景象,一时目瞪口呆。

    下面百部精英直接懵了。

    一根玉骨遁破虚空飞来,战长老随手接住,看了一下,转身离去,原地只留下他从远处传来的声音,“我回神庙,剩下的事情你们处理。”

    诸部长老面面相觑,不知他为何离去。

    但下一刻长老们就清醒过来,对下面还在震惊当中的大荒精英吼道:“快点上去搬石挖土,把通道清理出来,让后面的人过去。”

    还一脸懵的诸部精英这才清醒过来,上前开路。

    下一刻,他们就有了惊喜。

    “灵石,竟然是灵石。”

    “让我看看。”

    聪明一点的人根本看也不看,直接将下面土石飞快的装入纳物宝袋中,直到再也拿不了才离开巨剑斩出的通道,到外面去清理收获。

    远处,听到声音的精英抬起头,一脸羡慕的望去。

    “看来前面是挖到灵石了,我们怎么没那么好的运气?”魁梧大汉颓丧的说道。

    旁边一名看起来略微精明的荒人,悄悄从纳物宝袋中取出一物道:“你看这是什么?”

    魁梧大汉眼睛大亮,“神兵宝材,你在哪里找到的?”

    “小声一点,就在前面,等晚上没人咱们再去挖。”

    “好。”

    苍莽大荒中,矿石灵药遍地,这一刻什么都没有,下一刻说不定就有惊喜。

    战长老回到神庙,司图跟他说了自己溯源看到的景象。

    “看来我大荒真的沉寂太久了,久得都让人忘了我大荒的赫赫威名。”

    战长老没有生气,只是大殿中凭空刮起一阵如刀剑般,削人欲死的凛冽寒风。

    ............................................................................

    内侍走出森严宫苑,回到帝宫。

    病态男子看到他,一坐而起,喜道:“可有带回丹药。”

    内侍连忙呈上装着丹药的玉瓶,顺便禀报道:“仙师说,几味炼丹主药耗尽,他要进山采药,少则数日,多则一月即回。”

    此时,病态男子注意力全在玉瓶上,哪将内侍的话听在耳里。

    只见他慢慢打开瓶盖,从中小心翼翼的倒出一颗丹药,那丹药好像带着无上魔力,竟让他的呼吸为之一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