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荒神临 帝宫碎 国运金龙崩
    冥蒙虚空,晦朔幻变,一骨东来。

    眨眼睛,巨骨穿破重重空间,飞临龙城上空,化作一尊伟岸神祇,俯视下方。

    此时此刻,帝都巨城在神祇眼中不过是只掌之地。

    他在云空露出身形,单单上半身就已遮住一片天空。

    “是谁,唤吾神名?”

    威严神祇往下望去,下方景物一一入眸,不消人说,就将大荒精英请他降临的前因后果看得一清二楚。在荒神出现的同时,大荒精英身上精气不断涌入虚空,进入荒神体内。

    荒神虚化的身子得到大量精气注入,变得凝实起来。

    明了前因后果,荒神大怒,“以吾荒人为丹者,死。”

    倏然,两道神光从威严神祇双目中射出,往龙城扫去。

    受到外来刺激,龙城以真龙骸骨为基打造出的杀伐大阵自行开启,城墙边上一个个节点冲起一道道强烈光亮,在上空交错,恍若一座牢笼般,将龙城严严实实的罩在其中。

    “一介死物也敢挡吾神光。”

    荒神举起滔天巨拳捣在牢笼上,发出一阵震天动地的“轰”然巨响。

    顷刻间,以真龙骸骨打造的杀伐大阵分崩离析,龙城四周城墙无数石块崩裂,有的地方直接化为灰烬,无数房屋倒塌,无数路面破裂。

    龙城百姓不知发生什么事,但听到声音,看到出现在高空的神影,纷纷跪下虔诚磕头,祈求神祇庇佑。

    荒神却不屑一顾,他是大荒祖神,只庇佑他的大荒子民。

    处理完杀伐大阵,荒神继续运使神光,往下扫去。

    帝宫之中,病态男子神色兴奋的用拇指和中指轻轻捻起一颗丹药,闻着淡淡药香,陶醉的吸了一口。忽然心生戏谑,就盘腿坐在卧榻上,神色庄严的举起丹药,吟唱道:“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唱完后,似乎感觉很好笑,就哈哈大笑起来。

    内侍连忙也跟着轻声笑着。

    做他们这行其实很辛苦,老板笑你不能哭,而且还不能笑得比他还大声,也不能太小声,要让他听到还不能让他觉得你抢了他的风头。所以,做人难哪!

    忽而一道神光扫来。

    内侍首当其冲,化为粉末,消失在天地间。

    继而是病态男子,只是当神光扫到病态男子的时候,却被一道金光挡住,不得寸进。

    病态男子看到眼前一幕,吓得手脚发抖,手中捻住的丹药跌落在地。

    “唔...”

    荒神发现情况,目运神光射去。

    那金光坚持不住,猛然从病态男子身上飞出,化成一条三百多丈金龙守护在帝宫上空,对着空中荒神怒吼起来。这是大夏国运凝聚的龙魂,只要大夏不灭,它就永生不死。

    荒神瞧见,冷冷说道:“无形之物,也敢向吾叫嚣。”

    倏然间,荒神从云空中抬起一条大腿,往下踩去。

    那腿如参天巨柱,那脚掌如厚重大地,重重踏在三百多丈金龙头顶,带着它落入帝宫之中。

    瞬间,帝宫粉碎,病态男子被踩成一片肉泥。

    周围宫阙被波及,碎的碎,倒的倒,没一处完好宫苑,里面宫娥、侍卫、妃子、内侍纷纷从里面奔出,往外逃去。

    没逃走的,估计已经永远的埋藏在那片破碎瓦砾当中。

    三百多丈金龙只是大夏国运所化,哪受得了如此重击,一下崩裂开来,化作无数金芒飞散。头颅之中更是飞出一条一指来长的紫气真龙,裹夹着一方小印遁入虚空,仓惶而去。

    荒神随手一捞,将紫气真龙抓在手中,就要捏死。

    紫气真龙摇头摆尾的挣扎吼叫起来,好像在诉说什么?

    荒神沉吟半响,道:“那就饶你一命。”

    紫气真龙逃得性命,立即往下飞去,聚集被荒神踩碎的大夏国运。

    “饶你一命已然不易,竟还敢收取国运金芒?”

    荒神脸色倏冷,一巴掌将紫气真龙扇得不见踪影,然后随手一抓,将还未散去的大夏国运抓在手中,往大荒诸部精英身上扔去。大夏国运飞临大荒诸部精英上空,散作无数金芒,遁入荒人身体。

    众精英只觉一片暖流从头顶灌入,竟是无处不舒畅。

    有这些大夏国运在,只要大夏不灭,这些得了国运金芒的荒人在大夏之中就会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不会出什么大事。

    作为神祇,荒神从来都不是一味索取,或者说只是荒人单方面的给予,还会赏赐,有时候是无条件赠予。

    他是大荒祖神,他把荒人当成自己子民一般对待。

    这也是大荒万部信仰他的原因。

    处理完大夏国运,荒神继续目运神光,往下扫去。

    龙城中的百姓感受到这无上神威,纷纷屏住呼吸,不敢大声喘气。凡是和荒人丹有牵扯的人,一旦被扫,立即化为灰烬,没有侥幸。

    扫过后,荒神循着荒人丹的信息,找到一些漏网之鱼,信手分出几道神光,扔进虚空之中,追寻那冥冥之中的印记而去。

    ............................................

    中年道者离开龙城后,就换回道袍,一直往西而去。

    前面是一座小城,忽然有点口渴,他就往路边一座茶寮走去,“店家,来碗茶。”

    “来了。”店家连忙提起茶壶走出来。

    脩然,一道神光遁破虚空疾射而来,从中年道者太阳穴穿过。中年道者竟然慢慢化为灰烬,消失不见。

    “鬼呀!”店家吓得把茶壶一扔,往后跑去。

    距离龙城千里之外高山上的巍峨金殿中,长须老者心神不宁,总感觉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但又算不出来。坐了一会儿,殿中实在沉闷,就走出大殿透气。

    大殿耸峙在高山之巅,云层之上,往下望去,是一片无边云海。

    云海中的云朵一片接着一片,连连绵绵,浩浩荡荡。

    这些云朵也不是一模一样,各有特色,有的像飞禽,有的像走兽,有的像飞溅的雪浪,有的像幽深的波谷,有的像一尘不染的白莲,还有的像一页孤舟,静静地,轻轻地,漂泊着,生怕惊醒云海的酣梦。

    如此美景,应该能让人忘记烦愁才对。

    可长须老者却越发觉得沉闷起来,好像有大祸临头。

    倏然,一道神光自云海蔚蓝天际遁出,疾速射来。

    眨眼之间,以至眼前,长须老者都来不及躲闪,神光就从印堂穿过,身体瞬间化为灰烬。但神光并没有湮灭,宛如灵蛇一般,往下钻去。不过片刻,山中强者就都丧命在神光之下。神光也跟着消失不见。

    距离高山左边五百里的山峰,也有一道神光飞去。

    山峰往后千里的古老宗门也是,一个个宗门强者都在神光下灰飞烟灭。

    如此御使神光也不是没有代价,荒神原本吸收大荒精英身上精气凝实的身躯慢慢变得虚无,巨骨在其中若隐若现。

    事情了解,也到该结束的时候。

    荒神往坐在九层高台周围的诸部精英望去,对站在高台上的神像不大满意,随手往龙城周边山峰一抓,一道道金气落入掌中,然后在神像上空往下一压。

    神像漂浮,巨石搭就的九层高台顷刻消散,一道道金气落下,化作层层高台。

    这高台明显比车师部和有犀部人搭的高大上许多,层层而上,每一层均可供几人行走,骑兽而行。

    而祭台的墙壁上,则浮雕着大荒百部开辟苍莽大荒的景象。台与台之间的栏杆,台阶两旁,还雕刻着各种各样的飞禽走兽游鱼虫蟊。

    片刻间,九层高台落成。

    全台上下,无不缕刻着玄奥纹路,让人望而生敬。

    漂浮着的大荒神像也跟着落在高台正中,却开始变化,公良设计的身穿兽吞真龙鳞甲和踏兽形象慢慢消失,只余一尊左手持矛,右手抓真龙,袒露着虬结肌肉的古铜色神祇站在中间。

    虽然没有兽吞真龙鳞甲,也没有脚踏巨兽,但此时此刻的神祇看起来比公良请人炼制的神像更加高大,更加伟岸,更加威严。

    荒神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能量跟着耗尽,就重新化成巨骨遁入虚空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