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荒长老来
    天子驾崩,天命新帝又昏迷不醒,大夏朝中陷入一片混乱。

    幸好,翌日神武侯就醒来。

    见其醒来,文臣武将一拥而上,皇袍加身,迎其即位。

    神武侯先是愕然,继而露出坚定神色,在宫娥伺候下穿戴整齐,开始接受文武百官朝拜。

    新帝即位,旧年号不可再用。众文官讨论一天,也没拿定主意,最后还是神武侯定“太初”为年号。

    太,初始也,元气始萌,谓之太初。言其气广大,能为万物之始本,故为太初。

    太初,指的是比混沌更加原始的宇宙状态。与太易、太始、太素、太极并为先天五极,乃是无极过渡到天地诞生前五个阶段的第二阶段。

    神武侯,如今已经不能叫神武侯,应该称为夏廑,或者帝廑。

    帝廑是想承前启后,开辟大夏新世,故有此名。

    虽然现如今大夏看起来是一片和乐融融的盛世景象,其实内里暗潮汹涌。

    不说那边陲之地云中,宵小以复国为名作乱;就说苍梧之地,因神尸而成鬼域,再有一些妖言惑众者,屡屡蛊惑人心。百姓受妖言所惑,时而生乱,再加上先帝那不得人心的所作所为。若是处理不好,恐怕大夏基业就要毁于一旦。

    此时此刻,估计也只有帝廑才有能力挽狂澜。

    因为帝廑旗下,有大夏最强大的神武军,浑沌、穷奇、饕餮、梼杌四卫。

    也只有他才能号令先帝那骁勇善战、桀骜不驯的龙骧、麒麟、熊罴、豹韬、赤凤、凶鸮、元鹰、鸿鹄八大亲卫。

    由于大部分辉煌壮丽的巍峨宫殿被荒神和国运金龙所毁。

    所以,即位帝廑只能憋屈的和众臣窝在一处尚未毁坏的偏僻小殿处理朝事。

    殿上,有文臣上禀,新帝即位,庶从兹始,宜播嘉惠,咸与维新,可大赦天下。

    大赦天下其实是新帝即位,收拢人心的普遍做法。

    这其实有利有弊,有利的一面就是因受冤入狱、入刑的人得以重见天日;弊的一面就是将那些穷凶恶极之人重新放出来为非作歹,使好人受屈。

    帝廑闻言,考虑了下,摇摇头道:“如今天下不平,邪魅横行,还是等稍安后再说吧!”

    众文武听他这么说,也没反对。

    怎么也是新帝,刚即位,要给点面子,免得伤了和气。再者这位是以武勇著称,可不是先帝那种无能之辈,惹不得。

    大荒精英们赚得盆满钵满的大胜归来,一个个眉开眼笑,大吼大叫,生怕有人不知道他们的丰功伟绩似的,看得女雀部女娘直皱眉头,但她们自己却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先且观天明五贼,次须察地以安民。

    民安国富当求战,战罢方能见圣人。”

    就在此时,长空之上传来一阵吟诗声。

    这声音虽然轻缓,却传遍帝都龙城每个角落,甚至郊外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大荒精英们抬头望去,只见三艘神木天舟撞破虚空,缓缓而来,眨眼睛,已至眼前。

    帝廑听到天上传来的吟诗声,连忙走出殿外察看,却见三艘神木天舟徐徐往下落来,带着无匹滔天之势,重重压在那可容四人并排跑马,行走战车的皇城高墙之上。

    一股巨风随之往下压来,高墙上把守的将士顿时被巨风刮得不见踪影。

    神木天舟每下一分,高墙就被压得往地底入一分。

    等神木天舟降落,高墙已经被压入地底之中。

    若非还能看到高墙影子,估计大家还以为它原本就长在那里呢!

    “咕噜...”

    帝廑旁边的文臣武将,也不知道哪个人不争气的咽了一口口水,有的却是脸色发白、发青、发黑,有的更是吓得手脚乱颤,有的是冷汗连连,就差拉屎撒尿了。

    神木天舟停稳,上面飞起一片人影。

    当先一人赫然是战长老,后面是百名诸部长老,再后是千名虎贲。

    他们当空而立,静默无声,但恰是静默无声带来的凛然威严,让帝廑和众官员心里直大鼓,难道大夏千年基业就要毁于今日。

    远处空中,妧娘担忧的看着帝廑,生怕发生什么意外。

    但这是大荒和大夏的事,而非私人感情,容不得她插手,也无法插手。

    或许是受不了这个气氛,或许是滔天威压所使,又或许是尊敬,帝廑走到当空而立的战长老等人面前,缓缓跪下。

    “陛下...”一名老臣哀嚎道。

    但有些文臣武将对视一眼,就走到帝廑身后,依次跪下。大夏能否逃过一劫,就在今日。

    一名老臣却是傲骨铮铮,宁死不从,指着天上战长老等人喝道:“你们这群荒人...”

    战长老冷冷一望,那名老臣迅即崩开,化成一片血雾飘散。

    下跪众人更加恭谨了。

    片刻,战长老才缓缓开口说道:“吾此来,有三件事。第一件,将参与者全部找出来,抄家灭门,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世上;第二件;取国库一半赔偿;第三件,我大荒会在营地立下分庙墟市。”

    帝廑听到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的语气,不敢有丝毫推脱,连忙带着群臣拜道:“谨遵命。”

    战长老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众长老和虎贲回去驾着神木天舟紧随其后。

    下面大荒精英们看到神木天舟携带的无穷威势,目瞪口呆。可等看到战长老和天舟前往的方向,立即没命狂奔而去。一时间,争先恐后,好不热闹。

    他们以为速度快,可以到营地和长老们打个招呼,混个脸熟。

    谁知到了营地,竟然看到一些前辈站在战长老等人面前笑脸迎接,恭敬说话。

    妧娘和敖崟就在其中。

    这下哪还有他们说话的份,连忙乖乖站到后面去。

    其实战长老根本没说什么话,都是那些人上前问候,战长老也只是淡淡回应。

    等那些人离开后,战长老就飞上高台,面对所有荒人说道:“从今日起,我大荒会在此立下分庙墟市,让在大夏乃至东土的荒人都能够接受到荒神的祝福,让大家都能自主买卖,而不用担心受人盘剥。”

    大荒精英们闻言,欢叫怒吼起来,尤其是在大夏奋斗多年的荒人。

    没人比他们更明白游子离乡,孤独在外的感觉。

    现在,他们终于有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