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东土大宗
    “今日起,我妙道仙宗在东门招收弟子,有缘者可来。”

    “我不世玄宗在西门招收弟子。”

    “我凌云剑宗在北门。”

    “我心印宗在南门。”

    “我魁礨宗在神侯府。”

    这一日,公良还抱着米谷在睡觉,就听到一阵声音响彻在帝都龙城上空,看来东土各大宗门终于要开始招弟子了。但他并不着急,有渡碧落海时,那自称“撑渡人”老者送的令牌,想来进入宗门修行是很简单的事。

    再说了,就算没有令牌,就凭他这身材、这块头、这魅力,哪个宗门进不去,区别是进去做什么而已。

    有令牌,进去就是当弟子。

    若没有,估计进去就只能从杂役、苦力慢慢做起。

    第一日前往各大宗门报名的肯定很多,公良就不去凑那个热闹,等过两日人潮降下来再说,所以他就抱着米谷继续睡了起来。

    可惜睡也睡不安稳。

    片刻后,屋门被撞开。

    隗雄带人急忙忙的走进来,神色兴奋的说道:“公良,你听到没有,东土大宗开始招收弟子了。”

    “听到了。”公良抱着米谷坐了起来。

    “嗯...”

    小家伙在粑粑怀里伸了个懒腰,就抱着粑粑的脖子,蹭着脸脸。这是她每日起来的固定动作,她可喜欢粑粑了。

    “那我们还不赶紧去?”隗雄急道。

    公良摆了摆手道:“不用这么急,第一日肯定有很多人过去,我们等过两天人少一点再去,省得在那边挤来挤去,耽误时间。你们若是想去就自己过去看看,不用等我。”

    隗雄摇头道:“这可不行,出来时候巫卜过了,一定要跟着你才有前途,那我们就过两天再去。”

    说完,他就带着众人离去。

    公良对于想跟他一起去宗门修行的隗雄等人也没办法,只能随他们。

    对于骨卜,他也会,也知道其中神异。

    或许巫从中看出了什么,但公良却有点没信心,也不知道撑渡人送给自己的令牌是否能带隗雄他们和自己一起进入宗门。况且自己身边还有一群人,米谷和圆滚滚还好说,晏家三姐妹就难了。试想你修行还带三个女娘,让人家怎么看你?

    只是船到桥头自然直,这些事还是等以后再说。

    被隗雄等人打扰,公良再也睡不着,就起来洗漱。

    粘人的小屁孩米谷甩着九彩尾巴、扇着翅膀屁颠屁颠跟着粑粑,一刻也不想分开。

    晏家三姐妹见他起床,也赶紧起来收拾东西,洗漱,帮公良做饭。主要还是晏静姝在帮忙,晏妍姝和晏玉姝在旁边静静看着。

    米谷一刻也闲不住,扇着翅膀在屋里飞来飞去,时不时去捉弄一下圆滚滚,玩得不亦乐乎。

    晏家三姐妹被公良买来后,算起来已经几个月。

    在这几个月里,原本骨瘦如柴的三姐妹在充足食物和普通灵物的滋补下,逐渐丰满起来。如今一个个变得水灵灵的,身姿婀娜动人,美貌无双。

    现在三姐妹也和家里的米谷、圆滚滚等人熟了。

    只是晏静姝比较有大姐风范,平时比较严肃,难得和它们玩。

    二姐晏妍姝则比较文静,不爱说话;只有小妹晏玉姝还不知世事,天真无邪,和圆滚滚、米谷它们玩的很好。

    不一会儿饭煮好,圆滚滚立马起来吃饭,这憨货每天都这个样子。

    吃完饭,无事可做,公良就想去各大宗门看看招收弟子的场面。

    东土有七大宗门,妙道仙宗、不世玄宗、凌云剑宗、青阳学宫、心印宗、魁礨宗、黑莲宗。但其中,凡是想进入青阳学宫修行的人,都必须通读儒家典籍,要不然根本不能进去修行,所以青阳学宫此次并不在招收弟子之列。再说,青阳学宫辖下宫院遍布天下,要招收弟子,也只能是从辖下子弟中层层选拔而来。

    至于黑莲宗就更厉害了,下面教门无数,教众繁多,根本无须担忧弟子问题。

    所以此次前来大夏招收弟子的只有妙道仙宗、不世玄宗、凌云剑宗、心印宗、魁礨宗五大宗门。

    晏家三姐妹和米谷、圆滚滚刚才已经听到隗雄的话,知道公良要带他们出去后,一个个期盼不已,想去外面看热闹。

    只是临出门前,公良忽然想起一件事。

    那就是他从焱部出来,要到神庙路上,路过鬼方国时候,受那鬼方学堂中的秦夫子所托,送信和金子给他家人的事情。可惜在大虞国的时候没找到他的家人,一路上又忘记这事,到现在才想起来。

    也不知道他家人在不在大夏?

    公良想了下,打算骨卜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

    若能找到最好,若找不到,自己也算仁至义尽,省得心中牵挂,对以后修行不利。

    于是,他就从空间取出一枚符文真骨,以真火煅烧起来。

    几经进化的炽热真火,不同于以往柴火燃烧的火焰。一簇紫蓝焰火散发出无穷热量,不断的灼烧着符文真骨。不过一会儿,真骨就从原来的血色变为灰白,再转为殷红。

    “哪哝嘎啰嗙咭...”

    焰火灼烧的同时,公良口中吐出一句句玄奥咒语。

    本来直挺挺灼烧符文真骨的真火忽然妖娆的舞动起来,散发出一股股比先前更加炽热更加澎湃的火焰来。

    直到此时此刻,公良才发现,原来骨卜的咒语还能激发火焰潜力,让它更加旺盛。

    再过一阵,殷红的符文真骨热到了极点,猛然裂开。

    “哔...啵...”

    一声骨裂,仿佛穿透亘古的道音,响彻在石屋之中。

    晏家三姐妹呆了,米谷感觉脑袋一空,从空中掉在地上。

    圆滚滚脑中一片字符飞舞,好像有无数文字灌入脑袋之中。

    小香香突然间感觉脑袋好像被打开一样,自己更加会吐火了。

    公良眼前莫名出现一幕,一条脏乱的小巷深处,一户屋顶长着杂草,破败的小院中,一名身着补丁长衫的男子端着一碗药小心翼翼的走进屋中,来到一名躺在床上的白发老妪面前。

    “母亲,喝药了。”

    “咳...咳,儿呀!都是娘这药罐子拖累了你,要不然咱家也不会破败成这个样子。”

    “母亲,您说的是什么话。来,快把这药喝了。大夫说了,只要再服几帖,您这病就会好了。”

    “老毛病了,娘还能不知道。”

    话是这么说,白发老妪还是没有拒绝儿子的好意,将药喝了下去。

    画面就此结束,公良从方才的画面中清醒过来。

    他发现自己骨卜好像每一次都有变化。最早以前只能看到粗糙画面,但越来越是清晰。现在不仅能看到画面,还能听到声音,好像进入将要发生的场景亲眼目睹一般。

    难道骨卜这东西是随着修为加深,了解的越多?

    不过,这种事显然不是他这种境界所能了解的东西,既然想不出头绪,就干脆不再去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