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拜见
    “我靠,这么多人?”

    公良来到东门外,看着远处影影绰绰的人群,一时傻眼。

    原以为各大宗门招收弟子第一日,会有很多人过去,所以才等过两天再来,没想到人却更多了。

    他也不想想,各大宗门招收弟子第一天,只有在龙城中的人过去,但到第二天、第三天,就是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的人。再说了,前面那些想进入宗门的人,一家进不去,势必会到另一家看看。如此下来,人怎么可能不多?

    妙道仙宗招收弟子的地方集中在三座低矮山峰上,一座专门用来招收入门弟子;一座负责招收杂役、苦力,更甚者是道兵班底;另一座则是招收兽禽之类的坐骑。

    招收入门弟子需要考核,这一道比较简单,无非是检测根骨、悟性,还有品行。

    在宗门之中,除了妖魔鬼怪,招收弟子品行永远大于根骨、悟性。

    只是有的人年岁还小,看不出来,只能等以后再慢慢观察。

    在这些古老的当世大宗中,被选入宗门并不是一劳永逸,永远都是宗门弟子,以后还会考验,若是不合格就会驱逐出门,谪落凡尘。

    第二座山峰招收的杂役、苦力,乃至道兵班底,也需要重重考核,非常严厉。

    在这里作奸犯科、不忠不孝等败坏德行者不收,这只是初步审核。

    进去还要考察实力,一般杂役弟子非洞天以上者不收,想成为道兵,那实力就更高了。

    实力通过后,还会搜魂核实身份,若存在欺诈隐瞒行为,立被驱逐。若发现有悖德作恶者,当场击杀。

    至于第三座山峰招收的兽禽之类,第一个条件就是没有吃过人,最好不是凶戾之物,血脉越古老越好,然后是品相。一般禽类越是漂亮,越是超凡脱俗者最好;兽类则以力大皮厚,面目凶悍狰狞者为妙。

    禽类大多是女修坐骑,太难看大家会有意见。

    至于兽类,因为大多是男人坐骑,所以无须好看,越是看起来凶猛越能显出主人的英武不凡。

    公良看到第一座招收弟子山峰下排起的长龙,无语到了极点。

    本来是怕麻烦,现在看起来更加麻烦了。好在他不是来排队的,要不然估计排到天黑也未必能轮到他。

    看了看,他就率领大焱部一行人往守在山峰脚下的妙道仙宗弟子走去。

    妙道仙宗弟子陈孝起看到一行荒人浩浩荡荡而来,连忙喝道:“要为入门弟子者到后面排队,欲应试杂役者到第二座山峰下排队。”

    “道兄误会了。”

    公良走到近前拱手说道:“在下大荒大焱部公良,不知贵宗现在何人主事,在下有要事相告。”

    陈孝起看着公良,没想到他年纪不大,竟然已到蜕凡之境。可怜他入宗门修行多年,也不过才堪堪到化灵境界,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赋?

    怎么可能?荒人有何天赋可言,充其量也是肉身强悍而已。

    陈孝起吸了一口气,问道:“何事?”

    “这个...恐怕不好和道兄说吧!”

    “那你在这边等着,我去禀报师父。”

    “多谢道兄。”

    陈孝起交代了一下和他一起把守在山下的同门师弟司既成,就御剑往峰顶飞去。

    这一幕,看得那些想进入宗门修行的人艳羡不已。

    旁边另外一名妙道仙宗弟子司既成似乎很少出山门,等师兄离去,就好奇的向公良问道:“听说你们大荒之中,灵药宝材珍品灵果遍地,是不是真的?”

    “大部分是真的,不过东西虽然多,但也凶险。大荒之中荒兽如海,一不小心葬身兽口也是寻常事。”

    公良点头说了下,从空间取出几枚灵果,道:“初次见面,请道兄吃点我大荒特产。”

    灵果只有乒乓球大小,表面平凡。

    平时守在这里,也有人送来礼物,只要不犯错误,一般他们都会收下。所以,司既成看到公良送来的灵果,也没拒绝,接过去咬了一口,一股澎湃灵气顿时在体内炸开,让人浑身清爽。

    “上...上品灵果。”

    司既成看着手上咬了一口的灵果,目瞪口呆。

    他曾几何时,吃过这么好的东西。

    要知道宗门之中,下品灵果最是便宜,其次中品灵果,上品灵果最贵,有时候是可遇不可求。没想到自己今天竟然在这里吃到了。看着咬了一口的灵果,他心中肠子都快悔青了。

    早知道就不吃,拿回宗门去卖,到时候就可以多买一点丹药服用修炼了。

    丹药是药草炼制而成,所谓“是药三分毒”。

    即使再好的丹药,也难免带有丹毒,寻常服用一些还好。若服用太多,就会中丹毒,到时候就会引起种种症状。

    而灵果因为是异种灵株汲取日月地气精华蕴育而成,就没这种情形,吃再多也没事,所以很多人都喜欢吃灵果修行。

    可惜灵果乃是天地造物,非一夕一日能够长成,哪有那么多提供给大家修炼,所以最终还是服用丹药修行者多。

    因此,就造成了灵果比丹药贵的现象。

    何况灵果还可以和灵药一起服用,根本不用担心吃太多出事。如此下来,想不贵都不可能。

    公良看到他的样子,摆摆手道:“不过是几枚灵果而已,道兄何必惊讶。等进入宗门后,道兄若想要尽可来找我,到时算你便宜一点。”

    司既成听到他的话,缓过神来,拱手道:“那就多谢了。”

    他连忙把剩下的灵果吃了,然后拿出一块丝帕将剩下的几颗灵果包起来放入储物袋中。

    不一刻,前去询问的陈孝起就回来说道:“师父有请。”

    公良谢过,取出几枚灵果送了过去,“道兄辛苦了,公良正好从大荒带了点特产过来,请道兄品尝一下。”

    陈孝起客气道:“这...这怎么好意思。”

    他却没看到旁边司既成挤眉弄眼焦急让他赶紧接下的样子,这可是上品灵果,不要可惜了。

    最终难却盛意,只好接下。

    公良跟大焱部的人说了一下,将他们留在山脚,随陈孝起一起走上山去。

    招收弟子的山峰不高,约有两百米左右。因为带着公良,所以陈孝起也没御剑飞行,但两人均非凡人,速度很快,转眼间就到了峰顶。

    峰顶之上,巍峨耸立着一座古朴大殿。

    公良一边走一边看着周围环境。

    这里以前他也来过,只是那时峰顶都是高大树木,没想一夜之间竟然多了一座大殿,不由得佩服妙道仙宗的手段。

    走进大殿,殿中坐着一名威严男子,两名道童侍立左右,一角香炉飘出袅袅清香,闻之忘忧。

    陈孝起上前禀道:“师父,大焱公良带到。”

    东蒙仲弓睁开眼来,瞄了公良一下,问道:“小家伙,有何要事说吧!”

    只一眼,公良就觉全身上下好像被射线扫过,所有东西都被探知一般,无所遁形。听到东蒙仲弓的话,不敢怠慢,连忙取出过碧落海时,那名自称“撑渡人”老者送的令牌,恭敬奉上。

    “不知尊长可认得此物。”

    东蒙仲弓看到令牌,连忙站起来,从他手中接过,仔仔细细检查了下,才问道:“此物,你是从何得来?”

    “一位长辈所送。”公良恭敬的说道。

    “可有何求?”

    “愿拜入仙宗门下。”

    东蒙仲弓闻言,看着公良一脸诡异,好像在看一名傻子般,张了张口,就要说话,忽然看到侍立一旁的两名童子和陈孝起,就说道:“你们先下去吧!”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