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真正的考核
    不一会儿,公良等人来到招收弟子的地方,顿时被眼前场景惊呆了。

    天空之上,几艘艨艟巨舰横空,几叶轻快飞舸不停的从下面载人上去。

    陆地之上,一头头负载楼阁的巨龟匍匐于山野之间,密密麻麻,绵延至远处,蔚为壮观。

    在巨龟不远处,还有一头头巨大的狰狞猛兽俯卧在地,一名名新近招收的道兵班底规规矩矩的侍立一旁,等候指令。

    公良都不知道眼前是什么情形,只好站在远处观望。

    东蒙仲弓在山顶发现他们,就传音给陈孝起,让他把他们带到一头巨龟负载的楼阁中。

    顺着铺在巨龟楼阁楼梯前的大红地毯走进去,只见地毯顺着门口绵延而上,到达每个房间。楼阁之中,几根大红立柱支撑着整栋楼阁,上面梁木雕梁画栋,精美至极。

    大焱部有些人还没见过负阁巨龟,也没到过里面,纷纷好奇的打量起来。

    公良早就见过,更曾经在里面住过几日,对此一点也不稀奇。

    只是心中奇怪,妙道仙宗安排他们住到里面来干什么?

    抬头四处看了一下,他发现楼阁中已经住了一些人。那些人看到大焱部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样子,纷纷投来鄙视的目光。

    这些人中有的也带着随从奴仆,看来也非寻常人。

    公良瞄了那些人一眼,也不跟他们计较。

    陈孝起将公良他们安排在二楼住下,又叮嘱他们不要出去,就又出去忙了。

    楼阁中的房间不多,随从都是几个人住一间。但公良他们这些弟子待遇要好一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

    公良到大焱部人居住的房间看了一下,感觉还可以,又叮嘱大家不要乱走,才回到自己房中。这里的房屋就像一个盒子,四处封闭,无有窗户,但里面空气并不沉闷,想来应该有隐藏的通气孔才对。

    不能出去,呆在屋中又无聊,公良干脆抱着米谷躺在床上休息起来。

    小家伙趴在粑粑肚肚上,反抱着粑粑,看着粑粑,眼睛一眨一眨的,可爱极了。

    像妙道仙宗、凌云剑宗、不世玄宗、魁礨宗这种当世大宗,并不是每年都招收弟子,而是五年一次,或者十年一次,时间并不固定。

    也是因为如此,这些当世大宗每次招收弟子都会很多,而且是面向整个天下,并不只限于大夏一域。

    因为大夏位于东土中央,所以每次招收完弟子后,所有人都会聚集在这里,汇总后再出发。

    像这种当世大宗,招收弟子是慎之又慎,以免招收到一些居心叵测、品德败坏的人,毁了宗门万代基业。

    是以进入宗门之前的考核,只是过关而已,并不是说就是妙道仙宗子弟。接下来考核才真正开始,如能通过,那才是真正的妙道仙宗弟子,要不然就会被遣送归家,无缘进入仙门。

    这种考核,不管是入门弟子,还是杂役、苦力,或者道兵班底都有,只是考核的内容不同而已。

    过了不知多久,几叶飞舸终于将各处汇聚而来的杂役、苦力送上艨艟巨舰。

    那些道兵班底也坐到一头头狰狞猛兽背上,而新招收的妙道仙宗弟子则都被送到巨龟负载的楼阁之中。

    山巅大殿中,东蒙仲弓正和两名男子说着话,就听弟子来报,一切准备就绪。两名男子听后,连忙向东蒙仲弓告辞,一个飞入艨艟巨舰,一个飞到狰狞猛兽背上。

    东蒙仲弓走出大殿,伸手一招,大殿随即缩小如桃核,被他收入怀中,然后也跟着往一头巨龟负载的楼阁中飞去。

    等他走入阁中,就有弟子上前请示道:“师傅,可以走了吗?”

    “点下人头,看看来人到齐了没有。”

    “是。”弟子连忙下去吩咐。

    陈孝起走进公良等人住的楼阁中,高声叫道:“新进弟子都给我出来。”

    他的声音虽轻,却传遍楼阁每个角落。抱着米谷休息的公良听到声音,连忙走出门。旁边、楼下、楼上的走廊间,一时都挤满了人群。

    等人出来,陈孝起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本书,说道:“等会儿被我念到的人应一声。”

    虽然大家不知道在干什么,但都应了声是。

    陈孝起上下看了一眼,翻开书页念道:“皋落、龙句章、庚桑、古冶明台、公良...”

    每个被念到的人,立即应声,没人敢马虎。

    公良倒是因此认识了几个人,可惜人家未必认识他。

    点完人名,陈孝起收起书,说道:“好了,你们自去吧!”他也没走,盘腿坐在门边,闭目养神起来。

    “师傅,通过考核的弟子都来了。”点完人名,弟子又上来禀报道。

    “那就走吧!”东蒙仲弓说道。

    “是。”

    下一刻,所有巨龟,艨艟巨舰和狰狞猛兽上的人就得到消息。一头头巨龟缓缓站起,负载着楼阁,往群山深处慢慢爬去。巨龟脚步虽慢实快,片片树林往后飞掠,瞬间已是千里之外。

    等巨龟离去,一头头俯卧在地的狰狞猛兽也跟着站起,往另外一个方向飞奔而去。不过片刻,就消**影。

    艨艟巨舰也跟着开动起来,往另外一个方向飞去,起初还慢,但越来越快,疾速如流星过境,刹那间消失踪影。

    这些事情,也在另外几个当世大宗招收弟子的地方上演。

    虽是在龟背之上,但楼阁之中却十分安稳,一点也没有摇动的迹象。

    闲来无事,公良抱着米谷躺在床上,透过令牌,往妙道仙宗望去。

    米谷舒服的躺在粑粑怀里,呼呜呼呜的睡着。圆滚滚趴在床边柔软的毛皮上,开始打起哼来。趴在它身上的小香香,肚子一鼓一鼓,身上的蓬松的粉红色毛发跟着一耸一耸,在圆滚滚黑白的绒毛中,看起来好奇怪。

    妙道仙宗广大无边,公良也不知道要往哪里看,就随便找了地方,往下望去。

    一座低矮的山丘边上,一栋房屋静静的挺立着。

    房屋不是很大,后面有个园子,前面还有个围着篱笆的小院子。院前不远,有条溪水潺潺。溪边上种了几颗果树,树下长着几丛青草,青翠喜人。

    忽然,房门被打开,一名围着肚兜,用红绳绑了个小辫子的小胖墩从里面屁颠屁颠的跑了出来。

    小胖墩跑到果树下,就迫不及待的抓起***往草丛尿去。

    两名婢女随后追来,发现自家少爷在尿尿,也就没过去,就在后面看着。

    撒完尿,小胖墩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就要转身回屋。忽然看到草丛中有道金光闪过,连忙低头望去,继而兴奋的伸手,从里面抓出一只龙虬豹纹的三脚蟾蜍。

    小胖墩紧紧抓住三脚蟾蜍屁股后面那条独腿,转身兴奋的对两名婢女炫耀道:“兰姐姐、馨姐姐,你们看我抓到什么了?”

    小胖墩一边说,还一边甩着三脚蟾蜍,

    三脚蟾蜍被他撒了一泡尿,上面尿迹还在,此时被他一甩,尿液顿时往四处飞溅而去。

    两名婢女赶紧往后退了几步。

    小胖墩也没有要两人回答,抓着三脚蟾蜍就往屋里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叫道:“父亲、母亲,你们看我抓到什么了?”

    两名婢女对视一眼,无数言语在其中,幽幽叹了一声,追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