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云层巨舰
    蔡贤初和豚儿父子二人,摊子一左一右,一大一小两杆招牌旗幡招牌迎风招展。

    虽然只是在角落,但也极其醒目。

    蔡贤初时常来集市摆摊,大家都知道他算命的规矩,别人算命要的是灵石,但他要的却是寿命。就如同他旗幡上所写的一样“以命换命,以命换运。”

    没人会嫌自己命长,除了情非得已,不得不付出寿命为代价,一般都没人来找他算命。

    所以,生意可想而知。

    倒是豚儿摆摊卖的后天纯阳液卖的很好,不一会儿就卖了大半。

    小胖墩美滋滋的拿着灵石,一块一块的数着,他发现今天赚的灵石比以往多了不少。看来父亲说那只三脚蟾蜍能招财果然没错,以后一定要好好养着。

    这时,一名十几岁的熊壮少年走过来,问道:“豚儿师叔,我给你的瓶子怎么样,好用吧!”

    “挺好用的,我今天多卖了好几块灵石。”

    豚儿和他讲完,又转头向蔡贤初说道:“父亲,瓶子就是他送给我的。”

    寇子翼过来看到蔡贤初闭目养神,就没过去打扰,此时见他往自己望来,连忙上前问候道:“焱火地窟侯刚师尊座下弟子寇子翼拜见师伯祖。”

    “哦,是工偻佚名的徒孙,怎么想起送豚儿玉瓶和这些东西了?”蔡贤初淡淡问道。

    寇子翼赶紧说道:“子翼在地窟炼器发现,以纯阳液淬炼兵器,进鬼藏洞诛杀鬼物会多上三成的杀伤力,是以就经常过来向师叔购买淬炼兵器。后来见师叔用罐子装实在简陋,就用一些炼器剩下的边角料给师叔炼制了一些瓶子。纯阳液装在里面,不仅纯阳不失,还能提纯,对鬼物的杀伤力也会提高。子翼怕没人知道瓶子里面的东西,所以又做了旗幡解说功效,纸条说明装着的纯阳液。不过下次,子翼打算直接将那些字刻在瓶子上,省得麻烦。”

    “如此,倒是麻烦你了。”

    蔡贤初点了点头,取出一把宝剑,道:“这是我以前得到的一柄灵器,送你做见面礼了。”

    “子翼谢过师伯祖。”

    寇子翼连忙跪下,双手接过宝剑,只瞄一眼,就露出无数欢喜之情。

    灵器呀,虽然只是下品,可若凭他自己的财力,也不知道何时才能买到一把,没想到现在竟然活生生到了自己手里。有感于蔡贤初送剑之情,寇子翼收起宝剑后,又重重的叩拜了几下才起来。

    下品灵器对蔡贤初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和他儿子屁股上坐着的,蕴就灵**魂的毛毯更是没得比。

    公良通过令牌从空中俯望下方情形,看了片刻,就转而往另一处地方瞧去。

    妙道仙宗广大无边,宗内苍翠青山起伏连绵,一座连着一座,一座叠着-座,宛如大海波涛,无穷无尽地向远处延伸,消失在云雾迷漫深处。

    在这连绵群山中,中间三座高山尤其伟岸、雄浑,如同擎天之柱直刺云天。

    定眼望去,只见那高耸的峰巅上,霎时峭壁生辉,霎时云消雾散,满山苍翠间,掩映着雕檐玲珑的古老建筑。

    此三山,曰阆风,曰空桑,曰离堆,其中空桑是妙道仙宗宗主所驻之地。

    此时,空桑山上雄伟古老的大殿之中,妙道仙宗正和宗内主事之人议事。忽然察觉到一道神识探来,抬头望了一眼,就不再去看。

    其他人也感觉到了,纷纷往上望去。

    焱火地窟洞主更是出声喝道:“何方宵小,竟敢探我妙道仙宗?”

    妙道仙宗宗主长梧挥手罩住他的话音,道:“莫要理他。”

    “莫非...宗主知道来人是谁?”鬼藏洞主问道。

    “一名小辈而已。”

    长梧宗主望着殿中主事,解释道:“你等应当知晓我妙道仙宗有两枚宗主令牌,其中一枚被上任宗主送与一名前辈,并言他日有事,只要不涉及我妙道仙宗生死,就算倾尽我妙道仙宗之力,也要听从前辈调遣。”

    此事记在妙道仙宗历代大事记上,殿内主事又如何能够不知。

    “这又与令牌有何干系?”有人问道。

    长梧宗主摸了摸颔下白须道:“前日有人拿令牌到大夏龙城招收弟子处,说要进我妙道仙宗修行。我答应了。并将令牌的一部分权限开启给他用,所以以后要是碰到,莫要惊讶。”

    “原来如此。”

    殿内主事心下了然。

    ................................................

    公良通过令牌看过妙道仙宗一处又一处地方,正想往下一处望去,却忽然感觉一阵晃动,心神连忙离开令牌。

    以神识往外望去,天色暗淡,往前疾行的巨龟已经停了下来。

    陈孝起在下面高声叫道:“所有弟子到下面领取辟谷丹。”

    公良打开门往外望去,就见新进宗门弟子三三两两的走下去领东西。陈孝起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个瓶子,交给众人,“这瓶子里面有一百颗辟谷丹,吃一粒三日不饥。吃完后,可以再过来领取。”

    公良也下去领了一瓶,并分给大焱部人。

    此次随他到妙道仙宗的大焱部人有二十五名,每人刚好四粒。

    至于他自己就不用了,出来时候准备了大量食物,不吃可惜。

    再说米谷和圆滚滚它们这些家伙,有吃辟谷丹和没吃辟谷丹没什么区别,肉照吃,果子照啃,水照喝。他都不知道这些家伙肚子里的构造是不是和别人不一样,怎么这么能吃?

    隗雄他们对辟谷丹也是兴趣缺缺,他们最喜欢的还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出来时候他们也有准备路上用的食物,但既然有这种吃了不用饿肚子的东西,他们也乐得不用存粮,省得吃没了都不知道去哪里打猎。

    不一会儿,明月升起,一头头巨龟纷纷伸出长头吞吐月华。

    一道道银柱从九天之间落入一头头巨龟口中,场面蔚为壮观。

    休息一晚,翌日天明,就再次上路。

    这一次路上再没停歇,日夜兼程赶路。

    一群巨龟排成长龙,浩浩荡荡前行,气势磅礴,雄伟壮观,惊得飞禽走兽都不敢靠近。

    龟群上空,一艘艘艨艟巨舰碾压着重重云层,往前飞去。舰上一名名雄壮男子盘坐在地,吞吐云霞,气势如虹。中间一艘巨舰上,两名男子没有修炼,站在巨舰女墙边,透过重重云层往下望去。

    封悛看了一会儿,抬头说道:“这些小家伙,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通过考核进入宗门修行。”悛(读:圈,圆圈的圈)

    重丘涣然道:“这就要看他们的运气了!”

    “可不只是运气,还要看他们的聪明才智人品才行。”

    “哦,意思是说当年你通过考核靠的是聪明脑袋喽?”重丘涣然瞄了封悛一眼。

    “呃...那倒不是。”

    当年封悛能够通过入门试练的考核纯粹是走了狗屎运,要不是凑巧碰到去妙道仙宗边上小国做生意的商队,估计他早就退出考核了,哪可能成为宗门弟子。

    所以此时被重丘涣然问起,未免尴尬。

    忽然看到下面一道金光掠过,他连忙转移话题道:“竟然有扁毛畜生跟踪我宗试练子弟,真是找死。”

    说罢,取出兵器,就要杀去。

    “我劝你还是不要动手的好。”重丘涣然说道。

    “为何?”封悛奇怪道。

    “那可是有主之物。”

    “你怎么知道?”

    “我见过。那是一名荒人的坐骑,想来将这东西喂养到这么大,应该是付出很多心血。你要是杀了,让人知道,被惦记住,以后在宗门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一听到是荒人养的东西,封悛满腔热血就冷了几分。

    这些荒人从大荒莽野丛林中来到东土,一个个身上带着稀奇古怪的血脉传承,保不齐有什么隐秘的监测手段,要是杀了被记住,那可就不大妙了。

    现在宗门中,来自大荒的杂役道兵很多。

    宗门也因为有这些荒人存在,每年都能从大荒获得大量便宜的灵药宝材。

    而且荒人都很团结,要是自己杀了这扁毛畜生被知道,估计不用扁毛畜生的主人出手。

    只要跟在宗门的荒人说说,就有人出手教训他。

    宗门中虽然禁制杀人,但却不禁止比武决斗。

    那些荒人前期修炼很快,一个个**强横,要是他修为深厚倒也不怕。只是他这修为哪是那些从杀戮中走出来的家伙对手,所以只能将这事按下。再说没冤没仇的,结这梁子也不好。

    封悛心思百转,再也没提要杀扁毛畜生的事。

    在云层下跟着巨龟队伍飞行的金翅大鹏雕小鸡算是逃过了一劫。

    一路上,巨龟跋山涉水,如履平地。

    一座座高山,一处处丛林,一道道峡谷,一条条溪流,在巨龟虽慢实快的脚步下,不断往后飞掠。此时巨龟队伍早已远离人烟繁华之地,到了莽野丛林所在。

    惊蛰已过,经过一通春雨浇淋,山林间的树木开始疯长起来,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青翠的枝叶,一派生机盎然之色。

    三日后,巨龟终于停了下来。

    楼阁门大开,新鲜空气涌入,到处都是春的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