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起居人
    “所有弟子听了,巨龟会在此停留数日。尔等若想外出,可来此领身份玉牌,省得出去找不到人。还有,辟谷丹如果吃完,可以到这里来领取。”排成长龙的巨龟队伍停下,陈孝起好像得到命令般,立即打开楼阁大门,对楼中众人说道。

    他的声音虽小,却传遍楼阁的每个角落。

    公良窝在里面早就闷了。

    这几天呆在楼阁之中,不是修炼就是抱着米谷睡觉,连空间都不敢进,搞得他浑身不自在。

    走出门外,就看到隗雄、巨、大目等人聚在走廊上。见他出来,纷纷嚷道:“公良,我们去打猎。”

    以荒人性格,憋在楼阁里面这么多天,实在是太委屈他们了。

    “好。”公良正有此意,就带着隗雄等人往下走去。

    住在楼阁里面的人听到陈孝起的话,聚集在走廊上望着外面春意盎然的茂密丛林,眼露期盼之色,却都没有动静。只有些人去领取辟谷丹。

    公良带着大焱部人来到门口,向陈孝起拱手道:“道兄,我们要出去走走。”

    “嗯”

    陈孝起应了一声,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纯白玉牌给他,“滴一滴血在上面。”

    公良依言照做,纯白玉牌中间顿时缭绕起一点殷红,非常醒目。

    “有这玉牌在,不管你在哪里,都不虞走失。要小心放好,不要弄丢。”陈孝起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两枚玉符予他,“这是信符,遇到危险就捏碎,即刻有人救你。但要记住,非生死关头,不可动用。”

    “公良知道,多谢道兄提醒。”

    谢过陈孝起,公良就带着大焱部人往外而去。

    外面是一片高大的茂密丛林,每一棵树木直径都在三抱以上。

    这应该是一处无人居住的荒莽所在。

    走出楼阁,踩在湿润的地面,抬头望着一棵棵高大挺拔的参天巨树。公良发现,这树竟然有点像他前世见过的红豆杉,只是好像没有果子。

    仔细找一下,才发现地上掉着一颗颗干瘪的果子。

    这才想到红豆杉是九到十月果熟,现在早已掉光了。

    到了外面,隗雄等人就急吼吼的放出兽魂,大声喊着,“走。”

    瞧他们火急火燎的模样,公良只得也跟着放出睚眦兽魂。

    隗雄等人看到睚眦兽魂凝实的兽体,一对对眼睛瞪得比锣鼓还大。竜尕更是问道:“公良,你这兽魂是怎么养的,怎么这么快就凝出实体了。”

    “主要是运气好。”

    公良解释道:“到大夏龙城之前,我曾途经苍梧郡,那里僵尸横行,鬼魅丛生。睚眦正好赶上,大快朵颐,这才凝结实体。”

    “早知道我们就不坐浮空飞槎到龙城了,还浪费灵石。”巨瓮声瓮气的说道。

    大目、乸鲁等人深有同感。

    “都过去的事还提它干什么,现在最重要的是抓些妖兽来吃。”隗雄叫道。

    “对对对。”

    众人忙不迭的点头称是,随即御使兽魂往前跑去。

    这一片都是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有的树木似乎经过了太久太久的岁月,树皮上都长满了绿得发红的苔藓、地衣等植物。这些参天大树下面罕有灌木存在,都是一些古蕨、桫椤之类的低矮植物。

    如今已是春天,天气变暖,又刚刚下了一场小雨,林中空气十分湿润。

    在这种湿热交加的荒莽丛林行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特定的气候,会让原本潜伏在土层中的各类奇异而危险的虫蟊爬出来觅食。

    这些虫蟊里包括了大量有毒,并且传播疾病的昆虫,还有咬一下就会疼得让人发狂的超大黑蚂蚁;还有地面潮湿的树叶层下,经常是软滑的泥土和腐烂的木头;还有痴缠在树木上的一团团藤蔓和乱七八糟匍匐在地的植物,使得行走变得更加困难,加上林中闷热异常,行走其中,不久就会满身大汗。

    好在,荒人有这个世界最难得的品质。

    勇敢、坚毅。

    有时为了追杀猎物,荒人几日几夜不睡也是正常,何况只是这么一点湿热的气候。

    何况荒人在大荒莽野丛林里狩猎,已经习惯了这种气候。

    至于虫子,更是不怕,因为每个荒人出门大都会随身携带驱虫药物,根本不怕树林里的各种虫子。

    再说有魁龙和米谷在,寻常毒蛇虫蟊也不敢靠近。

    一行人,寻着兽迹不断往前疾行。

    此时尚是清晨,雾霭方退,从远方山巅露出脸来的朝阳绽放出无数道金光,照耀着无尽丛林。抬头仰望,阳光透过树叶间的林荫照射下来,像繁星在空中闪烁,有些刺眼,却十分晶莹美丽,透着不可捉摸的静谧。

    照射下来的光影,若隐若现的左右悠扬地晃着。

    一头有点像浣熊,又有点像山猫的毛绒绒小兽躲在一棵高大的红豆杉后,用胆怯的眼神,看着这群突然闯入树林的莽野汉子。

    这么小,又没肉的小东西,公良和隗雄等人都没有兴趣,只瞄了一眼,就继续往前而去。

    大家脚步飞快,圆滚滚不得不使出吃奶的力气狂奔跟上,看也没看小兽一眼。

    倒是米谷有闲心扇着小翅膀飞过去看了看,觉得这胖乎乎的小家伙挺好玩的,就恶作剧的抱起它,在树林里左摇右晃快乐的飞着。

    “呼呜...呼呜...呼呜”

    “嗷嗷嗷嗷嗷嗷...”

    于是,树林就响起了一阵惊慌失措的兽吼声。

    公良直翻白眼,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这小屁孩的恶趣味。

    玩了一会儿,米谷才把小兽放了。

    小兽随即屁滚尿流的往丛林深处跑去,它要回去找妈妈,它再也不调皮,再也不乱跑了。它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到这片恐怖的地方来。因为这里有一只好可怖好可怖的两脚飞鸟,吓死宝宝了。

    楼阁中,公良离去后,又有一名熊壮少年带着一干侍卫,往树林深处走去。

    一位背剑少年在陈孝起那边领了玉盘和玉符,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又零零散散的走了几个人,就再也没人出去,都老老实实的在屋中呆着。

    人群散去,一名怀抱着兔子模样小兽的豆蔻年华少女才带着一男一女两名随扈从房间走出。

    来到楼阁门口,往外望了望,那一眼望不到边的幽暗丛林好像藏着无数大恐怖般,吓得她连连后退了几步。

    中年模样的随扈见了,说道:“公主殿下,要不你留在这里,就由小人去打几只野物回来换换口味如何?”

    少女闻言,正色道:“邢叔,婼国已亡多年,早就没什么公主。以后在外切勿再如此称呼,免得让人笑话,你和芮姨以后就叫我盈儿吧!”

    邢邵和芮娘对视一眼,“喏。”

    “那你和芮娘先回屋中歇着,我去打点野物,马上就回。”邢邵又说道。

    “辛苦邢叔了。”

    “应该的。”

    邢邵给芮姨一个保护好公主的眼神,就跃入林中。盈儿等他身影消失,抱着貌似兔子的宠物走到闭目养神的陈孝起身边盈盈一礼后,才慢慢走回屋中。

    房门关上,陈孝起睁开眼,微微点了点头。

    没人知道,每一栋巨龟负载楼阁的上空,都站着一名手持纸笔的人记录着他们的一言一行。

    云空之上,疾速飞行的艨艟巨舰也跟着停了下来。

    原本在舰中修炼的人早已不见踪影,往下望去,就会发现舰中修炼的男子看似杂乱,却井然有序的凝空虚坐在广袤丛林上空,守护着进入丛林的宗门子弟。

    其实,妙道仙宗入门弟子的试练从离开大夏龙城就已经开始。

    他们的一言一行都会被由诸峰执事临时扮演的起居人角色记录在案,等考核结束,就会汇总在一起,通过这些记录和个人表现来鉴定入门弟子的品行,是否要将他留在宗门培养。

    事情很麻烦,但为了培养出优秀弟子,让门中传承不断,名扬当世,不掺入良莠不齐之人,历来妙道仙宗都是这般做。

    也正是凭着如此严谨的态度,妙道仙宗才能从上古时期的一个小门派,成长到如今的当世大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