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十二香蕈龙凤汤(下)
    圆滚滚没从公良脸上看出答案,只好悻悻离去,但它总感觉公良有古怪,在骗它,可又没有证据。

    所以,它就一边走,一边回头往公良望去,好像不从他身上找出一点毛病,很不甘心似的。

    公良对这憨货已经免疫了,懒得理它。

    锅里的腌制妖兽肉和五色稻米饭已经蒸好,他就从空间取了两个大木桶装起来,放在粗野木桌两头,让大家自己盛饭吃。

    那头隗雄等人也把妖兽肉烤好,随手从架上抬起两头妖兽,“嘭”的一声,重重放在木桌上。

    旁边烤架上还有,等吃完再拿。

    十二香蕈龙凤汤已经烹煮好,公良走过去掀开鼎盖,一股融合了各种香蕈、妖兽骨头、青玉蛇和黑松鸡等等美味的香气,宛若火山爆发般,喷勃而出,直冲云霄。

    “粑粑,汤汤好香喔!”

    米谷小屁孩不知道藏在哪里偷偷吃完灵蛇蛋蛋又跑了出来。

    这汤自然是极好的。

    有顶级香蕈七彩鹿在,又有其它各类香蕈,再加上黑松鸡和青玉蛇、妖兽骨头,融合的鲜美,又如何能够不好喝?

    公良取出长勺舀了一点,轻轻品尝着,那鲜美的味道瞬间在口中炸开,让他恍若置身于远古山林一般,空气是那么的清新,天地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让人迷恋。

    “粑粑粑粑,偶也要喝汤汤。”

    公良清醒过来,转头望去,只见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汤碗来,在旁边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那无辜的小眼神,那可爱的小模样,好像公良有多苛待她似的。

    “公良,我也要喝汤。”圆滚滚也拿着汤碗嗷嗷叫道。

    小香香也从它的毛发冒出来,捧着从圆滚滚那里拿来的小碗轻声叫着。连小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飞下来,取出喝汤的碗放在地上,直直的凝望着公良。

    都是些吃货。

    公良腹诽了一句,就拿起长勺一一往它们碗里舀汤。

    米谷它们得了汤后,就齐齐往木桌走去,一屁股坐在木段椅子上,一边喝汤,一边撕着炙烤得喷香的妖兽肉吃起来。

    晏家三姐妹还没和这么多人一起吃过饭,怯生生的,有点害怕。

    公良拿碗给她们舀了点汤,放到桌上,让她们坐在圆滚滚边上,又给她们装了一碗饭,和一盘妖兽肉。自己才舀了一大碗汤喝起来。

    喝完后,就拿了两个大盆,将里面的汤舀出来,放在粗木桌上。

    “你们有碗没?”公良对隗雄等人问道。

    “有”

    “我有。”

    “俺也有。”

    听到他问话,一个个应着,平常大家吃肉是不用碗,但喝酒时候要,所以大家就随身带着,比较方便。见他们都有碗,公良就让他们自己盛汤装饭。

    大焱部人听了,连忙拿出东西来装。

    公良瞄了一眼,真想说一句“冷凉卡好”,那碗根本就不是碗,分明是一个大盆。

    巨更是过分,直接拿出一个大桶盛饭。

    嚓,他不吃妖兽肉了吗?

    看到大焱人一个个胡吃海塞的模样,圆滚滚和米谷感受到危机,也不急吃肉了,连忙拿起饭盆去装了一大碗饭,才安心的吃起肉来。

    依照这些家伙的胃口,两锅饭未必够他们吃。

    公良倒不是怕饭不够,而是怕饭被他们吃光后,自己没得吃。

    他连忙从空间取出一把饭勺,端着饭盆去装了一盆回来。

    不过一会儿,两大锅饭就被分光,大家埋头吃了起来。一个个左手抓肉,右手持勺,不断的往嘴里塞饭,偶尔还喝点汤,快活的不得了。

    一时间,饭香、肉香、汤香,在四处飘散,闻得人肚饿无比。

    附近的人纷纷伸头往他们这边看来。

    可惜公良等人一个个埋头与美食奋战,哪有闲心管他们。

    他们这一桌子人中,还要数米谷小家伙吃得最嗨。

    因为身子小,所以她直接坐在桌上,一手抓着一大块粑粑切给她的肉肉吃着,“兹巴兹巴”,左边这块吃几口,右边那块吃几口,然后低头像小猫一样,再吃几口饭盆里的饭,又喝了点汤,才又吃起肉肉来。

    她最喜欢吃肉肉了,粑粑都知道。

    圆滚滚也吃得很爽。

    为了避免沾到油渍,公良专门给它做了几副薄薄的兽皮手套。

    此时,它戴着手套,双手抓着一大块妖兽肉埋头猛吃,“嗷嗷嗷...嗷嗷嗷...”。没几下,妖兽肉就去了一小半。

    小香香胃口比较小,吃一点点肉、一点点饭,再喝一点点汤就饱了。但看到大家都在吃,它也不好意思停,只好又埋头努力奋斗起来,以至于一个小肚子慢慢鼓了起来。

    公良瞄了一眼,十分担心它爆炸了。

    晏家三姐妹吃东西就秀气很多,细嚼慢咽,一副大家闺秀模样。

    吃完饭,大焱部人又取出美酒喝了起来,喝到酣处,就手拍着木桌唱起了苍莽而又古老的大荒歌谣。

    公良听了一下,发现是那首几乎铭刻在荒人记忆深处,歌颂荒神的歌谣,就是祭祀时候唱的那首。但相对于在祭祀时候唱的版本,现在大家唱的却多了几丝柔情。

    听了片刻,他也就会了,就跟着一起唱和起来。

    “荒神荒神,永爱亲之。乸鲁碧落,以沦以涟,贯流绵长

    首生熠熠,苗火焰火,与明与亮

    庭方楚楚,额映辉辉,秉矛踏兽,赫赫厥声,濯濯厥灵

    荒神荒神,英圣嘉惠,可愿求得,喜悦之福

    世间万物,永载承之,我将我享,维神佑之......”

    雄浑而不失柔情的歌谣随风飘向四处,听得人心生向往,想去看看那亿兆年沧海桑田,千万里云驰飙作的苍莽大荒;想去看看那逶迤磅礴的大荒祖山;想去看看那奔荡渊海不停息的浩荡清波;想去看看那荒神到底长何模样,竟然能让荒人这般爱戴,这般崇拜,这般敬仰。

    火珠散发出的褶褶火光,罩在大焱部人身上,那魁梧伟岸的身材,那犹如刀削般的脸庞,那浑厚的嗓音,看起来是那么的憨厚,那么的让人心安。

    一时间,大家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这群可爱的荒人。

    米谷听到粑粑的歌声,也跟着大声唱了起来。只是叽里呱啦的,外人只听到调子一样,但唱什么就不懂了。

    圆滚滚吃饱喝足,背靠着桌子,听到歌声,也挺着肚子跟着嗷嗷叫了起来。

    那神情,看得人直欲捧腹大笑。

    晏家三姐妹坐在公良边上,看到他高声歌唱,神态飞扬的样子,不由支着下巴,痴痴看着。

    火珠散发的明光照落,那棱角分明的轮廓下,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深厚的唇和被荒莽丛林历练出来的粗壮身材、古铜肌肤,一切一切,是那么的令人着迷。

    三姐妹看得心慌慌的,连忙把头转了过去。

    夜,就在这迷魅的光线下,慢慢消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