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难吃的桃子
    艨艟巨舰碾压重云,横空而行。

    巨龟队伍踏着厚重脚步,穿行在丘陵、丛林、溪流之间。

    队伍停留的时间也不固定,开头是三天,后面有时是五天、七天,甚至是十天。

    公良有米谷、圆滚滚、晏家三姐妹陪伴倒无所谓。大焱人没事就喜欢睡觉,也没什么事。但楼阁之中一些性情跳脱的人就不行了,呆久人变得烦躁起来,因此闹出一些事端。

    对于这种心性不定的人,妙道仙宗自然不会要,立时着人遣送回去,连看到妙道仙宗山门的机会都没有。

    之所有由巨龟负阁前往宗门,其实就是进入妙道仙宗前的一个考验,没想到这些人连这道坎都过不去,倒是可惜了。

    巨龟行行停停,停停行行。

    起先公良还有计算日子,后来懒得记,以至于现在连巨龟走了多久都不知道。

    又行数日,负阁巨龟在一片狭长山谷停下。

    公良带着隗雄等人走出楼阁,最先入目的是一片熟得发红的山桃林,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恍然是一片桃的世界。

    可以想象,若桃花盛开时节过来,那漫山遍野的桃花,应该就像天上落下的绚丽朝霞,让人迷醉,让人遐思。那朵朵桃花上面,应该还有成百上千的蜂儿嗡嗡闹着,大大小小的彩蝶飞来飞去,看得人眼花缭乱。

    可惜现在什么都没有,一大片桃林间,只剩下一片片翠绿的桃叶,和一颗颗熟透的山桃。

    隗雄等人出来后,直接去打猎了。公良要带晏家三姐妹到处走走,就没去。

    米谷一看到树上熟透的山桃,咻的一下飞过去,摘起一颗水嫩欲滴的山桃擦了擦,咬了起来。

    只是刚刚咬下一口,小家伙身子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小脸儿瞬间纠成一团,连忙快速将口中桃肉给吐了出来,还狂吐着口水。

    “呸呸呸呸...”

    小家伙一把将手中山桃扔出去,如此还不解恨,又飞落在地,用小脚儿狠狠的踩着山桃。

    “你这破桃桃,你这烂桃桃,你这酸桃桃,你这不好吃的桃桃,偶踩死你,踩死你,踩死你...”

    公良看到小家伙幼稚的举动,是哭笑不得。

    圆滚滚不知道米谷为什么那么不喜欢山桃,也想尝尝,所以就走到一棵山桃树下,抓着枝干,用力摇了起来。熟透的山桃在它的残酷摧残下,如雨般掉落下来。

    等山桃掉得差不多,它就把桃子扒拉成一堆,坐在桃树下,拿起一颗熟透的桃子在胸前擦了擦,扔进口中。

    一嚼,感觉全身都不好了。

    “哎呀呀呀,好难吃的桃子啊!...好难吃啊...”

    圆滚滚痛苦得揉着熊猫脸,转头狂吐起来。

    可山桃已经被它吞入腹中,怎么吐也没法吐出来,只能吐口水了。

    小香香从圆滚滚背后冒出头来,看着好朋友,奇道:桃桃有这么难吃吗?

    心中好奇,它就跳到地上,捡起一颗熟透的桃子咬了一口,立时四肢抽搐,口吐白沫倒地。

    狂吐的圆滚滚看到它的样子,惊慌抱起来使劲摇着,嗷嗷叫道:“小香香,你怎么啦!你是不是死了。小香香,你是不是死了?”

    公良在旁边看得直翻白眼,死了还能让你问话?

    “噗”的一声。

    小香香嘴中吐出一口桃肉,刚刚咬的太大口,结果太难吃无法下咽,导致卡在喉咙,差点窒息。幸好好朋友这么一阵乱摇,把桃肉给摇了出来。

    “滚滚,我没事,呕...”

    随着桃肉吐出,那股难吃的桃肉味道开始萦绕在口腔,搅动五脏,小香香忍不住呕吐起来。

    四头龙獒被公良放出来,獒獒和胖呼呼看到主人,屁颠屁颠的跑过去讨好着。

    另外两只则往公良跑去,晏妍姝和晏玉姝欢喜的跑上前和它们玩。

    晏静姝身为长姐,比较矜持,只是站在旁边默默瞧着。

    公良看到米谷它们狂吐口水的样子,心道这山桃真有这么难吃吗?他不信这山桃真的那么难吃,顶多也就是稍微酸苦涩而已,至于这样?

    公良在心中小小鄙视了米谷它们一下,上前捡起一颗山桃,擦去上面毫毛,咬了起来。

    山桃只有乒乓球大小,咬起来脆脆的。

    但桃肉一入口,就有一股酸苦涩的味道随着桃肉在口中散开。

    公良的脸顿时皱成一团,连忙将桃肉吐出。可只是这么一刻,桃肉的味道就侵占了整个舌蕾,让他再也感觉不到任何味道,只剩下酸苦涩到了极致的酸苦涩。

    嚓,这应该就是他两辈子吃过的最难吃的桃子了。

    前世他也吃过山桃,但顶多也就是些微苦涩而已,哪有这山桃好像要将人五脏六腑全部侵透般的酸苦涩味道。

    这玩意儿根本不是用来吃的,直接可以拿来当化学武器,做毒药了。

    公良不断的吐着口水,但吐了半天口中酸苦涩还是不减,连忙拿出水囊灌了起来。

    米谷和圆滚滚看了,也有模有样的学着。

    米谷是拿出装满混合毒液的果汁喝着;圆滚滚则是喝着灵泉水,顺便给小香香喝了几口。

    只是喝了一肚水,口中那股酸苦涩还是没有减少半分,反而有点进入肚中,让整个肚子都翻滚起来。没办法,公良只好从空间的天香灵树上摘了颗天香灵果吃着试看看,能不能用天香灵果的香甜冲去这股酸苦涩。

    谁知只吃一颗,口中的酸苦涩就完全消失,被天香灵果的天香味道给代替了。

    一瞬间,公良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原来世间是这么的美好,这么的美丽,这么的美妙,赞美荒神!

    “粑粑粑粑,偶也要吃天香果果。”米谷看到粑粑没事,连忙飞过来说道。

    “公良,我也要吃。”圆滚滚也在旁边嗷嗷叫着。

    “嗷嗷嗷嗷”小香香也轻声叫道。

    公良怎么可能不给它们吃,很大气的给它们一人十颗天香灵果。吃了天香灵果后,米谷它们口中的酸苦涩才消去。

    米谷很不开心的飞到山桃树边上,对山桃树狂吐口水道:“你这破树树,烂树树,臭树树,长的都是烂果果、坏果果、臭果果、苦果果,难吃的果果。”

    在她强大的毒口水攻击下,一棵好好的山桃树从一片绿意盎然、生机旺盛的样子变得暗淡无光,树枝开始变得干枯,树上的树叶、桃子纷纷落下,树身也变得死气沉沉,转眼死去。

    公良咂了咂嘴,已经没法对她说什么了。

    他能说是你自己吃的桃子怪人家树干什么?

    要这么说小家伙肯定不开森,会撅着嘴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般。

    他可不想看到小家伙这让人揪心的小模样。

    其实有棵树让她出出气也挺好,没看到圆滚滚也对旁边一棵桃树下手了吗?在公良配备给它的一把大狗腿攻击下,那棵桃树很快就被砍得七零八落,只剩下一个树桩,可怜到极点的杵在那里。

    一个毒死一棵,一个砍倒一棵,两人似乎还不过瘾,又往另外一棵树跑去。

    公良连忙喊住它们,开玩笑,人家从一棵小树苗生长到现在也很不容易好不好,怎么能随随便便砍杀?

    米谷和圆滚滚听到他的话,这才停住。

    “嗷呜呜...”

    突然,旁边传来一声惨叫,低头望去,就见四头龙獒,一头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一头如羊到处乱跳,一头趴在地上不停的狂吐口水,一头面容凄惨的大声嚎叫起来。

    晏妍姝和晏玉姝跪在名叫小火和雪雪的两头龙獒身边照顾着,眼中红通通的,泫然欲泣。

    公良一脸懵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眨眼功夫,这些家伙就成这样了?

    不由往站在旁边的晏静姝问道:“怎么回事?”

    “公子,它们也吃了桃子。”晏静姝解释着,又好奇道:“公子,它们是不是中毒了?”

    “不是,是桃子太难吃了。”

    “难吃?”晏静姝不解道。

    “嗯,真的超级难吃,难吃得你想把心肝脾肺肾全部吐出来。你若不信可以去试下。”公良无良的建议道。

    晏静姝连忙摇着头,明知道难吃她又怎么可能去吃,她又不傻。不只如此,她还特意吩咐两个妹妹不要吃桃子,要不然公子和米谷它们的样子就是榜样。

    本来看到漫山遍野的桃子,晏妍姝和晏玉姝也想摘个尝尝。

    此时听到姐姐的话,想到公子他们刚才的模样,顿时吓得没了想法。

    公良刚刚吃过山桃,知道四头龙獒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就从空间取出四颗天香灵果往它们嘴里各塞了一颗,四头龙獒才慢慢好转起来。

    等它们恢复正常,公良就带着大家在山谷中逛了起来。

    此时谷中桃林虽无桃花,但漫山遍野桃树上结出的鲜红山桃,看起来倒也赏心悦目。

    公良一边欣赏林中景致,一边突发奇想:这山桃这么难吃,是不是可以拿来做点什么东西?比如给人下药,不需要将人毒死,只教训一下,让人感受到痛苦就行。或许这东西也能死人,只是量比较大,而且要提纯才行,但估计被这东西毒死会非常痛苦。

    想想那股沁透五脏六腑的酸苦涩,公良自己都感觉不寒而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