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大恐怖
    茫茫林海,漫无边际。

    若非公良透过小鸡视野,确认大城就在前方,他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坚持走下去。

    这就像在沙漠一样,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漫漫黄沙。鬼知道在两座山丘之后就有一处古堡,里面还住着几户人家,更不知道再远一点,还有一条宽阔公路。

    所以,有时候不是我们不聪明,只是身在其中,晕头转向,哪里还能够分辨得出。

    公良也是如此,好在有小鸡在上空引路,不至于让他迷失方向。

    有小鸡在,他只需要抱着小家伙米谷,晃晃悠悠的坐在黑猛犸多吉背上,慢慢前行就成。

    盈儿也坐在如同兔子般的灵宠虫虫身上,一蹦一蹦的跟着多吉。文嘉没有坐骑,只好靠两条腿走路。但他速度不慢,脚下有风,走的是悠哉悠哉。

    “欧呜”

    忽然,走着的多吉轻轻叫了一声,竟然停止莽野开辟树木前进的步伐,慢慢的轻轻的,小心翼翼的从树林中往后退去。

    “怎么了?”公良奇道。

    多吉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只是心中感觉前面有大恐怖,不能过去。

    公良好奇,就让小鸡往前面林中望去,但却没发现什么诡异的地方。等等,好像有一处,那就是前面林中有一块地方没长任何树木,只有一片肥沃的土壤。

    在这种到处都长了树,要嘛就是长了草的林中出现这种情况,未免奇怪。

    他就让小鸡飞低一点,自己透过它的视野,往下望去。

    只见那块肥沃的土壤上,长满了毛毛的东西,如同霉菌一般,风动它动,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

    观察一阵,也没什么发现,就让小鸡往上飞去,免得发生意外。

    动物感觉一向灵敏,尤其是黑猛犸多吉这种传承上古的真种血脉,对于危险,更是有超乎寻常的敏锐感应。所以公良相信它,既然它说前面有大恐怖,那就是有。

    当下也不往边上绕行,直接让它往后退去。

    “怎么不走了?”文嘉奇道。

    “小声点,去后面再说。”

    公良不管他和盈儿听不听,就让多吉转身,往来路走去。

    文嘉和盈儿也不是傻子,连忙跟上。

    走出一段距离,公良才让多吉停下,对两人说道:“前面可能有危险,我不打算从那过去了,你们是打算自己走,还是继续跟在我后面?”

    “跟在你后面。”文嘉很聪明。

    跟在公良后面,不用自己开路,也不用提心吊胆的担心林中猛兽来袭,干嘛要自己独行?

    盈儿虽然还在生公良的气,但听到他的话,也跟着点了点头。

    有人陪伴才好,起码不用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山林中走,害怕林中的无尽黑暗和潜藏的危险。

    见他们还要跟自己,公良就好人做到底,让他们跟。

    于是,他就带着米谷和圆滚滚它们跳下多吉,然后把它和两条龙獒收入空间,将小鸡唤下来坐上去,并让文嘉和盈儿两人也上来。

    小鸡不开心的“啾啾啾啾”叫了起来。

    它有两个声音,一种是威猛的“嘤啊”,一种是娇小的“啾啾”,一般都是和妈妈公良说话才这样。

    这时候它委屈极了,它的背上怎么能坐除了妈妈和好朋友以外的人呢?

    公良安慰它一下,说只要送他们前进一段距离就行。

    听到妈妈的解释,小鸡勉强同意,但表示只载他们到前面,再远就不行。它是妈妈的坐骑,怎么能够载别人?

    它是金翅大鹏雕,身上有鹏雕的高贵血脉,骨髓中有属于自己的骄傲,公良也没勉强。

    “你们坐好,小心点。”

    公良吩咐了下坐在上面的文嘉和盈儿,就让小鸡起飞。

    小鸡振翅而起,以四十五度角疾速攀升,往上飞去。

    公良他们是坐惯了,文嘉和盈儿却从来没领教过小鸡如此威猛的飞翔姿势,猝不及防,身子一滚,就往下滑去。若非公良眼明手快抓住两人,估计早就摔下去了。

    “小心一点。”

    等他们坐好,公良就放开手。

    文嘉果然不是简单人,坐好后,立即放出一层罡罩挡住不停刮来的迅猛疾风。

    盈儿什么都不用做,那灵宠虫虫已经变大身子,坐在前面为她挡住猎猎狂风。

    小鸡回头看了一眼,它最不喜欢不是好朋友的兽类坐在身上了,若非答应妈妈,它早就把这大兔子给赶了下去。

    飞过黑猛犸多吉所说的大恐怖上空,公良低头观察了一阵,却什么也没发现,只好作罢。

    守护公良的明面道兵,和记录一路言行的起居人从公良等人离开的地方现出身形,都对公良所说的危险感觉困惑。前面到底有什么东西,竟能让他如此紧张?

    不只如此,他们还发现,连他坐下的上古真种也是害怕不已。

    要知道这可是传承上古血脉的真种,连它都如此,前面的东西倒让他们好奇了。

    两人对视一眼,道兵起出神兵,道:“我去看看。”

    “嗯”

    道兵手持神兵慢慢走入林中,起居人腾空而起,在他上面守护。

    虽然境界高过公良很多,可道兵也不敢马虎。走了一段,进入多吉未开辟的树林时,开始慎重起来,神识外放,将树林中的所有事物一一映照脑中,即使是一只微小的昆虫也不放过。

    一步一步,铠甲和身体的重量压得地面枝叶咯吱作响,树林中透出一股让人窒息的凝重气息。

    终于,走出树林,前面出现一片好像长了霉菌的黑色肥沃土地,好像也没什么危险。

    道兵脚步一抬,就要踏上去。

    脩然,风动,肥沃土地也跟着如浪涌动。

    一瞬间,道兵只觉无尽的危险,一股大恐怖从四面八方压来。只是眼前却偏偏没有任何能对他造成伤害的东西。可那经历过无数生死杀场历练出的直觉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这里非常危险。若不小心,就会身殒,化为灰灰。

    “唔,不对。”

    倏然,道兵脚下一顿,窜上高空,对起居人喝道:“快走。”

    起居人见他如此慎重,迅即离开。

    下面好像长了霉菌的黑色肥沃土地突然飞速蠕动起来,顷刻间化成一道长蛇,爬上巨树,盯视着两人离去方向。良久,才又重新返回地面,化成长了霉菌的黑色肥沃土地。

    林中,复归平静,刚刚的事好像从未发生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