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毛绒绒的圆球
    云空之下,道兵看着爬上巨树,又回到地面的东西,皱眉道:“这到底是何物什?”

    “没听过。”起居人摇摇头,手中笔疾速在簿上写了起来。

    道兵没看,只是望着下方丛林,看着那片肥沃黑土地,眉头皱得都快揪在一起。

    过片刻,他忽然飞入远处山林中,抓出一头活兽往那片土地扔去。那土地突现一口黑洞,将活兽吞没。活兽开始还挣扎几下,但迅即往下沉去,消失不见。

    道兵看得倒吸了口凉气,“如此危险之物竟距我宗不足千里,为何从未有人发现?”

    起居人皱眉,此事确实诡异。

    思索良久后,道:“此事已非我等所能掌控,上报诸位峰主定夺吧!”

    “也好。”

    道兵冲天而起,顷刻间穿破重云,来到云空之上,就见九峰峰主盘坐于云层之上,一众子弟侍立于后。

    不敢马虎,道兵连忙上前见礼道:“端木铸拜见诸位峰主。”

    九峰峰主摆摆手,表示见过。

    “你不在那些新进弟子身边,来此何事?”东蒙仲弓问道。

    端木铸连忙将自己看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并指着那肥沃土地道:“就是那边。”

    “还有这等事。”

    东蒙仲弓和另外八峰峰主对视一眼,往下望去。只是看了片刻,也没有发现任何玄奇之处,不由伸手抓去。顿时,一只真气化成的无形大手出现在宛如长了霉菌的肥沃土地上空,探入其间,抓起一把土壤。

    倏然,遽变。

    肥沃土地猛然化成一头巨兽咬住大手,但大手是真气化形,又如何能够咬到。

    不过,抓在大手里面的土壤却被咬掉了许多,只剩下一小撮。

    巨兽看着那一小撮土壤飞速升空而去,不甘的望天长吼,但毫无办法,最终只能不甘的变回长了霉菌的土地模样。

    东蒙仲弓将抓上来的土壤用玉瓶装起,放在虚空让众人观看。仔细瞧去,才发现那小撮土壤并不是真的土,而是无以计数的微小虫子组成。

    这些虫子非常奇特,圆球形,全身毛绒绒,却无眼耳口鼻舌。

    虫子被关在瓶中,聚成一团圆球,开始在瓶子撞击起来,力量还蛮大,嘭嘭作响。

    只是瓶子坚实,没法撞破。虫子见此,就贴在瓶子上。

    东蒙仲弓发现瓶壁竟然一点一点的被这些虫子吞噬掉,连忙又施法在瓶上,免得被吃掉。只是心中奇了,既然这东西没有眼耳口鼻舌,又如何吃掉东西?

    “公仪兄,你可见过此物?”东蒙仲弓向鹤云峰主请教道。

    在他们九人当中,鹤云峰主见识最为广博,也是对这些兽禽虫蟊最有研究的人。

    “不曾见过。”鹤云峰主摇了摇头,说道:“但你可将此事上禀离堆山,想来山中长老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东蒙仲弓闻言摸了摸下巴长须,笑道:“我倒是把此事忘了。”

    当下,他就手书一封,扔进虚空之中。那手书瞬间化成一道流光,往远处飞去。

    蛇丘之主在旁说道;“这事还须让人来查一下,此地离我宗不过千里之距,应有弟子过来,怎么从未听人说过?难道都被吞了。我看,此事大有蹊跷。”

    “不管有无蹊跷,此事都要好好查一查。”溷山之主道。

    其他峰主也是点头认同。

    这里是考核新进弟子的地方,凭空出现这种不为人知的东西未免可疑,不查一查终究无法让人心安!

    千里之地,对大能者而言,转眼可至。

    东蒙仲弓等人还在讨论如何安排,脩见眼前出现一道人影。定睛一看,一个个赶紧起身恭敬拜见。

    “仲弓见过师叔。”

    “拜见长老。”鹤云峰主等人也赶紧上前见礼。

    “免了。”妙道仙宗长老长袖一挥,向东蒙仲弓问道:“刚才你手书中说的东西在哪?”

    “在此。”东蒙仲弓连忙将玉瓶呈上前去。

    妙道仙宗长老举瓶仔细看了一下,瞪着九峰峰主,不忿道:“你们这些人真是走了狗屎运,出门招收弟子竟也能遇到这种好事?”

    东蒙仲弓借着两人关系,小心问道:“师叔,这是什么东西?”

    妙道仙宗长老怒喝道:“不该问的别问,其它东西在哪?”

    东蒙仲弓知道这师叔脾气向来不好,连忙指着下方树林道:“就在那里。”

    妙道仙宗长老立即顺着他的指引往下飞去,到达宛如长了霉菌的肥沃土地上空。看了一下,手一指,肥沃土地附近地块竟然开始上隆,然后慢慢变小,被他收入衣袖之中。

    自始至终,那些长了霉菌的肥沃土地都没有变化。

    下一刻,妙道仙宗长老就又出现在九峰峰主面前,说道:“这次你们运气不错,待我弄出名堂,就送你们点宝贝,让你们法宝再上一阶。”

    “师叔所言当真。”

    东蒙仲弓问话的声音都有点发抖了。

    “爱信不信。”妙道仙宗长老“哼”了一声,甩袖而去。

    他走后,其他八峰峰主也没说话,更无神识交流,只是以眼神互相传递信息。等过一阵,溷山之主才小心的开口说道:“你们说长老说的话是真的吗?”

    “长老又怎会骗人。”洪崖之主粗声粗气道。

    溷山之主闻言,激动道:“他老人家骗的...”

    东蒙仲弓连忙施术将他口封住,半响才解开,“你想死啊!竟敢在背后诽谤长老。”

    “我...”

    溷山之主就要诉苦,可看到其它峰主捉眉弄眼的表情,只好作罢。在这里的人谁没被他老人家坑过一点东西,只不过他比较惨而已,谁让他溷山出产比较丰富,看他吃得像颗球就知道。

    道兵还侍立一旁,没有离开。

    东蒙仲弓挥了挥手,让他下去。

    飞下重云后,道兵才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刚刚长老到来险些把他吓死,幸好没事。

    呼了口气,他就去找起居人,继续跟着公良。

    公良骑着小鸡载着文嘉和盈儿飞过那片恐怖之地,在附近一座山头落下,就放出黑猛犸多吉继续往前走。宗门法度在此,不好破坏。飞一段距离或许没事,再往前飞,后果恐怕就堪忧了。他这可不想以身试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