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蟠桃枝
    “不只你们不信,当时我得到时也是不敢相信,但事实如此。”

    东皋君将上古蟠桃枝递给东蒙仲弓,他是炼丹大家,经手的天地宝物无数,自然能辨别出是否上古蟠桃枝。

    东蒙仲弓接过手,一缕神识往蟠桃枝探去。

    东皋君一边看,一边解释道:“最近我去探索仙庭遗迹,看能不能找到一些上古遗物。可惜遇到的都是支离破碎的断壁残垣,就没一处完整的东西。正要离去,却看到远处飞来一块十丈左右的碎石,石上有段腐朽不堪的矮墙,墙边一堆瓦砾中好像压着一堆东西。我就想,反正要走,不如看看。

    过去后,才发现那对瓦砾在久远岁月中,已被腐蚀一空,稍微触碰,就化成一片尘烟。

    当时要走,但想想既然来了,不如再看看,所以就取出东西扫了扫。

    清理去上面杂物,下面出现一处不大水窟,窟中静静躺着一截树枝。

    那窟中的水也不知是什么东西,虽已干枯,但硬结的土泥却还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稍微炼化,竟让我修为提升些许。我知道那是宝贝,就把水窟给收了起来,还有这截上古蟠桃枝。

    你们看,这就是那水窟的土泥。”

    东皋君心念微动,手中出现一块泛着青光的泥土,土中散发出一股十分清新的味道,闻一闻,几欲成仙。

    “可惜了。”

    长梧摸着长须叹道:“你发现的地方应该是上古仙庭栽种蟠桃的蟠桃园,水窟中的水应该是用来浇灌蟠桃的九天甘霖。那甘霖非同凡响,对凡人来说,就是洗毛伐髓的天地灵液,就算对我等也有所助益。可惜在无尽岁月中已经耗尽精华,要不然还能有点用处。

    这上古蟠桃枝应该是掉落在九天甘霖水窟中,受甘霖滋润,才幸免于难。”

    “确实如此。师尊您不知道,徒儿看到蟠桃枝的时候可不只这一截,好大一枝。不过露在水窟外面的都已化掉,只剩水窟这一截了。”

    “一些生灵,当遇到危险,就会用断臂或者断尾求生的方法逃过一劫。这上古蟠桃枝生具灵性,何尝不是如此。估计你再晚遇到,它会更短。因为它会慢慢丢弃头尾,将最精华的部分保留下来,等待生机。”

    公良在旁听了,都无法想像,一根树枝竟然也有这般心机。

    长梧察觉到他的心思,说道:“这是物种天性,在人亦然。”

    公良猛然想起,前世一些报道中,有身为母亲遇到车撞时,把女儿推开;有父亲遇到地震时,把孩子藏在身下,以免落石砸到,就像自己,遇到危险时,也会下意识躲避。

    这是一种本能,一种迫切求生逼出的潜力。

    想及此,公良点了点头。

    东蒙仲弓探入上古蟠桃枝中,从里面留存的信息确认了上古蟠桃枝的来历,收回神识,将蟠桃枝还给东皋君,道:“师弟真是好运气。”

    “我也就这点本事,要是有师兄炼丹本领,整天呆在洞府等人哭喊着送天材地宝过来就好,哪还用四处折腾?”

    众人闻言大笑起来。

    东蒙仲弓对东皋君的调侃不以为意,看着蟠桃枝道:“不过,这东西要想种出蟠桃恐怕不容易。”

    “这我可不管,那是师弟的事了。”东皋君一把将蟠桃枝塞在公良手里。

    旁边褚少孙看了说道:“要想种出蟠桃,恐怕师弟还要将水窟收来的土泥给师弟才行。那土泥与蟠桃枝同是仙庭之物,又蕴含滋润蟠桃枝的九天甘霖,用来种植蟠桃,最是合适不过。”

    “啊...”

    水窟土泥中含有九天甘霖的气息,虽然很淡薄,但用些方法还是能聚在一起,到时炼化就能提升修为。

    东皋君有点舍不得,但褚少孙既然说出来,他这个师兄也没那个脸皮藏着,就把水窟从储物戒中取了出来。

    “师弟,这水窟你也拿去。”

    “多谢师兄。”

    水窟不是很大,大约一丈左右,公良看了一下,就和蟠桃枝一起收了起来。

    东蒙仲弓看他一脸肉疼的样子,笑道:“一点东西而已,有什么好舍不得。刚好最近炼了一炉黄芦子,送你几粒。”说完,就取出一瓶灵丹扔了过去。

    东皋君连忙接住,打开闻了闻,只觉全身清爽。连忙重新盖上,免得药气流失,又不免叹道:“还是师兄好,随便炼炼就有丹药服用,早知道我也学学炼丹了。”

    众师弟听得大笑,别人不清楚,依他跳脱性格,坐一刻就好像要命般,哪有那个心思去炼什么丹?

    长梧抚须笑了笑,道:“公良以后就是你们九师弟,有什么事要互相照应一下。”

    “请师尊放心。”

    工偻佚名等人连忙说道。

    “那就好。”

    长梧欣慰的点了点头,道:“公良,入我门中,虽有为师照拂。但你不可恃而生骄,任性妄为。尤其是日后贤初接掌宗门,更要谨慎谦虚,以免牵累到他。”

    “公良不敢。”

    长梧也只是提醒一下,看了看殿中弟子,又说道:“你们师兄弟应该是为师门中最多的一代,为师之上,还有几位师伯。大师伯神曜,早已踏破虚空而去;二师伯成纪非烟和三师伯天璋早年进入无境天缺修行,到如今依然杳无音讯,好在宗内魂灯还在,应该安然无恙才对。

    你们四师伯法雄天资不佳,早已羽化而去。

    五师伯亓官心性淡泊,啸傲山林之中,不知所踪。

    为师排行第六,天资也是平平,只是心性尚可,才被师尊委以大任,接掌宗门。为师之下还有一人,喏,就是你们为老不尊的龙丘子师叔。”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见龙丘子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

    若非长梧提示,众人都无法察觉。

    龙丘子发现众人看来,顿时不满的瞪道:“有什么好看的。长梧,你是不是又在后辈面前编排我的不是了?”

    “你还需我来编排?门中谁不知道你性情。”长梧淡淡说道。

    龙丘子气得吹胡子瞪眼。

    忽然发现坐在一旁和米谷吃灵果的小胖墩豚儿,连忙走过去,谄媚叫道:“豚儿。”

    豚儿百忙之中,放下嘴边的青桑果,问道:“师叔祖,你又有宝贝给豚儿吗?”

    龙丘子哪有宝贝给它,不过眼睛转了转,说道:“今天没有,改日师叔祖送你个好玩的宝贝。”

    “喔...”听到没有宝贝,豚儿就又拿起青桑果吃了起来。这东西清甜无比,巨好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