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不会吧!这也有荔枝
    “唔...”

    .Ωa多吉开出来的路竟然不见了,而那些被推倒的粗大树木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眼前出现的只是一片完完整整,一株株、一排排井然有序的松柏林。

    “多吉,我们刚刚来的是这里吧!”圆滚滚蠢蠢的问道。

    “欧呜”

    多吉应着,确实是这里,方才来的路上还有它拉扯枝叶,走路的痕迹。

    “那就奇怪了?”圆滚滚转头四处望去,也没发现它们刚才开辟出的道路。

    “怎么了?”公良问道。

    “我们刚才来的时候在这里开了一条路,现在不见了。”

    “你确定是这里?”

    “嗯,”圆滚滚肯定的点着头。

    公良看了下,腾空而起,来到树林上空。放眼望去,是一片广袤丛林和一座座起伏山峰,根本看不到半点草庐的影子,更别说是圆滚滚所讲的路了。难道这东西还会自己长腿跑掉不成?心中存疑,他就到附近找了下,还是没发现路和草庐的踪迹。

    想了下,他感觉这里应该设有掩盖草庐行踪的阵法,要不然那么大一块地方,在上空不可能看不到。

    回到原地,公良向圆滚滚问道:“你现在还能感应到草庐所在吗?”

    “没有宝物感应不到。”圆滚滚摇了摇脑袋。

    这憨货,紧要关头总靠不住。

    幸好公良还有备用方案,转头向小家伙说道:“米谷,你看看前面有没有草庐。”

    “嗯嗯,”米谷点着头,腆着小肚肚,傲娇的望了圆滚滚一眼,好像在说,关键时刻还要看偶才行。

    圆滚滚转过头去,都不想看她。

    米谷示威了下,才扇着翅膀飞到粑粑头上,手搭凉蓬往远处望去。眉心竖眼乍现,放出一道无形无影的玄奥射线,穿破空间,透过丛林,将远处事物一点一滴映入眼中。

    “粑粑,那边有屋屋。”米谷看了一会儿,指着前面说道。

    公良闻言,立即让多吉往前走。

    多吉随即如推土机般,铲倒粗大松柏,往前行去。

    既然林中有阵法,那肯定有猫腻存在。所以走了一会儿,公良又让米谷看一下草庐所在,发现多吉走的方向竟然偏移了几米,连忙让多吉转移方向。就这样,一边走一边观察方向,走了许久,才离开树林,到达草庐。

    连续使用竖眼,米谷累得够呛,连忙取出两枚生灵蛇胎犒赏自己一下,馋得旁边圆滚滚猛吞口水。

    好在它也有,跟着拿出一枚吃了起来,顺便给小香香一枚。

    到了草庐,公良并没有马上走过去,而是转头看着来时方向。

    观察了一阵,他就走到丛林边上,手持大狗腿往倒下的巨大松柏砍去,“嘭”的一声,重重砍在树上。手上不停,抓起大狗腿,又往下一株松柏砍去。倏然刀身一划而过,竟没砍在树上。

    公良伸手摸去,才发现松柏是虚幻的,没有实体。又试了几株,发现有真有假。

    也就是说这阵法是实中藏虚,虚中有实,怪不得这么难找。

    只是为什么方才圆滚滚它们离开后,树林又恢复原状呢?

    公良百思不得其解,干脆不再想,转身往草庐走去。

    草庐前是水塘,塘水清幽,不深。公良望了一下,也不见有鱼,都不知道里面养着什么。看了一下,就打算继续往前走。忽见塘泥中钻出一条青鳅,露出水面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后,又钻回泥中。

    青鳅一指来长,瘦瘦小小,如同泥鳅般。

    但背部微青,嘴边长着六根细小长须,看起来好像长着胡子的小孩,非常搞笑。

    这种青鳅生长在高山深壑中的活泉之中,极是难得。

    公良自焱部到大荒,再到东土,一路上也不过才见过一次这种东西。

    青鳅白日间都藏在厚厚的淤泥底下,待到明月高升起时,才会露出水面吞吐秽气。

    公良发现塘中有些青鳅竟然还是灵种,顿时来了兴趣。随即将那些灵种收入小灵湖中养,另外还弄了些凡种放在湖泊中,另外还抓了一些放在木桶里面,打算晚上回去炸。

    这东西用醋腌制后,炸起来味道喷香酥脆,想一想就让人流口水。

    收了青鳅,继续往里面走去。

    他没有进屋,而是先绕草庐转了一圈,看到那零零散散种在房屋周围的几株果树,眼睛瞬间瞪得如铜铃大小。

    他看到了什么?简直不敢相信,竟然是荔枝!

    还有,那是什么,龙眼,有没搞错,他竟然看到了龙眼?

    他从焱部来到妙道仙宗,也不知走了多少里路,路过多少地方,但形似前世果物的东西比比皆是,就是从未见过和龙眼、荔枝相像的,没想到今日竟然全看到了。

    草庐中的龙眼和荔枝各有三株,每一株枝干都粗大无比,苍劲非凡。

    如今正是开花结果时节,荔枝树上结出了一颗颗小小的荔枝,而龙眼则刚刚开花。

    公良本想把这几株果树都挖到空间里面种,但又怕它们没法长出果子,想了想,就各挖了一株。剩下荔枝、龙眼各两株。这样即使空间里面的荔枝龙眼都没长果子也没什么事。

    这两种果树只是凡种,公良想把它们培育成灵株。

    若要问千万种水果中,他最喜欢的是什么,无疑是荔枝和龙眼。

    苏轼曾说过:“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不过,他的境界还是太差。

    公良吃荔枝从来都是论筐的,一筐一筐的吃。当然,都是泡过淹水,要不然太上火。也不知道这荔枝是什么品种,合不合他口味。他最喜欢的品种是福建漳州的兰竹,这种荔枝甜度刚刚好,水嫩多汁,特别美味。

    至于龙眼,他喜欢的品种就多了。而且不管是新鲜龙眼还是龙眼干,他都喜欢。

    现在荔枝刚刚长出来,起码还要两三个月才熟,对喜欢吃荔枝的公良来说,日子有点难熬!

    又看了一阵,他才依依不舍的往后面园子走去。

    园中杂草丛生,但其中依稀长着几棵都快野化的灵蔬。

    公良现在有大量的灵蔬种、灵谷种和灵果种,对这些不感兴趣,瞄了一下,就往屋中走去。

    一进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幅龙飞凤舞的大大“道”字,和那幅“小憩自然凉,何幸今生来福地。修行勿谓苦,会当绝顶看朝阳。”的对联。

    公良感觉对联不错,就收起来,打算回去挂在自家屋里。

    堂中除了对联、字,还有案台,再没其它东西。

    公良扫了一眼,往左边屋子探去,是个集厨房和吃饭为一体的地方,没什么看头,又往右边屋子走去。

    刚刚进去,就见一具身着法袍的骷髅躺在木床上,看来这位前辈应该是在睡梦中仙去。那琴中留言,或许是这位前辈自觉时日不多,以防万一留下的遗言。

    不管怎么说,都是前辈高人,自己拿了人家东西,理当见个礼。

    公良上前恭敬拜道:“小子公良拜见前辈,若有打扰前辈清修之处,还望见谅。”

    米谷和圆滚滚它们在苍梧郡也不知见过多少骷髅,对这点东西根本不看在眼里,一点也不怕。

    拜过后,公良瞪了圆滚滚一眼,道:“你在草庐中不仅得到那么多宝贝,还接受了前辈传承,还不上前叩头拜谢。”

    圆滚滚蠢蠢的想了一下,感觉很有道理,就跪下“通通通”磕了几个头,一点也不含糊。

    等它嗑过,公良又道:“既然前辈让你收敛道身,就不能把他放在这里。我看后面园子不错,就在那边挖个坑,把前辈道身埋了,也算了了他最后心愿。”

    圆滚滚自然没什么意见,一切依公良所说的做。

    公良带它走到后园,除去园中杂草,挖了个深坑,将权仲常道身埋了,还堆了一座圆坟,前面写了个碑,上面刻着“前辈权仲常之墓。”下面刻着“大荒圆滚滚敬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