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小香香变怪物了
    公良虽然也喝了七色人参八珍鸡熬煮的汤,却没什么事。

    因为他放的七色人参才各一棵而已,八珍鸡也才三只,却放了一大鼎水下去熬煮。

    隗雄等人之所以那样,还是境界太低的缘故。若像公良这般境界,早就被身体吸收了。

    不过说来,即使他承受不住七色人参和八珍鸡熬煮出的精华,也会被果子空间吸收转化为精纯真气,落入洞天之中,壮大金丹,公良自己根本不会有事。

    他们这一行人中,圆滚滚喝得最多,好像有点醉汤。

    所以喝完后,就脚步踉跄的回帐篷里面睡了。

    只见它躺在柔软的兽皮毛上,肚皮一鼓一鼓。

    撑渡人所传的呼吸法门已经化作它的本能,一呼一吸间,周边灵气汇聚过来,化成两条白蛇往鼻中钻去。七色人参八珍鸡汤所蕴含的澎湃精华此时散发出来,一股股精气四处乱钻,但都被呼吸法门一一炼化,收入体内。

    一股股精气不断融入身体血液之中,好像打开了什么。

    霎时间,血脉之中,巨浪翻滚,一浪叠着一浪,一浪冲击一浪,不断往前涌去。但前面好像有道无形关卡,生生的挡住了这些不断冲击向前的滔天血浪,让它们无法前进半步。

    只是这些巨浪依然不停的往前冲击。

    坚挺的无形关卡被冲击得开始微微晃动,形势岌岌可危。

    圆滚滚脑中也不平静,一幅幅记录上古密事的古卷飞转,一个个、一句句、一排排它原本不认识的文字,清晰的印在它脑海里。当睡醒后再看,它豁然发现,自己竟能读懂那些字。

    只是它一向心宽体胖,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所以对这些突然出现在脑中的文字很少理会。

    米谷今天没有躺在粑粑肚肚上睡觉觉,而是小脸朝上,手脚伸展,毫无体态的睡在粑粑身边。

    七色人参八珍鸡汤的澎湃精华开始散发出来,冲击她的经脉,小家伙疼得皱起眉来。

    倏然,眉心竖眼出现,化成一道无冥漩涡,不断的将这些澎湃精华吸收炼化成精纯精气,再传入米谷体内。

    紧接着一股毒雾从她毛孔中钻出,将她重重包裹在里面,但迅即消失。

    小家伙皱起的眉头慢慢散开,甜甜睡去。身体得到这么多的澎湃精华,小家伙的翅膀伸展起来,似乎更加坚硬了。而她的个子也长大了一微微。但也只是一微微而已,根本察觉不到。

    不过,她的身体看起来更加健壮,更有力了。

    小香香趴在圆滚滚身上,七色人参八珍鸡汤发散出来的澎湃精华在它体内肆虐,让它非常难受,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作为好朋友的圆滚滚早已陷入深层次睡眠当中,毫无所觉。

    倏然,一股巨大的疼痛从尾巴边上传来,小香香睁眼望去,就见粉红色的蓬松尾巴旁又再长出一条尾巴。这条尾巴吃最开始的一点点大,变得和前面那条一般。

    小香香也不知怎么回事,吓得赶紧将这第二条尾巴藏到屁股下面,生怕被人发现。

    它没发现,自己也长大了不小。

    小鸡吃完东西,飞到附近一棵可以望见山谷的巨树上休息。

    蓦然,七色人参和八珍鸡蕴含的澎湃精华散发出来,不断冲击它的身体,让它的皮肤变得一片血红。痛,痛,痛,小鸡再也忍不住,振翅而起,冲入云空,任那刺骨罡风迎面吹来。

    澎湃精华遇到刺骨罡风,开始收缩回体内。

    刺骨罡风顺着澎湃精华的线路追击进去,冻得小鸡打了个哆嗦,但它无所畏惧,依然翱翔在罡风之中。

    渐渐地,刮骨罡风和澎湃精华交缠在一起,化成一股股精气融入小鸡体内。

    蓦然间,一股悸动从血脉间传来,只见血脉之中,一头金翅大雕不断的往一头弱小鲲鹏扑去。鲲鹏不甘示弱,时起时伏,不断的在金翅大雕身边游走,时不时快速出现攻击金翅大雕。在如此一面倒的情况下,金翅大雕竟连续被攻击几次,身体也变小了一些,而弱小鲲鹏却壮大几分。

    小鸡外形也有了变化。

    一双神目炯炯,顾盼之间,散发出凛然神威。一对翅膀变得更加广阔巨大坚硬,背部微隆,俨然一派雄猛之姿,一双利爪和喙嘴更泛出一股凛冽寒芒,威不可言。

    多吉喝了不少七色人参八珍鸡汤,但汤汁精华中蕴含的澎湃精气却很晚才散发出来。

    精华在体内流转,带动以前吃入体内的天材地宝精华,开始在体内环绕,最后聚在腹部,化成一道煌煌圣轮。

    “轰隆”

    耳边传来一声巨响,圣轮疾转,在腹部中辟出一处杳冥莫测的浑朦之地。

    刹那间,狂涛之音凭空出现,血脉间,一头真猛犸从血海冲出,往前飞撞而去。

    “嘭...”

    一声震天鼓响,眼前好似出现一片新天地,只见一头无匹巨大的真猛犸傲立在天地间,缓缓吐出一字真言。一句句渊奥文字随之出现脑中,多吉从未见过,但却明白它的意思,非常诡异。

    忽然间,多吉福至心灵,忖道:难道这是我真猛犸一族的真正传承?

    当下不敢怠慢,连忙澄心宁神,观看起来。

    对于这些,公良并未察觉。因为他已经进入果子空间中。现在白天他不敢进去,怕被人发现,只有晚上才敢进去看一下。

    即使如此,当他消失时候,位于空桑山的长梧也是睁开眼来。

    往山谷扫去,不见公良身影,倒发现米谷它们和隗雄等人身上的异状。

    皱了下眉头,随即出现在山谷之中,闻到空气中还未消散的七色人参八珍鸡汤味道,心中恍然,却又摇了摇头,道:“暴殄天物。”

    手一指,天上月华在上空凝成一片雨云,落下一阵清灵月露,穿入帐篷,落入众人体内。

    米谷它们和隗雄等人受清灵月露滋润,身上因澎湃精华冲击而受损的身体逐渐修复。

    长梧站了片刻,见公良还未回来,就回了空桑山。

    谁知他一回去,公良就又出现。

    “这小东西倒是有几分际遇。”长梧摸了摸长须道。

    公良对这一切全然不知,他只是进入空间看里面荔枝和龙眼的情况。那一株已然结果的荔枝和刚刚开花的龙眼被孪生双芝兄妹照料的不错,不仅没有掉果和落花的情况,还显得生机勃勃,另有一方面貌。

    若他知道,孪生双芝兄妹为这两株果树,浇灌了两滴先天原液,也不知道会不会吐血。

    不只这两株,凡是感觉对的,两兄妹都会用先天原液。

    在它们眼中,没有贵重与否这个概念,只有能不能用,适不适合用而已。

    好在空间中的七色人参已经长出了一大堆,要不然公良要知道这情况,估计真的会吐血。

    一夜无梦,翌日醒来,已是艳阳高照。公良想到还要去雷祖洞,连忙起身洗漱。米谷也醒了,看到粑粑要起来,就撒娇的抱着粑粑的脖子蹭着脸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