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肉疼 四相聚灵防御法阵
    呆立半响,公良回过神来,说道:“长老,没想到您天工院竟能号令神祇?”

    “哈哈哈”

    年长老笑道:“若是上古那些有着无上神力的先天神祇,我等自然不敢,但如今宗内神祇不过是宗门故去子弟修行而成,要不然就是宗门敕封的鬼神,有何不可?

    不过,招其前来,也不是平白办事,还需付酬劳,要不然谁会帮忙。

    不要以为鬼神就可以随意召唤,事情总要互惠互利才行。”

    公良闻言心头了然,妙道仙宗里面这些神祇,并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存在。而是相当于管理者,专门负责山川河流之事,像那敖奇,就是专门管理望渊河。

    望着不断攀高的城墙,公良有点担心道:“长老,您这城墙以后不会又缩回去吧!”

    “怎么可能?”

    年长老好像听到什么荒唐话般,瞪眼道:“这城墙材料乃是我天工院弟子采五金之英花费无数力气炼制而成,坚若金石,固若金汤,牢不可破,已算得上是法器。虽然粗糙,但也有些威能,怎可能如此不经用?

    你看看那四座城楼,就是阵法所在。

    一旦发动,四周就会有灵气汇聚过来。

    到时阵法吸收灵气运转,生生不息,无须消耗灵石,就能为你提供修炼灵气,滋养土地,可谓一举多得。

    不只如此,我还将这阵法勾连宗门大阵,一旦有超过阵法威力的兽禽前来攻击,就会引动宗门大阵轰击。

    为了这座城墙和阵法,老夫可是花费了无数心力物力,前几日你给的那点东西可是有点不够。”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年长老说出这话的时候脸色竟然微红,但公良并未发觉。

    年长老也是无奈,上次从公良这边拿了酬金回去,就四处显摆,结果被一众好友抢去大半,只剩下可怜一点,根本不够用。又不好明目张胆追加营造资金,只得用尽心力将山谷营造好,这时才好加钱。

    “不知还须多少?”公良问道。

    年长老矜持道:“本来修行人最忌一个‘贪’字,但此次营造实在所费甚多,不得不加。看在贤初的份上,老夫算你实惠一点,就上次那些再来一份!不过天香木心要十方。放心,老夫出手营造之物,绝对物超所值。”

    不用他说,单单看围住山谷的一面面高大城墙,公良就感觉值这个价钱。

    于是,他就从空间取出先天原液十滴,火灵浆二十滴,青桑果十颗,五色稻米百斤,天香木心十方。

    上面做事的天工院众人看到公良取出的东西,手上速度顿时加快几分。

    因为那些酬劳也有他们的份。

    年长老收起东西,不知道是不是觉得不好意思,还是想要自己营造的东西让公良感觉物有所值,指着高耸的城墙说道:“你看那东南西北四座城门楼,里面都有我让人专门打造的居室,住在上面,居高临下,可一览我妙道仙宗胜景。届时,西览晚霞,东看朝阳,北望飞崖长空,南观高峰云海,岂不妙哉。”

    公良看着停止伸展的城墙,想到那幅情景,向往至极。

    年长老见城墙筑好,就说道:“走,老夫带你上前瞧瞧。”

    随手一扫,公良和米谷、圆滚滚一起,被他带上城楼。

    那些人筑好城墙,就飞到山谷中,凌空而立,放出一道道火焰,焚烧谷中杂草,一时火焰熊熊,浓烟直冲云霄。有些筑窝在杂草丛中,或者藏在里面的飞禽走兽纷纷逃离,往附近山峰跑去。

    公良放眼望去,看着被城墙包围的山峰,惊讶道:“年长老,这城墙是不是把地界圈得太大了?”

    原本他的想法是是把山谷,和围在山谷东南北边上的一座山峰围起来。

    但现在天工院围起来的何止是一座,分明是一大片。

    年长老说道:“反正是围,大小都一样,还不如多围一点地养东西。以前稷老头没这条件,现在你有为何不多围一点,宗门又不会要你什么?到时你可以谷中种田,山边种果,林中养兽禽。只此一项收入,就够你修炼所用,不用像其他人般辛苦狩猎,四处寻找机缘。”

    虽然公良知道他说的有道理,但听起来怎么感觉怪怪的,好像自己来妙道仙宗就是专门当农民、养殖户一样。

    凌位于山谷上方的天工院众人放火烧了谷中杂草后,就又御使法术,将地犁了一遍,把草灰压下。

    又有人从灵泉边上,挖了一条沟渠通到谷口,让整片山谷田地都滋润在灵泉水域之中。

    年长老在上面看到天工院众人的动作,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头对公良说道:“以后这条沟渠可以拿来养鱼虾,凡是灵物,门中都有人收购,上乘者灵石不菲。”

    “多谢长老指点。”

    不一会儿,天工院众人就将灵田犁好,沟渠挖毕。

    年长老见此,就带着公良进入城门楼中,在大堂中间一处缕刻着美丽纹路的地砖上一按。

    地砖往下落去,升起一座兽吞宝鼎。

    “这座大阵名换‘四相聚灵防御法阵’,必须以地、水、火、风,四种灵石开启,启动阵法的灵石老夫已经备好,但有一事老夫得事先说明。”

    “长老您说。”

    “这开启阵法的下品灵石乃是老夫附赠,可如此一来,阵法就无法达到至上之境。要想让阵法达到完美,就需要消耗更高品级的灵石,比如中品、上品,抑或是灵髓。只是如此一来,所费甚多,我天工院无法赠送,需得你自己找来灵石,或者向老夫换才行。”

    公良没想到还有这事,不由问道:“若是向您换,又该如何换取?”

    “那要看你换什么。”

    “灵髓呢?”既然要换,公良自然要用最好的。

    “那可得要好东西才能换,寻常之物根本无法换到灵髓。”年长老摸着颔下白须说道。

    公良闻言,想了想,取出一坛灵蛇酒来,“长老您看,这是千年灵蛇酒,可够换一颗灵髓。”

    年长老打开封口闻了闻,一股精纯灵气和醇和酒香从里面飘出,馋得他差点直接流出口水,连忙封上封口道:“虽然这千年灵蛇酒不错,但只此一坛就想换一颗灵髓,还不够。”

    公良又取出一百坛灵蛇酒道:“若再加上这百坛灵蛇酒呢?”

    年长老检查了一下,点头道:“如此可换一颗。”

    说真的,用这些好不容易存下来的灵蛇酒换一颗灵髓,公良很心痛。

    要不是自己以前得到的灵髓都融在一起,形成空间灵泉来源,他都想直接从孪生双芝兄妹所在的灵髓上砍下一些来用。

    公良想了一下,又拿出一串天香木心制作成的珠子。

    这珠子不像他先前拿来交易的那些天香木心,而是从操蛇部得到的最古老的天香木心制成,一拿出来,就有一股淡雅、隽永的醇香从中飘散而出,让人仿佛修道于深山之中,不染俗尘,是那么的悠闲、惬意、恬淡。

    “不用说了,这手串换你一颗。”

    年长老闻到香味,都不用公良开口,就直接抢过去收入衣袖中。

    公良肉痛的要命,要知道这天香木心制成的珠子可真的没多少了。

    以后真的不能拿来换东西,太不值。

    空间可以拿来换的东西很多,但他都舍不得,想了想,就问道:“年长老,用青桑果换如何?”

    “青桑果?倒也可以,三百换一颗。”

    青桑果属于可再生长之物,公良一点也不心疼,随即拿了出来。这些青桑果不知道能炼出多少丹药,一转手就可以换无数东西,年长老觉得这个买卖做得合算。

    已经换了三颗灵髓,公良实在是不想用自己收藏的东西换,因为每拿出一件东西就感觉割肉一般的痛。

    所以,他打算拿些空间里面比较多的东西来换,但想了一下,好像又没有合适换灵髓的东西。

    忽然,眼前一亮,在神庙之时,那些东土人为了血铜不惜拼死一战,想来对他们应该很有用才对。

    于是,公良就取出一块血铜锭。

    “血铜精。”年长老惊叫道。

    旁边天工院众人更是眼冒精光,有的怕年长老不换,还大着胆子上前拉扯他的衣袖。

    公良感觉自己这步棋下对了。

    “换了。”

    年长老挥手收起血铜锭,取出三枚灵髓交给旁边三人,让他们到东南北三座城门楼将灵髓放上,准备启动阵法。

    公良看到只有婴儿拳头大小的灵髓,不满道:“怎么这么小?”

    “你还想多大,有这么多灵髓已经不错了,你还想如何?”年长老没好气的说道。

    公良自己得了好几块灵髓,所以不将这点东西看在眼来。但在人口众多的东土,修行之人多如牛毛,吞吐灵气众多,导致能蕴育出灵石的灵髓十分稀少。要不然年长老也不会要公良拿这么多东西来换。

    不一会儿,三人放好灵髓回来。

    年长老从衣袖中取出一颗灵髓放入兽吞宝鼎之中,然后飞身而起,飘于山谷之上,手做玄诀飞转。

    刹那间,东南西北四座城门楼上,升起一根根巨大光柱,交叉在山谷上空,向两旁伸展出一片光罩,将山谷笼罩在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