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芝母
    清理干净灵地,公良又让多吉把地重新翻了一遍,然后取出息壤将落入凡品的灵地重新化为上品。

    要不然单靠山谷灵气滋养,也不知何时才能重进品级。

    处理好灵地,他也不急着种下灵株,打算让灵地再蕴养一阵再动土。

    不过,在此之前,可以先将上古蟠桃枝种下。当他要取出来时,突然想起放在空间中的木禾种子。木禾乃是世间难得之物,空间灵气不足无法种,但在妙道仙宗却不用顾忌这些。他很想看看木禾长出来会是什么样子。

    “嗷嗷...嗷嗷...”

    正思考间,四头到处乱跑的龙獒声音忽然从附近林中传来。

    紧接着就见一头屁股长着一片白毛,嘴中伸出一对獠牙的白臀鹿惊慌失措的从林中跑出来。

    白臀鹿约有一米多高,被四头龙獒追得狼突豕窜,狼狈无比。

    公良没想到城墙围住的林中还有如此兽类,生怕踩坏灵田,就取出玄元戟,准备杀上去。比他更快的是米谷,一看到白臀鹿,立即取出随心如意擎天柱,咻的一下飞过去,举起随心如意擎天柱轰下。

    “嘙”

    毫无意外,白臀鹿脑袋被砸得稀巴烂,连带着半边身子也被砸入地中,成了一堆稀烂肉糜。

    真是太暴力,太惨烈了。

    公良摇摇头,走上前,把白臀鹿扔进小黑水池中分解。

    没想到林中还有这么大的兽类,也不知道有没有其它猛兽。

    当下,他也没急着种东西,直接带着米谷它们走进林中,清剿还藏在树林里面的凶禽猛兽。这不清理不知道,一清理才发现林中藏了不少兽禽,但都是比较弱小。毕竟这里处于宗门弟子入口通道,有强大的早就已经被消灭掉。

    有对气味非常灵敏的圆滚滚在,潜藏在林中的兽类一一被找出来。

    米谷还发现了几处蛇窝,直接给端了。

    现在她已经对这种低级毒物不感兴趣,有也是那种超毒巨毒的毒蛇。

    现在她有好几种获取毒液的方式:一种是公良在空间给她种的毒蘑菇,一大片花花绿绿乌漆妈黑,各种颜色各种样子,从各地挖进来的各种超级巨毒蘑菇;一种是不死神幡上收取毒物凝聚出的毒液;一种是公良以前挖来的毒灵石。

    这些都是巨毒之物,比较适合小家伙逐渐挑剔的口味。

    至于喜欢吃蛇的毛病,现在被公良层出不穷的美食治得差不多,都很久没说要吃长虫了。

    清理山谷边上的丛林不过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公良带着米谷等人,前呼后拥,差不多一天时间,就清理得一干二净,稍大的猛兽都被他们击杀,只留下一些相对温顺的兽禽在里面。

    清理完后,公良回到灵田。

    山谷内的上品灵田乃是以前流传下来,即使过了这么久,灵气也没流失多少,蕴含的灵气极其充沛。

    公良想了想,就决定先种木禾,上古蟠桃枝则打算种在山上。

    但山上灵地还需滋养,只能先等一等。

    公良从空间取出装着木禾种子的盒子,里面硅化如玉、质地晶莹剔透、光亮通明的木禾种子,依然和以前般宛如墨玉,漆黑如墨,坚致温润,纹理细致,光洁典雅。

    木禾表面虽漆黑如墨,但内里却还蕴育生机,诸稽和孪生双芝兄妹都说可以种,只是空间灵气太少不行。

    公良本来想直接种下,可又怕自己不懂毁坏这难得的木禾种子,所以就唤出孪生双芝兄妹。

    在这妙道仙宗里面,四相聚灵防御法阵之下,他倒不怕有人发现孪生双芝兄妹,产生什么不轨之心。

    要知道他也是有后台,有强大靠山的人,难道还有人真不怕死跑来找他麻烦?

    孪生双芝兄妹一出来,就绕着好朋友米谷“咿呀呀咿呀呀”的蹦蹦跳跳叫着。米谷也开心的拉着它们跳着叫着,还打算跟两个好朋友讲自己最近发生的故事。

    公良连忙打断它们聊天,要是让小家伙讲下去,那可就没完没了了。

    孪生双芝兄妹听到他要种木禾,直接手化根须,抓起木禾种子塞入地里,然后让公良放出绿树小呆。

    绿树小呆又名神柷,就像大荒部落的巫一样,有着神妙莫测之力,乃是天地间最为玄奥的物种。

    虽然表面看起无甚大用,傻傻呆呆,蠢蠢笨笨,但却天生神明,亲和草木精灵。频死草木若能得其相助,便能重获新生,更能促使草木生长,神妙非凡。

    顶着一颗发光脑袋的绿树小呆被公良放出来,听到孪生双芝兄妹一阵“咿呀呀咿呀呀”的话,就慢慢走到种着木禾种子的所在,妖娆的舞动起来。

    那舞姿是以一种玄之又玄,渊奥莫名的韵律跳动,就像部落的巫舞一般。

    当舞跳到极致,点点荧光从小呆发光的脑袋上飘出,落在种植木禾种子的灵田中。

    木禾种子上,本来行将寂灭的生机开始充盈起来,焕发出无限生机。一股力量不断的在其体内积蓄,似乎在等待一个时间,冲出外壳的束缚,破土而出。

    绿树小呆跳完舞,停了下来。

    跳舞似乎损耗了它大量精力,让它看起来无精打采,走起路来都歪歪扭扭。

    孪生双芝兄妹早有准备,随手挥出几滴先天原液落在它身上,绿树小呆随即又精神起来。

    离堆山腰,一支如山巨大仙芝从悬崖边旁生而出,薄雾弥漫,隐隐约约,看不分明。

    仙芝盖上,殿宇重重,守卫森严,宫女出没其间。

    殿宇深处一座大殿中,公良先前遇见的那名魁梧高大、威武雄壮、虎膀熊腰,梳着一对如同锤子头发的粗壮女娘坐在柔软兽皮上,百无聊赖的摸着自家兵器。

    一名面容姣好,云鬓高髻的雍容华贵妇人盘坐在殿中主位上闭目休息。

    气质高贵,衣着华丽的嬴凰也坐在一旁修炼。

    一道道气息从雍容华贵妇人身上散发出来,被嬴凰吸纳进去,脸上缠绕起莹莹宝光。

    蓦然,雍容华贵妇人睁开眼来,竖眉喝道:“竟然有我家孩儿的气息,是谁藏了我家孩儿,难道想害我家孩儿的性命?该死!”

    脩然,身子消失。

    嬴凰睁开眼来,发现雍容华贵妇人不见,就向旁边粗壮女娘问道:“阿沙依,芝母去哪了?”

    “不知道,突然不见了。”阿沙依瓮声瓮气的说。

    片刻后,雍容华贵妇人出现在山谷四相聚灵防御法阵前。

    “如此阵法,也想难住本宫,可笑!”

    雍容华贵妇人伸手按在四相聚灵防御法阵散发出的光罩上,法阵爆发出一阵璀璨华光,分崩离析。

    “哼”

    雍容华贵妇人冷喝一声,踏入城墙。倏然心有所感,抬头望去,连忙往后退,一道天雷随即劈落,发出轰隆巨响。巨雷一道接着一道,雍容华贵妇人一退再退,应接不暇,竟无法进入山谷半步。

    脩然,一剑北来,宛如混沌初开神霆,劈破重重黑暗,重重空间,倏忽而至。

    雍容华贵妇人暗道不好,原地消失,片刻后现出身形,却发现还在原地,眼见剑来,吓得心胆俱裂。

    那剑直刺脑门,穿入神魂。

    雍容华贵妇人感觉神魂好像被割裂一般,痛得失声大叫起来。

    那剑从她脑中穿过,现出影迹,蠢蠢欲动,欲再次攻击。

    这时,一道人影出现,一股无匹威势汹涌压来。雍容华贵妇人吓得跪拜道:“求宗主饶命?”

    长梧冷厉喝道:“芝母,你不在离堆山修炼,跑来此处破坏阵法,意欲何为?莫非不知我妙道仙宗律令吗?”

    芝母连连磕头道:“宗主饶命,都是小妇心急自家孩儿性命,破坏阵法。小妇甘愿受罚,求宗主看在小妇对宗门有微末之功份上,网开一面。”

    “念你修行不易,此次就饶你一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依汝行事,当受七七四十九天割魂之苦。至于如何赔偿山谷主人损失,那就是你的事了。”

    “多谢宗主开恩,多谢宗主开恩。”

    “还不退去。”

    “小妇告退。”雍容华贵妇人狼狈退下,和她来时滔天气势一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待她离去,长梧回头看了山谷一眼,摸着长须道:“没想到这小东西身上还有这么多稀奇古怪之物。”

    长梧一步踏过城墙,进入山谷。

    对于公良身上不断出现的东西,他并不感兴趣。修行道上,有气运逆天者,有大功德者,有禀赋惊人者,有血脉超凡者,有悟性至上者,天才、奇才、怪才、鬼才无数。但这些人中,中途陨落者也比比皆是。修行路上,不管前面如何,只有走到最后,才能笑到最后。

    公良发现阵法出事,立即收起孪生双芝兄妹和绿树小呆它们。

    随后看到不断劈下的天雷,怕伤到自己,连忙跑到城门楼上躲避。此时见师尊到来,连忙上前拜见。

    长梧看着公良,点点头道:“你身体已经初得天雷之力,只要再过些许时日,就能进入雷坛,修行太初神雷。切记不可急躁,那玄华液要记得服用,免得损坏道基,对将来修行不利。”

    “徒儿明白。”公良恭敬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