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赔礼(上)
    离堆山,仙芝峰大殿。

    “噗”

    芝母悄然出现在殿中主座上,猛地吐出一口本源热血。显然,身体并不像她刚刚表现的那般无事,毕竟是伤了神魂。原本笼罩在仙芝峰上的薄雾悄然散去,露出萎靡之色的仙芝峰体。

    很少有人知道,仙芝峰就是芝母本体。

    本体依附离堆山,其实是在吸收离堆山的灵脉修行。

    妙道仙宗山脉乃是上古建木所化,附其修行,自有神妙。这还是她答应为妙道仙宗培育灵药才被允许,要不然纵使千刀万剐,身死道消,妙道仙宗也不可能答应。

    “芝母,您怎么了?”

    嬴凰从小随芝母长大,虽名为主从,实如母女,见她吐血,急问道。

    “无事,只是身有微恙,修养一阵就好。”芝母怕她担心,不敢透露太多。

    嬴凰狐疑的望着芝母,她刚刚离去明显还很好,一回来就成这样,肯定出了什么事,估计是怕她担心才不说。嬴凰身为帝女,乃是世间少有的聪慧女子,转瞬间就明白前因后果。只是芝母既然不想说,她也没再问。

    但又好奇道:“芝母,刚刚您说什么孩儿,难道您有孩子了?”

    “怎么可能,芝母是母灵芝,又没有公灵芝,怎么会有孩子?”旁边的阿沙依闻言瞪大双眼,大声嚷嚷道。

    虽然明知阿沙依人傻,说话就是这样直来直去,没头没脑,但嬴凰还是听得大恼,回头望去。

    本来还想说话的阿沙依顿时不再出声,只是嘴里嘟嘟囔囔的,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说是我孩儿也行。说起来,我已诞生无数岁月,因缘巧合之下悟性通灵,被鬼主点化,才证就大道。如此算起,当可为天下芝草之母,凡是通灵芝草,皆可算我孩儿。刚刚我就是察觉到有通灵的孩儿,心急它们出事才过去,谁知却触犯了宗门律令。”

    芝母苦笑道:“呆在山中太久,都忘了人间世事,将宗主都无法改变的宗门律令给忘了,也合该有此劫。”

    “咳咳...”

    “芝母,您没事吧!”嬴凰担忧道。

    芝母咳嗽了几声,以她如今修为应该不会出现吐血或者咳嗽之类的事情发生才对,显然刚才受伤不轻。

    神魂被割伤,实比**受伤来得严重,别看芝母说将养一阵就没事,其实修为会退后许多。

    “凰儿,你可知道那片山谷主人是谁?”芝母指着公良所在的山谷问道。

    她实在好奇,那山谷之主到底是何等存在,竟能让宗主亲自出手。

    “凰儿不知。”嬴凰摇了摇头,忽然看到旁边阿沙依。

    阿沙依性情憨厚,为人大气,乐于助人,在宗门中交游广阔,很受欢迎,尤其是在荒人之中,更有一大批的追随者。她整天到处跑,或许知道那山谷的情形。

    嬴凰就问道:“阿沙依,你知不道三山间那座山谷是谁在住?”

    “当然知道,宗门哪有我阿沙依不知道的事情?”

    阿沙依拍着胸膛说道:“那山谷主人你也见过,就是那次在宗门牌坊前,我跟你说过的大焱人。”

    “荒人?如此,倒也情有可原。”

    芝母点了点头,也只有大荒那古老的苍莽之地,才有可能出现她的族人后裔。要是在东土之中,恐怕稍有一点灵性就会被山中兽禽、人族给采摘去,绝不可能留到现在。如今想想,她实在后悔,刚刚不应该那么冲动。

    “芝母,你应该是去找大焱人受伤的吧!幸好他没请出荒神,要不然你就死了。”

    阿沙依虎着脸,好像有什么大秘密一般,低声说道:“听说来妙道仙宗之前,那大焱人在大夏遇到有人将荒人炼制成丹,就联合大荒诸部,设下祭坛,恭请荒神降临。我大荒最为伟大、天地间最圣明的灵感大荒神听从感召,自大荒而来,一脚踏破大夏护城大阵,一掌拍死大夏国运金龙,一指戳碎大夏帝宫,双目射出神光,一举灭掉祸害我荒人的三山五门。最后我神庙长老亲临,威压大夏帝主,更在大夏龙城设下分庙。

    这大焱人是大荒祖神祭典擂台的百连胜者,是我大荒百部精英,深受我大荒祖神青睐,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打杀的。”

    虽然离开大荒多年,但一说起大荒之事,阿沙依就自豪不已,好像是自己的事情一般,与有荣焉。

    阿沙依说完,从怀中取出一枚大荒神币吹了吹,放在耳边,仿佛听到了从大荒传来的苍莽气息,快活得笑开了嘴。

    听说那大焱人手中大荒神币很多,得想办法向他换几枚才行。据说用大荒神币熔铸成的大荒神像越大,拜起来就越是神明,越能护佑自身。她阿沙依一定要用大荒神币铸造出一尊妙道仙宗最大,最为神明的大荒神像祭拜才行。

    这事还是公良熔铸大荒神像引起,现在关于神像的事越传越神,越传越离谱,但对于荒人来说,凝聚力却是越聚越强。

    公良若听到这些事,估计会哭笑不得。

    芝母虽然已经是无上仙药,但毕竟是被点化,并非自行悟道,所以顶多只算是半仙之体。

    这种半仙之体,和那种受亿万之众景仰的亘古存在一比,根本不值一提。

    芝母心中暗暗庆幸自己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想了想,芝母说道:“凰儿,方才我心急孩儿之事,不得已坏了谷中阵法。你拿百株上等芝草去一下,代我赔礼。”

    “凰儿这就去。”

    “无须着急,明日再去就是。”

    “嬴凰,我也要去。”阿沙依眼睛一转,立即叫道。

    若能趁此机会进入山谷,和那里面的荒人混熟,到时候要多少大荒神币还不是随手就来。

    别看她平时傻里傻气,有时候也怪聪明的。

    翌日,当朝霞从东面城门楼上照进飞霞楼,公良已经带着圆滚滚和米谷在城墙上操练。这次小香香也加入其中,它练的是大焱部的火燚拳。

    火燚拳是取焱火形态创造出来,而小香香又会吐火,所以公良很单纯的以为,小香香应该修炼大焱火燚拳。

    他感觉小香香长大了,应该练点拳法防身。浑然没想到小香香是只狐狸,狐狸只要跑得快就好,哪需要与人正面对敌的拳法。

    小香香人立起来,很认真的练着。

    只是公良看它那毛毛的爪子捣来捣去,感觉怪怪的,心想改天是不是给它做个拳套,打起来才有气势。

    小香香最喜欢趴在圆滚滚毛绒绒的身上睡觉,现在被公良喊来练拳,也很无奈。但现在好朋友圆滚滚和米谷都在修炼,它不练好像有点不合群,只得凑合练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