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赔礼
    茶香四溢,满楼飘香。

    公良取出茶具,用灵泉泡了壶从蔡贤初家带的茶叶,请嬴凰品尝。

    茶香袅袅,茶色橙黄,茶韵幽幽,茶味醇厚。

    有人说:人生如茶,平淡是它的本色,苦涩是它的历程,清香是它的馈赠。

    有人说:浮生若茶,茶叶因为在水中浸泡沉浮才释放了本身深蕴的清香,而生命,也是在人世间遭遇一次次挫折和坎坷后,才会激发出人生那脉脉幽香。

    公良其实不懂茶,但能品尝出好坏。

    他也不是经常喝茶,但偶尔会泡上一盏,望着从茶盏中飘起的袅袅轻烟,闻着淡淡茶香,品那味中甘醇。

    他觉得喝茶的地点很重要,山野之中、高山之巅、山崖之畔,或者是一处雅致院落,有一二美人依偎,呢喃细语;或者是一名风情款款美人儿,半露酥胸,素手煎茶,那情、那景、那人、那茶,委实让人神迷。

    眼前虽然没有风情款款的美人儿煎茶,也无一二美人依偎,但却有一名绝代风华的女郎坐在一起品茗。

    公良忽然感觉那些所谓地点已然不再重要,眼前一人,足以比得上世间所有风景。

    “好茶,这应该是娥陵妤师姐家的玄兔茶吧!”嬴凰放下茶杯,口吐清香道。

    “玄兔?不知道。”

    公良摇了摇头,道:“我去师嫂家的时候感觉好喝,走时师嫂送了我一些,茶名倒是没问。”

    “这玄兔茶位于空桑崖间,以月露为生。只有在月圆之夜饱饮月露后采摘,炒出来的玄兔茶才最为甘芳清灵。”嬴凰说着,伸手指着茶壶中的茶叶道:“你看那叶子,像不像一头玄兔。若冲泡之时,你稍微细看,就会发现那茶叶舒展的样子,就像玄兔在水中奔跑,所以才被取名为‘玄兔’。”

    “原来如此。”公良恍然若悟的点了点头。

    “这玄兔茶极其难得,一年到头采摘下来才几斤而已,师姐一向不舍得送人。没想到竟给了你,看来师姐对你极为厚爱。”

    “哪里哪里,请。”

    公良又为嬴凰斟上一杯。

    两人一边喝茶,一边聊着,有娥陵妤这熟人为引。两人从生疏到熟悉,顺便拉了关系,叙了师姐弟情谊

    转眼,两盏茶尽,第三盏茶味转薄。

    嬴凰不再闲聊,开口说道:“昨日芝母因心急孩儿之事,破坏山谷阵法,特地派嬴凰过来赔个不是,还望师弟见谅。”

    “些许小事,何须挂怀。”

    “此事确实是芝母之误,所以着我送来百株芝草,作为赔礼。”

    嬴凰素手一挥,飞霞楼中出现几个藤篮,篮中盛放着品相奇佳的各色芝草,上面灵气充沛,宝光氤氲,不用细看,就知是难得之物。

    芝草带着的特有香气吸引了圆滚滚,顿时屁颠屁颠的走过来,在各个藤篮间看着。

    观察了一下,它很肯定的叫道:“公良,这些东西能吃。”

    “嗷嗷”小香香也露出头来,轻声的叫着表示赞同。

    公良直翻白眼,谁不知道这东西能吃,还用得着你说吗?

    原本他还想推让一下,但看到这么多上等芝草,人家又是好意,就收了下来。

    嬴凰专为赔礼而来,如今心意尽到,就带着阿沙依告辞离去。

    她乃是帝女,天潢贵胄,性情高冷,不善言词。公良说话时还能说几句,已是难得,让她在这里继续呆下去和他客套,根本不可能。

    阿沙依对此行很满意,因为她认识了滚滚。两人算是有了交情,以后来往就方便了,混进山谷第一步目标算是圆满达成。

    以她傻呼呼的性子,根本就没想到圆滚滚是否感觉和她有交情了。

    送走嬴凰她们,公良走到山谷种植木禾的所在。

    木禾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昨天看到时候还只是小苗,今日再见,竟然已经长到膝盖高,真是不可思议。

    在木禾上方,好似有一道微不可见的漩涡,将周遭灵气不断的席卷进去,落入木禾之中,也正是如此大量的吸收灵气,木禾才长得这么快。

    公良担心林中兽禽跑出来祸害木禾,就在旁边搭了个围栏,将木禾团团围起,然后就去继续清理山坡上的草木。

    为了种点东西他也是辛苦,最近他开始想着怎么把龙伯国人从空间弄出来。

    若说种地,还有什么比巨高大的龙伯国人合适?

    但暂时看来是不行了,那么大的块头,用什么名目让他们出现在妙道仙宗?

    灵宠兽类或者孪生双芝兄妹、绿树小呆出来被察觉到,或许人家不会感觉怎样。因为它们作为草木精灵兽类,个子又小,可以放在特殊的空间法器之中,但龙伯国人那么大块头,可就没什么名目了。就算有,也不是他现在修为可以持有的东西。若是被人知道,难免引来觊觎之心。

    所以,他只能先将这个想法按下,倒是取出里面耕种的机器比较简单。

    因为那是死物,可以放在储物戒和储物袋、纳物宝袋等空间法器之中,拿出来人家看到顶多是好奇而已,不会说什么。

    整理完山坡灵地,公良就在上面浇了一些灵泉,让灵气滋养一阵。然后又让五师兄送的上品灵种放在空间蕴育成苗,等那些灵谷、灵果、灵蔬的种子长出来,这些灵田、灵地也差不多可以种了。

    处理好山谷一切,公良就前往雷祖洞,踏入引雷峰,直上雷坛。

    一道道狂雷天降,夹带着无匹威势,劈向上古雷印。

    越是往上,天雷之力越是强大,虽被上古雷印吸去暴躁之气,但无上雷威依然不可小视。落在身上,公良直觉好像被巨大电流点过一般,寒毛头发直竖,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

    米谷在引雷峰下看着粑粑,担心极了,但粑粑又不让她过去。

    柱柱又不好,一拿出来就会引雷雷过来,要不然她一定要打死那些雷雷。

    小家伙看着粑粑被雷劈得不得不坐下来调休的身影,撅着小嘴儿,眨巴着眼睛,心疼得想哭。不觉抬头往上望去,那里雷云密布,道道雷光闪烁。哼,你们竟敢打粑粑,以后偶一定让你们知道偶的厉害。

    似乎是畏于小家伙滔天的凶野目光,引雷峰上空的雷光微微一顿,躲入云层之中。

    一轮明月高悬。

    公良观想巨犀望月图,无上月华落在身上,聚集成雾被吸入体内,滋润受损身躯。

    他并没有急着修复被天雷劈伤的受损身体,而是趁着身体被天雷之力破坏,开始修炼龙犀十二炼。一缕缕真火钻入骨髓中,不断的灼烧,一丝丝污垢不停的被炼化出来。

    在真火炼化的同时,一滴滴清灵月露瞬间遁入炼化的骨髓中,让那撕心裂肺的疼痛不那么炽烈。

    随着骨髓不断被炼化,原本带有一丝血色的髓海开始变得雪白,宛如玉膏一般。,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