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比翼鸟 蛮蛮
    

    当晨曦第一缕金光从东方射穿飞霞楼落在屋床,公良的生物钟非常准时的唤醒了他。

    睁开眼,是小家伙天真无邪的俏脸。心有灵犀,米谷也睁开眼来,看到粑粑,开心的眯眼笑着。对她来说,每天醒来第一眼看到粑粑,无疑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

    一大一小,一个目光慈爱,一个面带喜悦,是那么的纯粹,那么的美妙!

    忽然,一股热气喷来,转头见圆滚滚那大熊猫脸杵在旁边。

    “你干什么?”公良瞪道。

    “你们在看什么?”圆滚滚好道。

    刚刚它是发现公良和米谷傻傻的看着才走过来。它最近被公良操练得到这时刻起床都成了本能反应,想睡都睡不着。它感觉是这样,最近才瘦这么多,好不容易养起来的肥膘都没了,心情一点也不美丽。

    “没看什么。”

    公良懒得理这憨货,伸了个懒腰起床做早餐。

    见滚滚打扰了自己和粑粑的独处时光,米谷很不开森,飞到它头坐着,拉扯它的小毛耳朵。

    “米谷,我们是好朋友,你不能老是拉我耳朵。”圆滚滚摇头晃脑的叫道。

    “谷谷,你不能老是欺负滚滚,它很好很好的。”小香香也在后面帮忙道。

    米谷却没放手,一边开心的拉扯圆滚滚的小毛耳朵,一边向小香香说道:“偶没欺负滚滚,偶是在和它玩。”

    圆滚滚摇头晃脑挣扎,并好言好语跟米谷说了一阵,见她还是不放手,只好随她。反正它也对小家伙没办法,只能这样喽。

    “滚滚、米谷、小香香,你们还在里面干什么?快出来修炼。”

    听到粑粑的话,米谷连忙放开圆滚滚,飞了出去。

    圆滚滚这才得以解脱。

    吃完饭,公良想着好久没出去打猎,而且草庐那边的荔枝龙眼也不知道怎么样,打算去看看。所以坐黑猛犸多吉,带着米谷它们,一行队伍浩浩荡荡的往草庐走去。

    到了松柏林,林依然和次一般,又变回以前模样,一点也没有被砍伐的痕迹。

    公良让米谷看草庐所在,又让黑猛犸开路。不一会儿,队伍走入草庐之。

    草庐依旧如次来过一般模样,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草庐边的两株荔枝树结的果子更大了,都已经有鹌鹑大小,一个个青嫩可人。而开花的龙眼也已经结出果子,一个个绿豆大小,看起来好古怪。

    圆滚滚看到公良眼睛一直盯着树的小果子,问道:“公良,这果子能吃吗?”

    “可以,不过要等熟了才行。”

    “粑粑,果果好不好吃?”米谷飞在旁边问道。

    “好吃,甜甜的,有好**,包你喜欢。”

    “粑粑,那偶要吃好多好多。”米谷又划道。

    “公良,我也要吃很多。”圆滚滚也赶紧说道,生怕被米谷占了便宜。

    “嗷嗷嗷...嗷嗷嗷...”小香香也叫着。

    这些家伙,果子都还没熟,一个个开始考虑要吃多少,真是让人没话说。公良应付了一句,走到草庐后面,祭拜草庐主人。自己和圆滚滚毕竟得了人家东西,来到人家地盘,怎么也要打个招呼。他前世是福建人,虽然不迷信,但信奉有拜有保庇,见鬼拜鬼、见神拜神是老传统。

    即使到了这里,骨子里一些东西还是没变。

    这其实和老话说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差不多。

    有些人觉得,穿越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其实不然。一个人的性格是年深日久,日积月累而成,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除非有什么巨大遇合,要不然绝不可能。

    拜过草庐主人,公良骑着黑猛犸多吉,带着米谷它们继续往前走去。

    他们目标是草庐附近的一处山间盆地,那边长着一种山牛。

    这种牛肉质细嫩,味美**,风味独特,让人吃一次难忘。

    次隗雄等人抓了一头回来,吃得公良都快把舌头都吞了。不过这种山牛非常不好抓,速度快不说,还拉帮结派,成群结队生活,一发现有人来抓,立马群奔而至。那些山牛最小的也是妖兽级别,一头不要紧,一大堆冲来,若被踩到,不死也半条命。

    公良等人骑着多吉一边走,一边看。

    妙道仙宗的丛林不像大荒那般苍莽,充满古老的韵味,显然是经常有人走,所以有些地面还留着脚印。

    往前走去,也不知道惊动什么,忽然传来一阵扑翅声,接着见几只两个巴掌大的怪鸟从前面傻傻的飞过来。

    对这些蠢货多吉不屑一顾,一点也没为难它们,任它们从头顶飞过。

    这几只鸟非常怪,每一只都是只有一个翅膀一只眼睛一只脚。

    分开飞了一会儿,这几只鸟又两两贴在一起,往前飞去。两两一起飞的速度显然一只好很多。但组合起来非常怪,变成两个头,左右各有一个眼睛,两个身子,两只脚,两个翅膀。

    或许是因为自己长着翅膀,米谷对这些有翅膀的怪怪东西都很感兴趣。

    看到那些鸟的样子,咻的一下飞过去,抓住两只往前飞的怪鸟脖子飞了回来。

    两只怪鸟还想挣扎,结果被小家伙抓着甩了几圈,又重重对撞在一起,顿时老实下来。

    “粑粑粑粑,你看这小鸟,好怪喔!”米谷抓着两只鸟跟粑粑说道。

    公良还未应答,圆滚滚在旁边叫道:“这是翼鸟,《琅环记》有记载:‘南方有翼鸟,青、赤各一,两鸟翼。飞止饮啄,不相分离。雄曰野君,雌日观讳,襦名曰长离,言长相离者也。此鸟能通宿命,死而复生,必在一处。《博物志·异鸟》也有记载:‘崇丘山有鸟,一足一翼一目,相得而飞,名曰忘,见则吉良,乘之寿千岁。’这种鸟很多,大荒也有,我小时候见过,还吃了一只,没什么味道。”

    米谷听到圆滚滚的话,抓着两只鸟的脖子叉腰说道:“你乱说,偶都没见过这种怪怪的小鸟。”

    看到两个又要吵起来,公良连忙说道:“这种鸟咱们大荒确实有,不过咱们不叫翼鸟,叫蛮蛮,因为它们都傻傻的,见人也不会飞。”

    “粑粑,偶也觉得它们傻傻的,都不动。”米谷晃了一下翼鸟给粑粑看。

    公良看着已经被小家伙抓得直翻白眼的翼鸟,心道:它们不是不想动,是不能动。

    这东西也没几两肉,没什么可吃。

    为了避免浪费,公良对米谷说道:“你还要不要玩,不玩把它们扔了。”

    “傻傻的,偶才不玩呢。”米谷用力将两只翼鸟掷了出去,“嘭”一声撞在树滑下。

    两只翼鸟掉在地,久久才缓过来。清醒过后,立即惊慌失措的飞走了。估计这片丛林已经成了它们的噩梦之地,有生之年不会再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