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混战
    小鸡在天空飞行,以前金色的翅膀如今变得有点暗淡,但威势不减,厚重的背脊让它看起来气势非凡。

    公良通过小鸡视野往下望去,搜寻山牛所在。

    山牛虽然是在山间盆地之中,但也不是一动不动,时时刻刻变化迁移。若不瞧仔细,等会儿过去未必能找到。

    “啾啾啾啾”

    在云空翱翔的小鸡提醒公良,山牛就在下面。

    稍微走神的公良凝目望去,只见一大堆山牛在前面盆地的低矮林中,一边吃着青草,一边往前走。一般而言,山牛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要不然那里的青草根本不够吃。它们都是一边走一边吃,说不定等它们走一圈回来,此地的青草正好刚刚长出来。

    那些山牛,白鼻白膝,圆形弯角,脊背隆起,肌肉块垒,雄壮无比。

    群牛中,总有一些没吃草的巨大山牛警觉的望向四周,一些小牛在队伍中嬉戏玩闹,母牛们低头吃着青草,时不时抬头往自己牛孩子望了一眼。

    山牛一边吃一边往前走,一刻也不停歇。

    所过之处,地面的青草、水嫩的浆果、低矮树上的嫩叶都被啃食一空。

    在山牛旁边,有些敌人和猎人虎视眈眈。

    一些黄红相间,如豺如犬的谿边盘踞一旁,不停的来回走动,随时准备攻击。在不远处,还潜藏着一些猛兽,如赤狰、巨虎、如豹孟极、滑褢、熊罴等等,似乎在等候时间,来享用这份盛宴。

    而在这些猛兽后面,巨树上、高崖间、云层上,还或站或坐着一名名妙道仙宗第子,他们似乎也在等待最佳出手时机。

    公良透过小鸡眼睛看到这边情况,连忙让小鸡小心一点,然后让黑猛犸多吉放慢脚步走去。

    现在根本不是狩猎时机,只有等这些人出手,他才好浑水摸鱼。

    小鸡听到妈妈的吩咐,就飞到一片云朵中躲起来,只露出一对眼睛往下看。

    米谷却不管前面发生什么事,只是靠在粑粑怀里,静静的坐个乖小孩儿。

    圆滚滚若有所决,伸长脖子往前望了一下,就又趴在黑猛犸多吉身上睡着。

    山牛一边走一边吃,慢慢往前走去。再往前,是道不高的山坡,山牛必须翻过去,才能吃到另一边美味的青草。危机似乎就在这一刻。一群谿边蠢蠢欲动,开始慢跑起来,来回召唤同伴。后面的猛兽也开始准备,巨树、高崖、云层的妙道仙宗弟子,也收紧心神,往下望去。

    公良已经到了距离山牛不远的地方,他让黑猛犸多吉停下来,不要过去。

    一头头山牛开始翻过山坡,小牛和母牛首先翻过去,那些雄猛壮硕的山牛留在后面护卫。

    那些谿边不敢对付雄猛壮硕的山牛,连忙往林中钻去,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谿边离去,潜藏在林中的猛兽就露出头来,一头头或目光凶戾,或面带厉光,或嘴露獠牙,看起来一头比一头海凶。

    “哞”

    蓦然,山坡那边传来一头母山牛的叫声。

    公良透过小鸡的视野望去,原来刚才钻入林中的谿边竟然钻到另一头去,对付小牛和母牛了。

    断后的雄壮山牛怒吼一声,有一半分离出去,冲过山坡,如同冲阵雄兵,气势磅礴,势不可挡,往那些不知死活的谿边冲去。谿边见山牛冲来,哪敢在山坡边上逗留,一头头赶紧往山林中跑去。

    有的幸运,逃过一难,但更多的是被雄壮山牛一脚踩成肉糜。

    很快,一群本来是身为狩猎者的谿边就被山牛冲得七零八落,有的惨死,有的断肢,有的躺在地上将死未死,不停的哀嚎着。

    当一般山牛翻过山坡教训谿边群的时候,一直守在林中等待的猛兽终于出现,一头头以闪电疾雷之速,往雄壮山牛扑去。

    山牛自是不敢束手就缚,长哞一声,转身低头,亮出嘴里双脚往猛兽冲去。

    一头头,一排排山牛,宛若军阵,威武雄壮,气势恢宏。

    前面一头猛兽当先扑至,要躲已来不及,只得将身一跃,往山牛扑去。

    倏然间,一头巨壮山牛从牛群中跃出,挺着尖角刺入跃起猛兽腹中,带着它往后冲去。猛兽狂吼一声,双爪一拍。山牛脸庞被拍到,顿时鲜血飞溅,血肉模糊。

    但巨壮山牛冲势依然不停,四肢在虚空连踏,再次往前冲去。

    猛兽怒吼连连,双爪不断拍击,山牛的脸都拍成糊糊,也是不断的往前冲,直入林中,带着猛兽传入林中,狠狠刺在林中巨树上。

    猛兽不甘的叫着,但又无可奈何,最后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山牛松懈下来,脚下一软,身子跟着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当先攻击山牛的大部分遭殃,后面的猛兽聪明,眼见无法正面硬抗,只好迂回绕向后面找山牛下手。

    山牛后面没有防御,猝不及防,纷纷遭殃,一头、两头、三头,一头头山牛纷纷落入兽口。眼见猎物到手,有的立即拖着往林中狂奔;有的却很贪婪,一头不足,又往下一头扑去。

    山坡后面山牛群闻声而来,眼见同伴被杀被抓,顿时一片血红,怒吼着往还未走的猛兽扑去。

    一头不开眼的赤狰首当其冲,一下被山牛群冲击得飞出去落在地上,然后被跑过来的山牛群踏成肉饼,惨不忍睹。

    跑得快的猛兽算是得了便宜,跑得慢的无一不被山牛群追击至死。

    巨树上、高崖间、云层上的宗门弟子也纷纷出手,往抓到山牛的猛兽扑去。此行若是成功,可谓是一箭双雕,不用怎么费力,就可以同时抓到山牛和猛兽。

    公良看着宗门弟子离去,并没有跟上,而是悄悄的绕道山坡后面,对小牛和母牛下手。

    他想养一些在空间里面,看看能不能和荒牛配种,育出品质更好的牛肉来。

    小牛和母牛被山牛群保护得很好,即使经历过谿边攻击,也没什么损失。

    一头头埋头在林中,啃食着地上的青草、坚果和树上嫩叶。

    到快靠近小牛和母牛的时候,公良生怕黑猛犸多吉吓到它们,就打发它带着圆滚滚和小香香走,自己的米谷则偷偷的往前潜去。

    米谷兴奋的扇着翅膀甩着九彩尾巴,她最喜欢和粑粑做这种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事情了。

    公良自然不承认自己所做的事情有悖光明之道,他所做的一切都属于正义,是为了一个种族的繁衍和传承,也为了它们改善生活,怎么可能是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呢?

    南州十一郎说

    有点事情,今天一更。明天还有事,可能也一更,但若回来得早,就两更。

    本来说好这个月每天两更的,谁知道意外连连,不好意思了,后面会补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