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铁板山牛肉
    如小山大的山牛旁,放着几个用巨木挖成的木盆。

    盆边上,公良剥皮、取肉,手法娴熟,宛若行云流水,快速无比。

    一大片一大片轻薄如纸,血红的山牛肉片被刀飞快片下,随着他的手势落入盆中,一片片、一层层叠加上去,木盆很快就被装满,换另外一个木盆装着。

    初始公良片肉,心中还有些微杂念。

    至后,再无它物,晋入无我无物杳冥之境。

    当观空亦空,空无所空之际,公良脑中忽然想起以前路过大虞国珠崖郡苍梧县时店家所送的《道厨》一书,书中文字一字一句出现在脑中。

    “入我门者,当诸事皆忘,生死全抛,一心做菜,方能领悟道厨之真谛。

    为厨者,首重德行,圣德、福德、功德、道德、阴德......

    次者明性,犹丹者辨药,修者识气也......

    再次者刀功......

    刀功首重力气,无力者可寻个清静之地,在永日金乌将起未起之时,面朝东方,意守脐下三寸之地,觉热起时,急以意沉下阴入尾闾顺龙脊而上,直入脑户,此法可开悟性,使人聪慧......

    力气若成,可练刀功。

    练刀之前,须有一柄宝刀,以备日月观摩,使其与自身血脉相连,晋入人刀合一之境......

    练刀之要,眼利、手准、心狠,动若脱兔,静如处子,如疾风吹劲草,若野火焚林,不可拘泥慢顿,否则不得自然......”

    以前公良看到道厨前面序言那部分,感觉就是在搞笑,只瞄了几眼就跳过。

    后来做菜越来越多,刀工精进,对那段文字的理解逐渐加深,才知道那真是一本接近于道的教人做菜书籍,怪不得敢明目张胆的在书页上写“道厨”二字。

    不说那里面种种光怪陆离的菜肴,就说那序言上教人炼气的心法和练刀、练眼方法。

    只要有心人能够领悟一二,就受用无穷。

    可惜写书之人的子孙没有天赋,白白浪费了这本书。

    但写书的人终究只是一名修行未成的大虞国小宗派门人,眼界有一定局限性,没有真正见过大天地,食材也有限,哪像公良踏遍祖地、大荒、东土,见识广博,见过的食材无数,也吃了无数。

    公良停手,发现一整头山牛肉竟然已经全部被他片光,只剩下一堆骨架和内脏。

    旁边木盆的山牛肉高高垒起,上面肉片如纸,厚薄均匀,带着些些血丝,泛出微微光亮。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都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感觉很不可思议。

    看着身边片肉不剩的骨架,这还是自己的手艺吗?什么时候自己刀工这么逆天了!

    倏然,他感觉体内也有点奇怪,赶紧内视,就发现金丹缩小了几分,可质量却提高了许多,上面原有雷光闪现,如今雷光隐没,全部融入金丹里面。

    公良能够感觉到,金丹中蕴含着强大的天雷之力。

    这一切发生得莫名其妙,连他自己都一头雾水。

    其实,这是他平日积累到极点,进而被情景触发进入了悟道之境。

    悟道之境非常玄妙,有人终其一生而不可得。但有人却天生道体,悟道就如同喝水一般。还有一种人并非天生道体,却能通过丰富知识,增长阅历,到最后水到渠成进入悟道之境。

    公良无疑属于后者。

    检查一下身体,也没发现什么异状,也就不再管,继续去准备吃的。

    今天他懒得炖汤,就随便煮了一个山牛肉野菜汤,又煮了一大锅饭,就取出一块一抱大的大铁板放在围着柴火的石头上。

    大铁板是他以前在大荒请人打造而成,也不知里面放了什么东西,竟然从不生锈,而且越用越亮。

    米谷已经不知吃过多少回铁板烧,看到粑粑动作,就熟练的拿出一张椅子放在大铁板旁,拿出一个围兜围在脖子上,又取出一把小刀和一把叉子抓在手里,站到椅子上,准备开吃。

    大铁板不是很高,刚刚到圆滚滚肚子上,所以它根本不用椅子。

    未免自己身上漂亮毛发被烧,它就取出公良用火烷布为它做的连体围兜围在身前,又取出两个手套戴着,才取出刀叉准备吃饭。

    小香香得到储物袋不久,身上还没有这些东西。

    所以看到圆滚滚和小鸡都拿出刀叉,围在大铁板边的时候,急得向过来的公良“嗷嗷嗷”叫着。

    公良一直感觉这家伙被圆滚滚带歪了。

    以前挺淑女一只,顶多有点护圆滚滚,现在性格什么都快和这憨货差不多了。

    小香香又在叫,公良乜了它一眼。他发现这家伙自从长大后,也变得贼能吃了。虽然比不上米谷和圆滚滚这两个饭桶级别的存在,但也到了一定程度。

    不过,随着长大,它吐火能力也是越来越强,持续时间越来越久。

    似乎吃进去的东西都转化成了喷吐火焰的力量。

    看到小香香还要叫,公良连忙拿出一张椅子放在圆滚滚旁边,又取了一块火烷布给它做围兜,一副刀叉给它用。

    这些东西空间都有备用,要不然没了不好找。

    处理完一切,公良又洗了一些菜,就把片好的肉片各放了一盆在圆滚滚、米谷和小香香它们后面,自己也拿了一盆放在旁边,然后倒了一些油在烧得通红的大铁板上,就夹起一大片如纸般薄的山牛肉往大铁板上放去。

    “嗤...”

    一声轻响,白烟升起,几滴油花冒出,都不用翻面,山牛肉就已经熟了。

    公良连忙夹起来放入口中轻嚼,瞬间,那嫩滑的肉质,鲜美的口感,清甜的味道在嘴中炸开,让人欲罢不能。

    但他感觉还是太熟了,像这种山牛肉,带着血的五六分熟应该是最佳选择。

    于是,他就又从旁边夹起一大片牛肉往通红的铁板上刷去。

    “嗤...”

    米谷学着粑粑的样子,叉起牛牛肉放在铁板上,稍微刷了两下,放入口中。

    鲜美的肉汁带着微甜的山牛肉落入肚中,开心得她都眯眼笑了起来。粑粑做的肉肉最好吃了,她最喜欢粑粑了。

    旁边圆滚滚却不像它们那样一大片一刀片的吃,直接叉起一大把山牛肉在铁板上,然后飞速从储物戒中取出一罐调味料撒了几下,飞快用叉子翻了翻,就用叉子叉起抛入嘴里。

    “真好吃。”

    多汁细嫩,带着独特风味的山牛肉吃得圆滚滚快活得大叫起来,一时眼睛大亮,就要继续叉着山牛肉放到铁板上,但刀叉太费事,索性收起来,改用筷子。

    米谷也立马收起刀叉用筷子。

    小香香看了看,也拿出一副筷子夹着。

    一时间,筷子飞动,盆中肉片飞速减少,林中除了肉片落入大铁板发出的嗤嗤声响和阵阵香味,再无一丝杂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