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又见菊花
    “公良,它咬疼我了。”

    圆滚滚对跑过来的公良大叫道。

    “嗯,我看看。”公良应着,往金鳖望去。只见金鳖约有两个巴掌大小,背部浑圆如盾,几根骨头隆起,宛如一个简笔“寿”字。

    “公良,你快把它弄下来。”

    看到公良半天没动静,圆滚滚又叫道。

    “别急。”公良安慰道。

    “它咬疼我了。”

    公良见圆滚滚着急,就开始准备下手。依照前世老辈人的说法,被鳖咬住,除非打雷,要不然绝不松口。但其实没那么玄乎,只要把鳖放在水里,或者戳它菊花,鳖自然就会松口。

    公良没打算放过这头咬人的金鳖,自然不会放水中让它跑掉,就伸手抓住金鳖,让圆滚滚往沙滩上走一点,竖起中指往金鳖菊花戳去。

    金鳖菊花一紧,并没有松嘴,反而把头一缩,咬得更紧了。

    “哎呀呀,我的尾巴。公良,它咬得更大力了。”

    公良没想到前世的经验竟然无效,就想让米谷吐金鳖口水,看能不能让它松口。

    就在此时,溪对岸林中传来一声大喝,“接住。”

    一棵带有刺鼻味道,形似薄荷,却非薄荷的草随着喝声从对岸飘来。公良随手接住,本想透过小鸡视野看看林中到底是什么人。可惜丛林茂密,小鸡从上面根本看不到人影。

    当他想放弃时,林中忽然传来声响,走出一名面色苍白,宛如死人的男子。

    “此物名为臭草,揉汁滴入金鳖双鼻,自可让其松口。”

    男子轻声说着,有气无力,好像将死之人。

    公良望去,只见男子右手紧紧抓在左胸心房的一柄斑斓古剑上,那古剑剑身直入胸口,只露剑柄,恍若会呼吸般,一吞一吐。那心房上似有一股股血液不断涌入剑身。随着吸收的血液越来越多,那斑斓古剑慢慢从死寂中活转过来,散发出一股滔天气势。

    “多谢。”

    公良虽然感觉男子有诸多古怪,但也没说什么,谢了一声,就转头去救圆滚滚。

    似乎被金鳖咬的很痛,圆滚滚不停的哎呀呀哎呀呀叫着。

    公良连忙依照男子吩咐揉烂臭草,果然不愧是臭草,一捏碎就有一股刺鼻的味道传出来。

    米谷闻得小脸儿都纠结起来,连忙飞得远远的。

    那金鳖似乎真的怕臭草,问道味道后动了动,但依然没松口。

    公良随即手持揉烂的臭草凑到金鳖鼻子上,挤了两滴臭草汁入金鳖鼻中。臭草汁一入鼻中,金鳖受不了那个味,立即松口,往溪中跑去。

    圆滚滚被它咬的小短尾巴疼得要命,怎么可能放走它,一脚踹去,将它踢到树林边上,取出冷月剑就要劈去。

    米谷在旁边一看,迅速取出随心如意擎天柱飞过去,“呀”的一声,抓着随心如意擎天柱用力往金鳖戳去。

    那随心如意擎天柱巨重无比,这一戳,竟在柔软的沙地上捅出一个大坑,而那金鳖则已经被戳得连渣渣都不剩了。

    “粑粑,偶把咬人的坏龟龟戳戳死了。”

    米谷杀了金鳖,就屁颠屁颠的飞去向粑粑邀功道。

    公良能说什么,当然只能夸奖它了。这小家伙也是手脚麻利,他本来还想把这金鳖受到空间离去去养,现在看来是不行了。但即使活着,估计他拿到空间去养的机会也不大,因为受伤的圆滚滚也不愿意。

    圆滚滚被咬的尾巴有点流血,公良就取出从大荒带来的金冰如意膏给它涂上。

    这点小伤不需要丹药和符文真骨那么高档的东西疗伤,金冰如意膏已经足以应付。

    处理完圆滚滚的伤口,公良见那男子还在岸边休息,就带着米谷它们过去,谢道:“刚才多谢道兄帮忙了,不知道兄如何称呼?”

    “些许小事何足挂齿。”

    男子摆了摆手,又道:“我乃歌山叔孙不敢,看你模样应该是新进弟子,不在仙府修行,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通过试练的新进弟子并不是马上到九峰修行,而会在十二仙府之中呆一阵,在仙府之中做些苦力,再考察一下心性,才会九峰修行,所以男子才会这么问。

    不过刚刚问完,叔孙不敢好像想到什么,又说道:“难道你已经是宗门真传了?”

    “呃...嗯...”

    公良挠了挠后脑勺,被师尊收为弟子,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传,但应该是吧!

    叔孙不敢闻言丧气不已,想当年他经过万千辛苦宗门后,又经过层层挑选,才有幸拜入歌山,没想到这傻傻的荒人竟然一进门就是真传,真是人不人气死人。

    “那你如今在何处修行?”叔孙不敢问道。

    因为真传弟子就拥有在洞府修行的权利。

    “霞窝。”

    公良也不知道自己那地方原来叫什么名字,但既然天工院在城门上刻了那两个字,就权当是山谷的名字了。

    “霞窝?”

    叔孙不敢皱眉努力想了一下,也没想起哪里有这个地方,不由问道:“在何处?”

    公良指了指山谷所在的地方道:“就是那边的山谷。”

    叔孙不敢闻言,问道:“那山谷是不是临近悬崖,晚霞照耀之地?”

    “是。”

    “原来是稷前辈以前修行的地方,我还以为哪里。”叔孙不敢恍然大悟道:“以前我也常从那边过,只是最近懒得从那边走,该往其它地方了。”

    “改日有空,叔孙兄可到那边喝茶。我在那边盖了个飞霞楼,落霞之时可以在其上看到灿烂晚霞,届时若是在那品茗,当是一大快事。”

    “被你说得我都有点向往,改日一定去看看。”

    叔孙不敢休息一阵,脸色稍微好了一点,就向公良告辞,转身走进林中。

    公良等他离去,就带着米谷和圆滚滚、小香香它们开始在溪边搜罗金鳖、小灵蟹。

    圆滚滚对咬它的金鳖可是恼恨无比,一看到金鳖,就一竹子打下去。以至于它找到的金鳖不死也是重伤。

    这条溪中金鳖和小灵蟹很多,公良还意外的发现了一些两指来长的灵虾,尝了一下,味道还不错,就全部收入空间之中。

    一行人一路走一路收,最后也不知道收了多少,反正公良感觉满多了,起码空间里面的小灵湖边上现象经常能看到小灵蟹爬来爬去。

    其实不只金鳖、小灵蟹和灵虾,公良还发现了一些灵鱼和巴掌大的可口蛙类,也不知道空间里面能不能养得活。

    他也不管,一骨碌全部收了起来,顺便收了一些石头在小灵湖边,免得这些东西没处藏身。

    找到了自己要的东西,公良就带着米谷它们打道回府。

    今天难得找到灵蛙,他打算炒个菜试试味道,看好不好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