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炼
    公良放在空间储藏库中的宝贝很多,远的不说,就刚刚被用作混元**弥天大阵核心之物的碎骨,就是非常难得的东西。

    除了碎骨,还有一样在大虞国得到的天星铁,传为天上星辰所化,蕴含各种元素,坚硬非常,就连能分解万物的小黑水池也无法分解,就算用真火炼化也是不行,徒然被它吸收。

    当下,公良就将天星铁拿出来,问道:“师兄,此物是否可用?”

    工偻佚名看到天星铁,眼睛瞪大道:“这...天星铁你是从何而来,怎会如此之大!”

    “这是我路过大虞国时,用灵药和人家换来。师兄,这东西能用吗?”

    “当然能用,这东西要是不能用来炼器,还有什么东西能用。但不用这么大,只需一块就行,剩下收起来!以后切记不可示之人前,免得被人觊觎。”

    “多谢师兄提醒。”

    工偻佚名从衣袖中取出一瓶水滴在天星铁上,然后取出一柄寒芒凛冽的宝剑,运气往天星铁斩去。

    那连小黑水池都分解的天星铁,在工偻佚名宝剑寒芒下,被斩出一角。

    工偻佚名捡起那角天星铁,剩下的让公良收了起来。

    “师兄,你刚才滴的是什么东西,怎么一下就能切天星铁了,以前我可是怎么切都切不开。”公良好奇道。

    “这是我根据上古典籍调配出来专门对付此等坚硬之物所用的天渊水,这瓶子里面还有一点,就送你了。”工偻佚名把天渊水给扔了过去。

    公良接住看了看,发现和普通水没什么两样,怎么那么神奇?

    工偻佚名将手中拳头大的天星铁扔入地火中。

    那液体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竟神效非凡。

    原本坚硬得任何东西都无法融化的天星铁,此时此刻在地火烧炼下,开始慢慢炼化成液,落入灵纹宝铠融化的液体中。

    倏然,灵纹宝铠颜色大变,变得和天星铁般,乌黑异常。

    炼化天星铁,工偻佚名又问道:“你可还有什么宝贝,若有赶紧拿出来放进去?”

    公良想了想,取出在云中郡时,用青铜巨门炼化的一滴绿豆大小的青铜豆子,道:“师兄,这东西能用否?”

    “师弟,你竟然还有这等好东西,这可是不朽青铜啊!虽只是一滴,但若卖出去,所得的灵石足以让你啸傲世间。”工偻佚名讶异道。

    不朽青铜?

    公良听到工偻佚名的话,才知道这绿豆大小的东西叫不朽青铜,一听就十分的高大上。

    刹时脑中飞转,不朽青铜资料出现在脑中,传说此物不腐不朽不伤不坏,即使有损,也能恢复如常。

    这东西作为铠甲倒是不错,若能融进去,以后铠甲被破开就能自行修复,神妙无比。

    工偻佚名拿着绿豆大小的不朽青铜看了看,又问道:“这东西可是难得至宝,你确定要将它融入到铠甲中。”

    “嗯。”公良点了点头。

    工偻佚名见他坚持,也没再劝说,就拿起不朽青铜往铠甲扔去。不朽青铜落入火焰,也不知道工偻佚名用了什么方法,竟然使其化成液体,融入灵纹宝铠之中。

    工偻佚名没想到公良有那么多好东西,就试着再问道:“师弟,你身上可还有什么宝贝?”

    公良身上倒是还有一块至阳至刚的太乙精金,但他并不想放在这里,感觉还有大用。

    所以,他就又拿出一些小黑水池分解的东西来。

    “师兄,这些能用吗?”

    “能用,当然能用。”

    工偻佚名没想到公良还有金属锭,有点傻眼。不过这么多东西刚好用来融到灵纹宝铠上面去。于是,他就伸手一指,将洞窟中的金属锭全部抛入地火之中。

    地火熊熊燃烧起来,瞬间把所有金属锭融化。

    工偻佚名见了,立即将金属锭液体全部融入灵纹宝铠之中。

    瞬间,法决飞动,那灵纹宝铠化成的液体片刻之间和金属锭液体混匀,妖娆的滚动起来,然后慢慢以极其不可思议的方式慢慢立起,化成一件铠甲。

    随着工偻佚名的动作,甲身逐渐丰满,狰狞两兽护肩,大凶之兽含腰,铠甲上浮现玄奥灵纹,又有各种符文掺杂其间,看得人眼花缭乱。

    一阵后,甲成。

    只见铠甲上密布鱼鳞,鳞下还有甲胄,可谓双重保护,再加上甲上符文,可谓是三重护身。

    若不是遇到不凡之人,穿着铠甲几乎就是无敌。

    工偻佚名将炼制好的灵纹宝铠收起,抓起玄元戟扔入地火之中。

    玄元戟上的兽魂咆哮起来,戟身飞动,但却没有冲出地火范围,而是在地火中游动。

    巨热地火不断焚烧玄元戟,其身杂质一点一点被炼化,戟身变得削瘦起来,但威力变得更加惊人,材质也变得更加精纯,一缕缕天成纹路慢慢浮现出现,露出不凡印记。

    工偻佚名眼见于此,就从衣袖中挥出一颗颗矿石,还有公良取出来的金属锭融化,落入玄元戟中。

    玄元戟飞速将这些东西融化的液体吸收,再又被地火炼去杂质,一道道更加玄妙的纹路浮现出来。

    工偻佚名一见,心下大喜,道:“公良,你可还有天地宝材,若有无须吝啬,快点拿出来,莫要错过机会。”

    公良闻言,立即取出太白金精和一批血铜、金属锭,天星铁等物。

    工偻佚名随手切下一大块天星铁,睡太白金精等物投入地火之中,然后催动地火,将这些天地宝材炼化成液,萃取精华,落入玄元戟之中。

    玄元戟随即将精华吸收,被地火炼化,一丝丝杂质不断从中飘逸出来。

    地火无穷无尽,炙热无比。

    玄元戟在地火的炼化下,全身变得通红。

    不过一会儿,化成液体,然后又化出戟身。如此反复再三,玄元戟终于和吸收进去的天地宝材精华融为一体,一股远比先前更加玄奥的纹路浮现出来。

    工偻佚名一见,取出一把小锤扔入火中。

    那小锤无人御使,就自动往玄元戟砸去,每砸一下,就有火光杂质飞溅;每砸一下,玄元戟身就精纯一分,上面无比玄妙的纹路就多出一丝。

    砸着砸着,砸到最后砸无可砸,玄元戟身定了下来。

    工偻佚名就收起小锤,将玄元戟拉出地火之中,然后取出一个散发出无上寒气的玉瓶拔开塞子,将里面的液体倒在玄元戟上。

    “嗤...”

    一声清响,玄元戟上冒出无数白雾,将戟身笼罩在其中,都让人看不分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