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太初神雷得手
    龙犀十二炼大成,皮肉筋骨髓五体与肝胆脾肺肾心六脏、神魂,三合为一,凝炼得如同一块顽铁般。

    公良只觉精力充沛、精神抖擞,如同吃了无数荒兽,吸收无数气血精华般,无处不痛快,无处不厉害。

    龙犀十二炼,每过一炼就多出一犀之力。十二炼大成,三者合一,更是让力气飞涨。狂涨的力气让他忍不住想要大声吼叫,不如此,无法抵消力气狂涨后的暴躁。感觉自己状况不对,他连忙解开灵纹宝铠上的第二重禁制。一重重力不够,再解一重,整整三重压力,终于将力气狂涨后的暴躁压下去几分。

    只是力气可以压下,但心中一把火,却是怎么也无法熄灭。

    “啊...”

    公良忍不住大吼起来。

    声声巨吼,如雷轰鸣,响彻夜空,引来无数注目。

    只是虽然吼叫出来,但那股源自力气暴涨,来自内心火焰的狂躁感觉却怎么也无法去除。

    公良抬起头来,雷坛近在咫尺,缠绕着寂灭与生机雷光的玉书漂浮其中。

    或许可以如此...

    当下,他下定决心,猛然站起,大步往雷坛奔去,一手抓向玉书。玉书入手,顿时化为一道白光遁入脑中,一字字一句句一段段玄奥莫名的文字在脑中掠过...

    公良大步向前,并没有雷霆霹雳轰下。

    天上乌云滚滚,雷光闪闪,好像在酝酿莫种可怕气息。

    那些天雷,似乎要将公良踏上前的步伐融合为一,一股脑轰下。

    此时,他满脑子早已经被雷坛玉书上太初神雷经文给占据,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思考,无法想象其他。

    “轰”

    在云中酝酿了许久的天雷,猛然轰下,一道剧烈炽热洪大的雷光轰在公良身上。刹那间,身上衣物被轰得粉碎,毛发全部化为灰烬,刚刚龙犀十二炼大成的身体也变得和黑炭没什么两样。

    公良被劈得从太初神雷玄奥经文中醒来,瞬即被天雷余力电得身体发麻,直挺挺往后倒去。

    “怎...么...会...这...样...”

    不说话还好,一说口鼻之中喷出一股股烟雾,轰然倒地,晕了过去。

    坐在不远处的米谷看到粑粑被雷雷劈成乌漆妈黑,还口鼻吐烟雾的可怕样子,咻的一下飞过去摇着粑粑叫道:“粑粑粑粑粑粑...”

    叫没几声,一粒粒金豆豆银豆豆就从眼中扑扑落下。

    别看小家伙整天开开心心,没烦没恼,无忧无愁。

    米谷眼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长梧一直都在空桑山中关注公良,一见他被雷劈,瞬间出现在他身旁,手一挥,一片甘霖润雨沁透公良衣物,进入他体内滋养被雷霆破坏的身体。然后又取出一个玉瓶,从中倒出一粒丹药塞入口中。

    丹药入口,就见一道金光从公良喉间直入胸腹,落下丹田,逸散开来。

    金光从内而外,透彻脏腑**,让他看起来宛如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珀。

    过了一会儿,公良被雷霆劈得焦黑的身体如龟纹般破裂开来,一道道金光从裂纹中钻出,放射出来,刺人双目。

    又过片刻,那些焦黑的皮肤纷纷落去,只剩下

    一片金光闪闪的皮肤和晶莹剔透可见的脏腑。那被雷劈成灰烬的头顶,也变成一颗发着金光的光头。

    长梧长袖再挥,下一刻就带着公良和米谷出现在飞霞楼卧室中。

    在卧室睡觉的圆滚滚看到公良模样,圆睁着黑白熊猫眼大叫道:“公良是不是要死了?”

    米谷听到它的话,也不顾伤心,气呼呼的叉腰说道:“你要再敢说粑粑死掉,偶就吐你水水,让你一动不动,还一抽一抽的。”

    “我不就问问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说就不说。”

    圆滚滚真的怕被小家伙吐口水,嘟囔了一句,不敢再说。

    长梧在旁边听了它们的对话,道:“放心吧!公良没事。”

    “那他怎么会这样?”圆滚滚好奇道。

    “这只是服食丹药后的反应,过后就好。”

    虽然听到粑粑没事,但看到粑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可怜样子,米谷还是忍不住抱着粑粑的脖子,蹭着粑粑的脸脸,伤心的哭着,一边哭,还一边叫道:“粑粑粑粑粑粑...”

    声声哭,声声泪,声声伤,让人生生断肠。

    圆滚滚在旁边听得不是滋味,就叫道:“米谷,公良又没事,有什么好哭的。当年我妈妈赶我走的时候,我都很勇敢,一点也不哭,我现在过的不是很好,很快乐。我都不需要妈妈。”

    “偶要粑粑,偶要粑粑,偶要粑粑...”

    圆滚滚没劝还好,一劝米谷眼中的金豆豆银豆豆更是扑扑往下掉去。

    再过片刻,金光收敛,公良身体恢复如初,光头也慢慢长出新发。

    长梧见米谷有点伤心过度,手一挥,米谷和圆滚滚、小香香忽然感觉很想睡,眼皮一耷一耷的。

    不过片刻,三个就支持不住,睡了过去。

    金光收敛,公良体内出现剧变,只见里面残留的天雷之力,忽然注入先天雷种之中,一字字一句句一段段太初神雷经文涌现,那吸收了天雷之力的先天雷种开始闪闪烁烁,随着经文中的修炼轨迹运转,化成一微微无比恐怖的太初神雷之力。

    “没想到此子还有如此造化,正所谓‘塞翁得马,未必非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

    长梧目视公良体内状况,感叹道。

    楼外一月如勾,散发出莹莹光亮,宛如渊海鳞光,彻照珠光万里。

    林中夏虫奏乐,高一声低一声鸣叫不息,好似在弹奏美妙而迷人的乐曲,几许鸣音,为初夏月夜平添了几分静谧,几分神秘。

    不知过了多久,公良醒来,就见晏静姝、晏妍姝、晏玉姝三姐妹跪坐在床边,掉着泪珠儿。

    圆滚滚在旁边昂首挺胸的说道:“有什么好哭的。我妈妈赶我走的时候,我都很勇敢,一点也没哭。”

    公良翻了个白眼,这世界要是都像你这憨货就完了。

    动了动,竟然感觉身体每一处地方都如针刺般,剧痛难忍,怎么会这样?

    公良心中大骇。

    米谷抱着粑粑的脖子趴在粑粑身边,感应到粑粑醒来,顿时开心的蹭着粑粑的脸脸,叫道:“粑粑粑粑粑粑...”心中喜悦,溢于言表。

    公良又何曾不是爱煞了这小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