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被雷劈后有什么感受
    “公子。”

    “公子,你终于醒了。”

    “公子,玉姝很担心你。”

    看到公良醒来,跪坐在旁边的晏家三姐妹纷纷叫道。

    圆滚滚也将肥大的熊猫脸探过来,歪着脑袋看了一下,满脸诧异道:“公良,你没死,你又活了。”

    公良听到它的话,直欲吐血。

    米谷闻言,立即从粑粑身边坐起来,告状道:“粑粑,昨天滚滚说你死掉了,以后粑粑不要再做东西给它吃,给偶就好。”

    好可怕,好吓人,好恐怖。

    事关肚皮生死,圆滚滚连忙叫着解释道:“我没有,我昨天只是问一下而已,又没说公良真的死掉。他那时候全身发光,好像被火烧一样,看起来真的快死了,我又没有说错。”

    米谷瞪大眼气呼呼的说:“你就是在说粑粑死掉,咒粑粑死掉,让粑粑死掉。粑粑,以后不能再煮东西给滚滚吃了,它每一次都吃好多好多,偶只吃一点一点。”

    小家伙还煞有其事的掐着小小指尖,证明自己真的吃得好少好少。

    圆滚滚大叫道:“谁说的,每次你也吃很多,不信你问小香香。小香香你说是不是?”

    站在床边的小香香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一个是好朋友,一个也是好朋友,怎么说都不行,只好沉默。

    “你看,小香香也同意偶的话吧!”米谷好得意。

    “偶没同意。”小香香赶紧撇清。

    “那你就是同意我的话了。”圆滚滚高兴道。

    “偶...偶也没同意,偶...偶都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小香香很机灵的说。

    本来一脸悲伤的晏家三姐妹被它们三个的对话闹得都笑了起来。

    此时,娥陵妤带着两名婢女兰儿馨儿,还有跟屁虫豚儿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她们言笑晏晏的样子,就说道:“好了,公良刚醒,你们不要太和他讲话。我煮了点大补元气的灵药粥,你们来伺候他喝下。”

    晏静姝和妍姝连忙起身过去拿东西。

    豚儿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看着躺在床上的公良,看了一会儿,一脸好奇道:“师叔,父亲说你被天雷劈了,有什么感觉吗?”

    “噗嗤”

    兰儿馨儿和晏家三姐妹听得忍不住笑了起来。

    公良翻了个白眼,这小屁孩,是要他说感后语,还是让他发表一下被雷劈后触动心灵的真挚感言。

    本来懒得搭理他,但师嫂在这边不合适,只好糊弄道:“以后你就知道。”

    修行到了一定境界,就没有一个不遭雷劈的。

    “豚儿哥哥,偶跟你说:昨天晚上,有好大好大的雷雷从天上轰隆隆隆的劈下来,把粑粑全身劈得黑黑的,连衣服毛毛都没了,好可怕的。”米谷坐在床上,睁着大大的眼睛,在粑粑身边跟豚儿哥哥比划着昨天她看到的可怕情形。

    “那师叔现在怎么不黑了,还白白的。”豚儿更加好奇了。

    公良昨天被雷劈服用丹药脱皮后,现在皮肤简直比女人还白,说是羊脂白玉也不为过。

    米谷听到豚儿的话,又说道:“粑粑师尊给粑粑吃了一粒丸子,那丸子会发很亮很亮的光,粑粑那黑黑的样子就不见了,毛毛也长出来。”

    “粑粑的毛毛都是新的。”

    米谷摸着粑粑的头发一脸郑重的说,以表示自己没骗人。

    这是头发不是毛毛好不好?

    公良无语,怎么感觉这小家伙好像在摸小孩。

    “没想到师伯连度世丹都拿出来了,看来对你极其厚爱,日后你可不要辜负了师伯的期望。”娥陵妤听到米谷的话,感慨道。

    “师尊之厚爱,公良纵死亦无法报答万一。”

    “刚刚醒来,不要去说那些死呀活的。”

    娥陵妤教训了他一句,又对盛粥的静姝和妍姝说道:“快去给你们公子喂粥,喂完后你们就在这里照顾他,不用再回去了,但要记得按时修炼,不能有一丝一毫松懈。”

    “是,师尊。”

    静姝应了一声,就端着装满灵药粥的玉碗往公良走去,拿起勺子慢慢喂着。

    妍姝则捧着一个盘子在旁边伺候。

    公良现在也只剩下嘴能稍微动点,身子是一动也不能动,一动就如针扎般,痛苦异常。

    娥陵妤看着温柔喂药的静姝、伺候的妍姝和关心的玉姝,又是感慨道:“也不知道你哪来的运气,竟能找到如此温柔,善解人意,又天赋惊人的静姝她们。以后可不能慢待了她们,要不然我这师尊可不依。”

    “公良捧着她们都怕碎了,又如何敢慢待!”

    “你们男人惯会作花言巧语,想当初...”

    话一出口,娥陵妤就感觉不对,连忙收起来,又道:“静姝你先喂着,我和兰儿馨儿先回去,晚点再过来看他。”

    “师尊慢走。”静姝她们跪坐施礼恭送道。

    “师嫂有事就不用过来了,省得麻烦。”公良也说道。

    “你就别说话了,听你说话就让人揪心。”

    娥陵妤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又向宝贝儿子问道:“豚儿,你是要回去还是在师叔这里?”

    “娘亲,我想在这里。”豚儿和米谷妹妹正聊得开心,怎么舍得离去?

    “那你在这边呆着,不要吵到师叔,知不知道?”

    “知道了,娘亲。”

    娥陵妤吩咐一声,就带着兰儿和馨儿离去。

    长梧在公良身边照顾一夜,但毕竟是一宗之主,事务繁多,不可能时时刻刻呆在他身边,所以就去蔡贤初家找娥陵妤,让晏家三姐妹回去照顾公良。娥陵妤听到消息,就带着兰儿馨儿和晏家三姐妹过来。如今公良醒来,已经没什么事情,她也就可以放心回去了。

    她这一走,卧室中的气氛顿时轻松起来。

    玉姝关心道:“公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被雷劈了?母亲以前说过,下雨天不能站在外面,也不能站在树下,更不能手举铁器,要不然容易招来神雷,你是不是下雨时站在外面了?”

    刚刚问完,她就推翻自己的说法,道:“也不对啊!这一阵明明没下雨,怎会打雷呢?”

    “不要胡乱猜,公子这是在修炼。”晏静姝在旁说道。

    “修炼要遭雷劈,那不是很惨!”玉姝听得瞪大了眼睛。

    公良咽下一口灵药粥,哀叹道:“是呀!公子我就是这么惨!”

    那可怜模样,看得晏静姝和晏妍姝“噗嗤”笑了起来。

    玉姝和米谷、豚儿、圆滚滚、小香香都不知道她们在笑什么,好奇怪呢!

    这一躺,整整三天公良才能下床走路,但就算能走,也是极其艰难。这几日间,长梧来过几趟,看到他的样子,特地嘱咐他最近不要修炼,以休息为主。

    就算他不说,公良也不敢修炼。

    因为他感觉最近遭雷劈,以天雷之力修炼龙犀十二炼的急躁修炼速度已经超负荷的透支了身体潜力。虽然龙犀十二炼大成,但也让身体变得疲惫不堪。若再继续修炼下去,身体肯定会出毛病。

    所以,这一阵他什么也没做,就像老爷一般,吃饭喝水让人喂,连身子都是晏家三姐妹轮流擦洗。

    闲事就躺在摇椅上,悠哉悠哉坐看青山绿水,云卷云舒,怎一个逍遥了得。

    又过几日,公良感觉身子不那么疼痛,就开始找点事做,要不然躺太久,身子骨都懒了。

    正好上次剩下的上品灵田已经被灵泉蕴养得差不多,他就从空间取出在大虞国让墨门制作的插秧机,将空间培育的秧苗放在上面,开始插秧。

    最近时常过来山谷玩的豚儿哪曾见过这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就坐在飞毯上绕着插秧机看稀奇,看了一会儿,才出声问道:“师叔,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古怪?”

    “豚儿哥哥,这是插秧机,好厉害好厉害的。粑粑还有耕土机、收割机、碾米机...”

    一起坐在毛毯上的米谷听了,立即说道。

    对这些不知见过多少次的机器,米谷早已经门清,听到豚儿的话,不仅跟他解释这些机器的名字,还介绍机器的由来,然后引申到自己和粑粑一起在东土诸国游历的事情。

    公良听得一脑门黑线,这小家伙,也真能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