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到处显摆的小胖墩
    用插秧机插秧速度确实很快,八十亩灵泉蕴养的水田就种下龙牙和凤羽两种上品灵谷。

    只是插秧容易,养护却是极难。

    这上品灵谷蕴含无上灵气与生机,是一些虫蟊最喜欢啃噬之物,所以得提防虫蟊,还得小心防备诸般病害杂草,很麻烦。是以插完秧,公良就开始想是不是要找些灵植师过来帮忙,只是自己秘密众多,一旦有外人进来,要被察觉,那该怎么办?

    一时间,他也没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得将此事暂时按下。

    尚好秧苗还小,不会出现病害,更不会有什么虫蟊过来啃食,倒是省去很多麻烦。

    插完秧,公良就收起插秧机,往山坡走去。

    山坡之上,从空间移栽出来的琅树、青金橘、龙耳李、葫芦枣、灵竹、小金瓜已经焕发出一片生机,叶子看上去水嫩水嫩。而那些以果核培育出的树苗,也都活了过来。

    当然,这些也少不了公良大出血以七色人参淬炼的先天原液兑水浇灌的原因,要不然断了根,怎么也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

    除了这些,那种在上品灵地的上古蟠桃枝在先天原液的不断浇灌下,终于焕发生机,长出了青嫩细芽。

    公良看得连连点头,总算不负他最近来回忙活的一片苦心,和花费的大量先天原液。

    米谷陪豚儿坐在毛毯上,在山坡飞来飞去,骄傲的跟他介绍着山坡上所种果树的名字,还拿了一些果子给他吃,又骄傲的说自己也有帮忙种。

    公良都不记得她什么时候有参加过义务种树劳动了。

    圆滚滚也带着小香香在山坡上逛着,时不时往边上的红花绿草跑去,嗅一嗅花香,闻一闻嫩草的清新气息,一副文清女儿心的模样,完全和它那胖呼呼大大咧咧的性子不相称。

    晏家三姐妹也走了过来,三个你推我,我推你,在山坡果园中笑闹着。

    四头龙獒不停的在众人身边跑来跑去,玩得不亦乐乎。

    黑猛犸多吉看到他们,也从山林中走了过来。

    来到妙道仙宗,多吉免去负载公良他们从大荒到东土,再从东土到妙道仙宗的辛苦奔波,一下子清闲下来。再加上妙道仙宗里面灵气充足,食物众多,公良给它开通权限,让它可以随时自由出入,让它伙食变好了许多。身子一下子长开,强壮了很多。

    如今的黑猛犸,站在众人面前,就宛如一座墨黑小山般。

    散发出来的凶野气息,让人心头凛然。

    当然,这其中不无它得到血脉传承,能够开始修炼的原因。

    带着大家在山坡、山边和灵田中绕了一圈,公良就对坐在毛毯上到处飞来飞去的豚儿问道:“豚儿,你今天想吃什么?”

    这小胖墩,最近时常跑到山谷来。名为看他,实则是被晏静姝做出的美味吸引。等公良能够下厨,做出的食物更是吃得他差点连舌头都吞下去。若非娥陵妤晚上让他回去睡觉,这小胖墩都舍不得离开这里。但就算如此,每到中午这小胖墩还是会坐飞毯跑过来,在公良这边混上一顿美美的饭菜。

    以至于娥陵妤为此大吃飞醋。

    公良是哭笑不得,等娥陵妤吃了他煮的饭菜后,却又不得不承认公良做的饭菜比她好吃。

    “师叔,我要吃叉烧鳗鱼、腌制妖兽肉蒸饭、蒜蓉蒸灵虾、金鳖黑松鸡汤、凉拌小菜、爆炒兽肉、清炖兽骨、脆炸蒜香骨...”

    豚儿一听到他的问话,一股脑将最近吃过的菜全部报了出来。

    不说还好,一说米谷和圆滚滚它们都不争气的猛吞口水。

    “粑粑,偶肚肚饿了。”米谷眨着眼睛,可怜巴巴的说道。

    公良看到她的小模样,能说什么,无奈道:“那我们就吃饭去。不过今天没有那些菜,我给你做个从没吃过的油泡鱼丸,红烧鱼尾巴,还有酱蒸鱼头,鱼骨头汤。”

    “粑粑做的偶都喜欢吃。”米谷连忙点头表示道。

    “好啊!好啊!”对于小胖墩来说,只要好吃的他都喜欢。

    “公良,我不要吃鱼头,我要吃鱼尾巴。”圆滚滚也在旁边叫着。

    这憨货,是嫌鱼头骨头多,没什么肉。

    公良懒得理这憨货,就带着众人回去做饭煮菜。

    吃饱喝足,豚儿没忘记自己下午要做的事,就坐着飞毯屁颠屁颠的往十二仙府之一壑明俊疾而去。这小胖墩自从在玉景峰东蒙仲弓处得到那些关于记载药草的书后,日夜苦读,辛苦记忆。没过多久,就把里面的东西记得七七八八,开始让父亲去找药草来让他辨别。

    蔡贤初哪有时间陪他玩,就把事情推给夫人娥陵妤。

    娥陵妤起初还让兰儿馨儿拿药草过来给小家伙辨认,最后被烦得受不了,又推回给蔡贤初。

    不得已,蔡贤初只能找十二仙府壑明俊疾之主褚少孙师弟帮忙,仙府之中别的没有,灵药却是众多。儿子想要怎么看就怎么看。

    所以,现在除了去集市卖尿,豚儿最大的兴趣就是到壑明俊疾去辨别药草。

    现在他认识的药草可不在少数,有些专门学习辨药的学徒都没有他会的多。

    “呜呼...”

    小胖墩自带音效的从一座座山峰上飞过,乘坐飞禽路过的弟子认识他的,还会跟他打下招呼,但更多的是乐个不停。

    因为他胖呼呼坐在毛毯上的样子,看起来实在好玩。

    “唔...”

    忽然,他看到下面有人在插秧,立即飞了下去。

    这小胖墩整天坐飞毯在宗门里面飞来飞去,罕有人不认识他。所以埋头插秧的老灵植师看到他,就打招呼道:“豚儿,你这是要去哪呀!”

    “我要去师叔那边辨药,你在干什么?”小胖墩明知故问道。

    “插秧啊!你连这个都不认识?”老灵植师诧异道。

    “我当然认识,但我没见过这么笨的插秧方法。”小胖墩挺着肚子神气的说道。

    老灵植师气得差点把颔下胡须全部拔光,气恼道:“那你在哪里见过没有这么笨的插秧方法?”

    “我师叔那里就没有这么笨的插秧方法,我师叔那里都是用插秧机插秧,他那机器一插一排,一会儿就插好秧苗了,咻的一下,很快的,哪像你这么慢。”小胖墩骄傲的卖弄着自己刚看过不久的东西。

    老灵植师看来对小胖墩师门也是门清,闻言好奇道:“你说的是哪个师叔?”

    “就是我师祖新收的师叔,住在那个霞窝山谷的师叔公良,他可不只有插秧机,还有耕土机、播种机、收割机、碾米机,好多好多,那些机器都好厉害,我跟你说...”

    小胖墩就开始跟老灵植师说那些机器的名字和用途,说得煞有其事,一点也看不出他是刚刚从米谷那边听来。

    老灵植师听得一愣一愣,活了这么久,他还从没听过有这种机器。一时心中微动,若真有这种机器,那岂不是可以省下很多事?

    小胖墩向老灵植师描述完那些机器的诸般用途后,就继续往壑明俊疾而去。

    但路上只要看到人家插秧,总会下去显摆一通。

    于是,公良有插秧机、耕土机、碾米机等机器的事情,在小胖墩的卖弄下,就这么不胫而走。

    吃饱饭,公良躺在飞霞楼下的摇椅上,悠哉悠哉的晃着,米谷趴在粑粑身上呼呼的睡大觉。

    圆滚滚趴在摇椅旁,蜷缩着身子,宛如黑白团团,但身上却又有小香香这团鲜艳的粉红,看起来十分怪异。

    四头龙獒跑累了,趴在旁边眯眼睡着,却又不时睁开眼睛,看看各自主人的情况,才又安然睡去。

    晏家三姐妹中的玉姝抱着飞霞楼的一根红柱闭目睡着,那睡姿真是惨不忍睹;妍姝拿着一本不知从何处得来的文集看着,盈盈体态,随着年纪增长逐渐显像的婀娜身姿,看起来确实有那么一点文雅高华的气质;静姝坐在一边,静静的拿着师尊所传的秘籍看,温柔娴静,尽显大家风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