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偶好厉害的,你们不听
    米谷不愧是讲故事小能手,所说的故事一下将藏书阁外空地的一众灵宠吸引进去。

    以至于有的灵宠,主人出来叫它都不走,死皮赖脸的杵在那边听着。

    有些主人性子好,就依着灵宠,自己也在旁边听着散心。有的则是直接收起来或者拉走。

    也有些玉景峰弟子被小家伙清脆语音吸引过来。

    米谷看到听故事的人越来越多,越说越兴奋。说到兴头上,还取出随心如意擎天柱“呼呼哈哈”的挥舞起来,巨重的柱身带起猎猎迅风,吓得趴在旁边听故事的灵宠赶紧往后退,生怕被她一柱砸到,嗝屁了。

    那些昨天去山谷做客的灵宠可都知道,这小家伙手中的小柱子超级厉害。

    可长可短,可大可小不说,连豹纹海鳝那坚硬的头颅都被她一柱打个稀巴烂,它们可不保证打在自己头上不会那样。

    米谷的可爱模样吸引来了众多女弟子的注目,一个个看得眼睛都快冒出红心了,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道:“这小家伙真可爱,是谁家的灵宠啊!怎么从来没在玉景峰见过?”

    “应该是外面来的,不是咱们玉景峰的人。”

    “好像是一名新进入宗的弟子,上次也来过。”

    “新进入宗就能来咱们玉景峰,岂不是被收为真传弟子了?”

    “恐怕是了。”

    “这小东西真可爱,要是能抱一下就好了。”有些女弟子感慨道。

    不管在何时何地,何年何代何世,年轻貌美的女人总是稀缺资源,总会招来一堆狂蜂浪蝶大献殷勤。此时,众多玉景峰弟子聚在这边,有心人听到女弟子的话,就走上前,掏出一堆灵果诱惑米谷,“小家伙过来,这些灵果给你吃。”

    米谷怎么可能过去?

    再说那人手中的灵果品级也不高,品相更是惨不忍睹,连让人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更何况食欲。

    米谷瞄了一眼,就取出一枚大大的青桑果“沙沙沙、沙沙沙”的吃了起来。

    女弟子们看着它手中的硕大青桑果,再看看那人用来诱惑米谷的灵果,乐得“噗嗤”直笑。

    不对比还好,一对比都是满满的伤害。

    米谷飞速吃着青桑果果,整个嘴巴填得满满,宛如小松鼠吃东西般鼓鼓囔囔的模样,超级可爱。一些女弟子看得尖叫起来,“好可爱啊!真想抱一抱,亲一亲。”

    这可是博得美人青睐的好机会。

    有心人不只一个,一名自命潇洒不凡的男弟子甩了一下头发,推开用灵果诱惑米谷的弟子,走上前去,打算将米谷抱出来献给美人。

    当然,也只是如此而已。

    在宗门强大的执法队面前,还没有弟子敢在宗门放肆。

    只是他想得太好了,也把自己想得太帅了。

    当他一靠近,一众灵宠立即转过身来,露出狰狞利齿,吼叫起来。刹那间,一股凛然凶威扑面而来,那名男弟子吓得脚软,差点当场跪下。好在后面友人见机不妙,将他抱住,才没让他在众人面前出乖露丑。

    别看一众灵宠和圆滚滚它们有说有笑,看起来很听话的样子。

    可随主人东奔西跑,哪一头兽禽身上没染过鲜血,又岂是良善之辈。

    男弟子惨败而退,立即又有一名身穿战甲的男弟子上前。

    这名男弟子长得虎背熊腰,魁伟粗壮,气势非凡。此人看起来在玉景峰很有人气,当他走过来的时候,有女弟子犯花痴般的看得目不转睛。

    有人还在窃窃私语:“是季瓜师兄耶!”

    “季瓜师兄不是做宗门任务去了,怎么这么快回来?”

    “估计是已经完成,没看到他还身穿战甲,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师兄真是努力,一回来就到藏书阁看书。”

    “我看未必...”

    藏书阁外空地上一众灵宠有的认识季瓜,知道他的实力,顿时皱起眉来。

    季瓜并不是单独行动,他在众多男弟子中很有威望,转头向他们示意一下。众多男弟子立即领会其意,随后跟上。在宗门之中,有执法队在,再加上各自主人约束,灵宠也不敢胡乱咬人,要不然会被当场击杀。所以等会儿上去面对诸多兽禽,顶多是以肉身之力争斗,不会出现什么大的伤害。

    在美人面前,受点小伤算什么?

    若是能因此博得美人青睐,那可就大赚特赚了。

    米谷感觉到不断靠近的危机,立即把没吃完的青桑果果收进储物戒中,取出随心如意擎天柱杵在地上,跳上去喝道:“大大大大...”

    瞬息间,随心如意擎天柱变得如人高大粗壮。

    米谷双手叉腰威风凛凛的站在上面,对不断靠近的玉景峰弟子,很郑重很郑重的提醒道:“你们不要过来喔,偶好厉害的。偶粑粑说,不能随便拿柱柱打人,不能吐口水毒死人。若有人欺负偶,就让偶吐口水让他一动不动,一抽一抽的。你们不要过来喔,过来偶就吐水水了,偶好厉害的,很多人都知道。”

    玉景峰女弟子听到小家伙天真无邪的言语,看着她那纯真可爱的模样,又是一阵尖叫。

    叫声刺激了一众荷尔蒙飙升的玉景峰男弟子,一个个都想博得美人青睐,哪将小不点的警告放在心上。

    米谷见他们不听话,立即鼓起嘴来。

    圆滚滚看了,好心提醒道:“你们不要过来,她要吐口水了,很可怕的。”

    “哈哈哈哈...”

    围过来的男弟子听到圆滚滚的话,不仅没怕,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就连那些女弟子,也是听得“咯咯”直笑。

    男弟子越围越近,一众灵宠为了保护米谷,纷纷站上前去,做好拼斗准备。只有圆滚滚和小香香依然坐在原地,因为它们已经猜到了这些人的结局,没有例外。

    季瓜走在最前面,离米谷大约几个跨步距离,心中微动,就要踏步向前抓来米谷讨心上人欢心。

    米谷察觉到动静,“噗”的一声,张嘴喷出一股口水雨。

    这好雨知时机,当下乃发生。随风潜入体,润物是细无声。

    雨水纷纷,滴在季瓜和后面围过来的男弟子身上,顺着毛孔遁入体内,扩散开来。一个个男弟子瞬间中招,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有眼珠能转,耳朵能听。但比这一动不动更加痛苦的是身上好像有亿万只蚂蚁在咬一般,又麻又痒又疼,偏偏又没法挠,痛苦得肌肉抽动起来。

    这时候,他们才想起米谷提醒的话,一时后悔莫及。

    这世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

    有几个被毒口水毒得一动不动的男弟子维持不住自己的潇洒姿势,一下跌倒在地不断抽搐着,但眼睛偏偏焦急的动来动去,看起来非常搞笑。

    可玉景峰的人却没人觉得好笑。

    玉景峰以炼丹为主业,门人弟子多懂得岐黄之术,颁布的任务也多是行医治病炼丹之事。

    所以玉景峰弟子见同门一动不动,立即上前察看究竟。

    看到同门情形,方才嬉闹的女弟子们也纷纷收敛表情,一名英气逼人的女弟子上前向其中一名察看同门情况的男弟子问道:“墨台长寿,季瓜他们情况如何?”

    名为墨台长寿的男弟子脸色苍白,非常瘦弱,似乎一阵风就能刮走。

    听到她的问话,墨台长寿用真火炼化刺进同门体内金针上的血迹,才回道:“应该是中毒,只是此毒复杂,十分难解。”

    英气逼人的女弟子闻言皱起眉来,转身对站在随心如意擎天柱上的米谷说道:“小家伙,我们跟你开一下玩笑而已,你至于施毒吗?”

    米谷伸手叉腰,翘着下巴好骄傲的说:“偶粑粑说了,谁要敢欺负偶,就让偶吐水水让他一动不动,一抽一抽的。哼,偶好厉害的,偶有说,你们不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