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人手到了
    第六层中,公良望着搜集到的诸多法决,都不知该选哪个好,苦恼不已。

    东蒙仲弓脩然出现在书阁中,看到他犹豫不决的样子,出声问道:“师弟为何苦恼?”

    “师兄来了。”

    公良问候一声,摇着找来的几本法决道:“我看这些法决很实用,就想找一门修炼,但都感觉不错,竟无从下手。”

    “师弟,你既从雷坛上得到太初神雷,就该勤加修炼,早日将其修炼大成,再修其它功法。。”

    东蒙仲弓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劝道:“师弟,你要清楚,太初神雷乃是无上法,无上上法。此雷乃是天地未分,元气始萌时,蕴育出的第一道神雷,威力巨大,渊冥莫测。你能修炼此法,连我等都羡慕不已。若能修炼成,再通达龙丘子师叔所赠诸般雷法,天下大可去得。切不可三心二意,舍本逐末,修炼那些无甚大用的法决。”

    “师兄教训的是。”

    公良见他说得郑重,连忙解释道:“师兄也知道我那山谷有灵田万亩,凭我一人管理,实在是力不从心,所以才想修炼些法决帮忙。”

    “荒谬!”

    东蒙仲弓训斥道:“既力不从心,何不招人打理,又何须自己亲身施为?那山谷如此之大,你竟想以己之力耕种,到时又有多少时间可供修行。师弟,师尊对你抱以厚望,可不要辜负他老人家的一片苦心。”

    “公良怎敢?我只是怕外人进来,人多眼杂,多生事端。”

    “既如此,何不招收来自你们大荒部落的人帮忙打理?一来你们荒人心性纯朴憨厚,断然不会惹是生非;再者同是你们大荒部落人,也好管理。只是那些荒人用来做些力气活还好,想让他们帮忙打理山谷,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东蒙仲弓想了想,又道:“此事你无须操心,我找几名老成之人过去帮忙,你只须好好修炼就成。”

    “那就有劳师兄了。”

    他已经说到这里,公良还能说什么,只能恭敬谢过。

    东蒙仲弓又和公良聊了几句,就离开藏书阁。

    公良捧着诸多法决,是练也不是,不练也不是。但东蒙仲弓说的确实也对,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修炼太初神雷。一个人精力终究有限,若再分心修行其它,恐怕力有未逮。

    想了想,他就把诸多功法放下,带着一片惆怅离开。

    走出藏书阁,就见外面站着一群人。

    这些人做着向前走的姿势,眼神古怪,手脚脸皮一抽一抽。有几个还倒在地上,好像发羊癫疯般,抽搐不停。

    公良奇怪不已,都不知道这些家伙在干什么?

    玉景峰弟子见他出来,一个个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不过片刻,他是米谷父亲的消息就被藏书阁外的人所知晓。

    米谷看到粑粑出来,咻的一下飞过去,抱着粑粑的脖子蹭着粑粑的脸脸。

    腻歪了一阵,小家伙才骄傲的甩着九彩尾巴,扇着翅膀说道:“粑粑,偶跟你说...”

    小家伙兴奋的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指着一动不动站在藏书阁前,看起来表情十分痛苦的季瓜等人说道:“粑粑,就是他们。他们要抓偶,偶才吐他们水水的。”

    公良自然不会同情想抓小家伙讨女人欢心的一干人等,乜了他们一眼,淡淡说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说完,他就带着米谷和圆滚滚它们离去,看得玉景峰中人面面相觑。

    无法修炼,山谷灵田灵地又已全部种下。

    闲来无事,公良除了去玉景峰藏书阁看看书,就是在灵泉边上开出几块田地种上几畦灵蔬,日子过的倒也惬意。

    东蒙仲弓答应帮公良招一些耕种田地的人手很快就落实完成。身为一峰之主,其实也不用他亲自出手,只让弟子在宗门任务版上发布招荒人种田的消息,并向五师弟壑明俊疾之主褚少孙讨要几名灵植师,就凑齐一堆人手。

    其实玉景峰中就有灵植师,但那些都是种熟灵药的老人,送给公良可惜了。

    但到底是自家师弟,最后他还是忍痛割爱的送了一位打理药田的老手给他,毕竟公良也要种植灵药。

    凑齐人手,东蒙仲弓就亲自带着他们来到霞窝山谷。

    “师弟,你看这些人怎么样?”

    高大城墙外空地上,东蒙仲弓指着带来的一众荒人问道。

    公良看着一个个魁梧粗壮的荒人,哪能说不好,这等人带出去战场杀敌都够了,何况是种田。当下满意的点头道:“确实不错,有劳师兄费心了。”

    东蒙仲弓见他满意,又指着所带来的三名灵植师边上一名老者说道:“这位是稷老,说来和以前山谷主人稷老头还有点渊源,算是同宗,所以听说我欲请人过来打理灵田,就主动跟来。稷老耕作灵田上百年,经验丰富,乃是此中佼佼者,你可不能慢待了他。”

    “怎敢。”

    公良连忙上前躬身礼道:“小子拜见稷老,到了谷中就如同回到自己家,以后切莫和小子客气。”

    稷老呵呵笑道:“既到了主家,就是自家府上,小老儿又怎会客气。但我此来也不全是因为同宗之故,听闻你这边有诸般器械,可插秧、可耕土、可收割、可碾米,无须消耗灵气而事半功倍,可是真事?”

    “此事倒是真的。”

    公良取出插秧机、耕土机、收割机和碾米机,并指着机器一一解说道:“这就是插秧机、耕土机、收割机和碾米机,乃是我从大荒而来,路经大虞国请当地墨门中人制成。”

    稷老是种了一辈子地,看到如此新奇的东西不由上前观看。

    另外两名灵植师也跟着看了起来。

    一边看,稷老还一边问如何操作。

    片刻后,稷老摸着花白胡须说道:“此物看起来倒也简单,但确实省事。主家若能将其推行天下,惠及众生,必将功德无量。”

    “稷老说笑了,宗门之中各个有能力在身,插秧耕土收割碾米又何须劳神费力。若拿到凡俗间货卖,依制造这些精细物件的价格,又岂是寻常之人所能买得起?”

    稷老摇摇头道:“主家有所不知,我等灵植师确实无须此物,但不是灵植师又无功法在身之人,就需要了。此物最大的好处就是无须耗费真气灵石,节省人力。若推行天下,寻常百姓虽无法购买,但那些皇族贵胄,富贵人家肯定会争相购买,又何愁卖不出去?”

    公良被说得心动,不由问道:“此事真的可行?”

    “自然,要不然小老儿又怎会与你多费唇舌。”

    稷老点了点头,又说道:“主家若愿意将此物货卖,小老儿可帮忙打理,但须再做几台出来让人尝试一下才行。”

    “这东西是我在大虞国请墨门中人打造,在这边我哪里去找人做?”公良苦笑道。

    “小老儿看此物并不复杂,找些炼器师应该不难炼制。”

    看到公良苦恼,东蒙仲弓在旁笑道:“师弟糊涂,你工偻师兄焱火地窟中不知有多少炼器好手,你带过去让他看一下,何愁做不出来。到时别说几台,估计千万台也不过是寻常事。”

    公良才想起这回事,连忙将此事记下,打算改天去找师兄帮忙。

    等他和稷老商量完,东蒙仲弓又指着灵植师中的一名老者介绍道:“这位是成垣公,善种灵果,你谷中灵果可交与他打理。”

    “小子见过成垣公。”公良问候道。

    “主家无须多礼。”成垣公连忙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