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初修炼
    太初,道本也。

    太初者,元气萌发之初。

    因有名无实,虽变有气,而未有形,是曰太初。与太易、太始,太素、太极并为先天五太,乃是鸿蒙未判时,天地第一道气。

    而太初神雷,就是天地无形有气之时,孕育出的第一道神雷。

    太初神雷并无文字,玉书经文只是妙道仙宗前辈高人以超凡神识将所见文字印刻其上,之所以名为“太初”,是因为那前辈高人见到那些文字之时,脑中倏现“太初”二字,故名。

    太初神雷经文渊奥莫测,玄妙无比,只能意会,无法言传,无法解读。

    所以,在妙道仙宗之中,此经历来不传,只待有缘。

    妙道仙宗自上次有缘修炼太初神雷之人已历一千三百六十七载,到如今才迎来了公良。

    太初神雷经文早已在雷坛之时,化成一字字一句句一段段玄奥文字盘踞在公良脑中。此时再看,那一字字一句句一段段玄奥经文开始在脑中飞转。

    公良前世粗通英文字母,精通简体中文繁体中文,略懂几字篆文、金文、甲骨文,现在精通古今荒文、东土文,略懂神文、仙文,但与脑中文字对比。他发现,竟然一个也不认识。

    虽然不认识,但那些经文掠过,却又自然而然的懂了,好像在母胎就会。只是一直铭刻在记忆深处,到此时复又重新记起。

    那一个个经文都发着莹黄宝光,一字字道韵天成,似非人造,而是天地孕育。

    公良看过几遍,又将经文熟记,就开始修炼起来。

    丹田之中,因祸得福孕育而出的太初神雷之力开始飞转,不断的吸收丹田真气转化为太初神雷。随着他的修炼,山谷上空飘来一片深沉发紫的云雾。云雾缭绕,慢慢形成一道渊深漩涡飞旋起来,一股极其可怕的天地气息从中流出,侵入宗门大阵落在山谷,遁入公良体内融入太初神雷之力中。

    玉景峰上,东蒙仲弓看着漂浮在宗门大阵上的渊深漩涡,欣慰的摸了摸颔下长须。

    空桑山中,正在议事的长梧和旁边的蔡贤初抬头看了看,又埋头处理宗门事物。

    集市上,豚儿又坐在飞毯上卖着他的后天纯阳液。

    不过他已经不卖灵石了,只换上品灵药,因为他准备开始炼丹。

    这小胖墩对自己喜欢的事情非常痴迷,才过一段时间,就将东蒙仲弓交给他典籍上的灵药全部认全,开始纠缠着要炼丹。东蒙仲弓先前已经明言,自是不会失约,但他也有算计。

    因为早前他已说了,通灵宝炉非上等灵药不练,而且还需大量灵石辅助才行。

    单单这两个条件就够小家伙喝一壶,想来应该能挡住他一阵才是。

    龙丘子坐在旁边,看着宗门大阵上空渊深漩涡中传出的骇人气息,差点把下巴胡子给全部拔掉。他都不知修行到了哪个境界才有这般天地异像,没想到这小家伙一修炼就如此,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有先天雷种和没先天雷种修炼雷法果然有区别,一个像亲妈养的,一个是后妈养的。

    龙丘子面前也摆了一个小摊,摊上放着一堆瓶子,瓶中装着一只只绝世宝虫。

    这些宝虫呆在瓶中一点也不安分,“嘭嘭”撞个不休。

    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些宝虫并不只一个颜色,还有青、黄、赤、白,再加上以前的黑色,一共有五色。

    之所以有这么多颜色,是龙丘子为了迎合门中弟子口味,开发出来的新品种。看来,他是一门心思要把绝世宝虫这门生意给做大、做强了。

    小摊最前面有五个装着五只黑、黄、赤、白、黑色绝世宝虫。

    这些虫子颜色每一只都妖艳到了极点,看起来十分炫目讨彩。

    瓶中不只有绝世宝虫,还有一堆矿石让它们吃,而在它们身下,则有一粒粒细小的天地宝材。一些被龙丘子摆在瓶上让过往的人看,以显示绝世宝虫的不凡。

    龙丘子右手拿着一柄小锤子,边上放着一块铁板,板上有一只绝世宝虫。

    那只宝虫扁平着身子趴在铁板上,如同充气的气球般,慢慢鼓了起来,等变成原来圆滚滚的身子后。“啪”的一下,又被龙丘子用小锤子一锤锤扁,然后又慢慢鼓了起来。

    如此反复,龙丘子也是反复造虐。

    绝世宝虫就是这么神奇,怎么捏也捏不坏,怎么打也打不死。

    在龙丘子摊前左右,还竖着两杆旗子,一杆上面写着“绝世宝虫,吃矿石,拉炼器宝材,小投入大收获”;另一杆上面写着“绝世宝虫,捏不坏,锤不死,送友聊天最佳选择。”

    别说,有了这两杆旗子和颜色各异的绝世宝虫,再加上价格不是很贵,还真有人愿意买一只回去试试。

    所以最近龙丘子从以前只研究投入的无产阶级变成了有产阶级,不用再整天找人要灵石宝材,是乐得合不拢嘴。

    豚儿其实对这个师叔祖很不满意,因为师叔祖不仅盗用他插旗子的创意,还插在他旁边,有点阻碍他做生意。

    他感觉自己最近后天纯阳液生意不好,就是师叔祖害的。

    这小胖墩一点也没往自己身上找毛病,一瓶后天纯阳液就想跟人换上等灵药,这门中可没人那么傻。要知道后天纯阳液效果虽好,但并不是无可替代。很多阳性雷属材料就可代替后天纯阳液的功用,所以他生意不好属于正常现象,怪不得人家龙丘子。

    但豚儿可不是这么想,他生意就是师叔祖到这边才开始不好的。

    他也就是那时开始让人用上等灵药换后天纯阳液,龙丘子等于是无意中背了这个锅。

    豚儿坐在飞毯上,看着师叔祖不断卖出绝世宝虫,乐得合不拢嘴,而他后天纯阳液则无人问津,越想心里越是气愤,眼睛不由骨溜溜转了起来。忽然想到师叔祖在进入宗门的牌坊上放着一个收集天地灵气的宝贝葫芦,就打算等会儿喝一大堆水去给他加点味道,看看他还敢不敢妨碍他做生意了。

    一修炼,公良就晋入杳杳冥冥,空无所空之清静境界,心中无思无想,无邪无念,似与天地同存。

    修炼不知岁月,时间飞逝,一日、两日、三日...

    他这一修炼,山谷就没人做饭。

    幸好有晏家三姐妹在,她们三人跟随公良那么久,早已练就一身好厨艺,就连最小的晏玉姝都会炒东西做点心了。

    于是,晏静姝就接过家中做饭之事。但依她能力,做的饭也仅仅是够米谷、圆滚滚他们吃而已,那些超级能吃的荒人就没办法。

    好在荒人自己能处理,他们虽然做不出公良那美味可口的菜肴,但却烤得一手好肉。

    所以就每日自己烤肉吃,而兽肉则是隗雄等人提供。有时山谷无事可做,他们还会自己出去打猎。

    公良招来这些人,可谓是最省心省力的好劳力。

    荒人可以整日以肉为食,怎么吃也吃不厌,公甲先生、成垣公、稷老就不行了。

    偶尔吃点还成,天天吃肉,他们这年纪的人可受不了。所以吃了几顿后,他们就割一点生肉或者去灵田摘点灵蔬回去。在楼上砌个小灶或者弄个小火炉,炒几个菜一起吃饭,或者用小火炉煮开水烫着吃。

    几人一边吃,一边喝点小酒,可谓是其乐融融。

    晏静姝听到他们没和荒人一起吃饭,就去邀请他们过来和她们一起吃。但几个老人家哪愿意,和少年人一起吃饭,哪有几个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喝酒聊天来得逍遥惬意。

    晏静姝见他们坚持,也就作罢。

    但却时常带着两个姐妹拿一些新作的点心过去,这倒是很受几位老人家欢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