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杂事 一
    晏妍姝离去,只剩下晏玉姝和公良。

    玉姝眼望着他,未语先含泪,擦了下流出来的泪水,可怜巴巴道:“公子,玉姝想你了。”

    公良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道:“最近有没有调皮,让你姐姐担心。”

    “奴才没呢!”

    玉姝一下扑到公良身上,紧紧抱住他哭了起来,“公子,你不会抛下我们吧!要是抛下我们,我们就没地方去了,呜呜呜呜...”

    说起来晏家三姐妹也是可怜,从小在蜜罐中长大,谁知乍然平地风波起,家被抄没,父母被斩,自身也被拍卖。

    若非公良及时出手,恐怕三人就要沦落花街柳巷,要不然也可能成为他人手中玩物。

    自从公良救了她们,三姐妹一颗芳心就系在他身上,俨然有生是公子的人,死是公子鬼的觉悟。

    相处久了,或许连她们自己都不知道对待公良的这种感觉到底是亲情还是男女之情,又或者只是单纯的想找个人依偎、找个人保护、找个人陪伴。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她们从未想过离开公良。

    此次公良修炼这么久,让晏家三姐妹心里七上八下。

    若非他一直在房中,又有米谷它们陪伴,三姐妹都不知如何是好。但即使如此,每至深夜,还是有一种孤苦寂寞涌上心头,让她们感到天地如此之大,除了公子身边竟无处可以容身的感觉。

    其实,这是在大夏落下的心病,进而对公良产生的依赖,无药可医,无药可解。

    晏妍姝跑进厨房,其实不单是为了拿吃食,更多的是避开公良,以免被他看见眼中快要流下的泪水。

    钻进厨房,眼中泪水就再也忍不住掉了下来。

    但这不是凄苦悲凉的眼泪,是对公子归来的欢悦。

    哭了一阵,心情恢复,她才擦了擦眼泪,拿出点心热一下,端了出去。回到飞霞楼下的吃饭桌旁,晏玉姝已经离开公良怀抱,坐在一边跟公良讲他闭关修炼这一段日子发生的事。

    公良才知道,现在距离自己修炼太初神雷的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不由叹道:“真是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啊!”

    当日他修炼太初神雷的时候以为不过是和修炼其它功法一样,随时可以停下。

    哪知一晃就两个多月,导致出现一堆不可预料的事情,尚好都已经解决了。

    这一阵闭关修炼暴露出来的最大弊端就是谷中没有存储粮食的仓库,以至于他不在,谷中需要的食物还得靠耕作的荒人自己去猎食,还得靠人接济。

    公良感觉这样下去不行,得将建设粮仓的事情提上日程,要不然以后修炼再出现状况,那还得了?

    其实他也可以放在储物袋中,只是储物袋中的空间,放的东西根本不够谷中一干人等吃。

    当然,他也可以给谷中每个人都配上一个储物袋,给他们一堆食物。

    但那种空间最小只有几平方的储物袋都要上百灵石,大的更是价值不菲,他哪有那么多灵石?纳物宝袋倒是空间大,可以装很多东西,但纳物宝袋不像储物袋属于密闭空间。纳物宝袋相当于一个大的布袋,里面可以容纳很多东西,但不能保证里面的食物不坏不朽,永远新鲜。就算灵米放进去,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流失灵气。

    看来还是得建粮仓,不说其它,就拿这万亩灵田来说,不建的话以后种出来的粮食放哪?

    若放空间,岂不是等于跟人说自己有一个无限大的空间?

    有些秘密还是自己知道就好,免得招人红眼。

    “公子,小笼包热好了,你趁热吃吧!”晏妍姝端着几笼小笼包出来说道。

    “嗯...”

    公良洗了下手,拿出筷子吃了起来。这一吃之下,却是惊喜满满。因为修炼忘记时间,他没有留任何东西在外面,不管是食物还是调味品都是如此。可晏静姝她们却从这一无所有中另辟蹊跷,做出不同味道的小笼包。

    眼前这小笼包,就是用兽肉和灵田中种的灵蔬包成,可谓是别出心裁。

    公良满意的点了点头,忽又想起一事,就问道:“妍姝,你们这盐是哪来的?”

    “是隗雄大哥给的,后面公甲先生也送来了一些。”晏妍姝回道。

    荒人从大荒出来,每个人都会带大量灵盐在路上用,估计隗雄他们还没用完。而公甲先生给的盐应该是从宗门中购买,也不知道质量如何,若是可以自己也要买一些来存。因为他身上灵盐经过这么长时间消耗,也差不多快完了。

    吃完东西,公良走到女墙边,往下望去。

    悬崖边上,兽禽坐了一地,除了藏书阁外见过的白狮、白狐、金狻猊、大地古熊等等,似乎还多了不少没见过的灵宠。这喜欢听故事的吃货队伍看来扩大了不少。

    米谷坐在石墩般的随心如意擎天柱上,手舞足蹈的说着粑粑写的《石猴求道录》,一干灵宠是听得如痴如醉。

    这随心如意擎天柱现在是被她玩坏了,通过和随心如意擎天柱器灵沟通,她有了意外发现。

    那就是随心如意擎天柱不仅可以大小粗细长短自如,还可以任意变化形状,比如变成锁链、项圈、刀叉、刀枪等等,反正就是可以随心自如变化,想怎么变就怎么变。但变出来的东西只能是铁器,无法变成水火木土之物。

    可即使如此,随心如意擎天柱也十分逆天了,不愧有“随心如意”之名。

    米谷感应到粑粑看过来,好骄傲的翘着下巴摇着九彩尾巴看着粑粑,然后就继续讲着故事。

    公良在远处瞧了一阵,就走到另一边女墙边上,往谷中望去。

    谷内灵田好像被重新翻了一遍,上面以前烧荒留下的灰烬全部被掩埋在田土,再看不到一丝一毫。

    公良见公甲先生、成垣公和稷老站在田头,指挥着一干荒人做事,就驾云飞了过去。

    晏妍姝定定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阵,才转身去收拾东西。玉姝也想跟公子一起过去,可惜修行尚浅,还无法御剑飞行,徒叹奈何!

    公良来到公甲先生等人身边降下云头,拱手问候道:“公甲先生、成垣公、稷老,最近辛苦了。”

    “公子说哪里话,这些不过是我等本分罢了。”公甲先生摇摇头道。

    “来到这里,小老儿都不用做事,只要指挥人就行,何谈辛苦?”稷老摸着花白胡须道。

    “公子总算出关了,那几个女娃儿对你可是关心的紧,每天吃饭前都要上楼查看一下,担心的不得了。”成垣公说道。

    “尤其是静姝那丫头,自从你闭关修炼后,谷中大小事务全部担在她身上,真是太辛苦了。”

    “可不是。”

    听到公甲先生等三老的话,公良诚恳的说道:“这次确实是我疏忽,没想到会修炼这么久,没把事情先安排好,让她们担心了。”

    说完,他又接着问道:“公甲先生、成垣公、稷老,我想在谷中修建一座粮仓,不知该建在何处为好?”

    “公子想修建粮仓?”

    稷老看了看公良,摸着下巴胡须道:“这可不容易。”

    公良诧异不已,不过是修建一座粮仓而已,有什么容易不容易的。

    稷老看到他的样子,就解释道:“公子不知其中缘故,倒也怪不得。公子应该清楚,灵谷之中蕴含草木生机和纯正灵气。但这些灵气与生机并非永恒不变。若放在储物空间中,因储物空间乃是以无上之力开辟的空间,隔绝一切外力,所以放在里面的东西可以保存长久。

    但粮仓建在外面,与天地呼吸,受天道管辖。灵谷放在里面,会随岁月一起流失,最终沦为凡物。

    虽然这个时间会很长,但随着放置的时间变久,灵气就会开始流失,品阶下降,从上品沦为中品,再落为下品。

    所以公子想要建粮仓,就得去找天工院的人,再找人炼制一座阵盘,布置在粮仓外面,让其独成一体,并聚集灵气蕴养,如此方能保证放在里面的灵谷灵气与生机不失。”

    公良没想到建个粮仓还有这么多门道,真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