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七色岛 上
    五色稻散发出香味越来越浓,渐渐向远处飘去,弥漫整个山谷。

    好在有混元**弥天大阵挡住这股浓郁的香味,让它无法再往外飘,要不然后果难料。

    山谷之中的鸟兽虫蟊受到香味诱惑,纷纷往种植五色稻的灵田跑来。

    一阵阵一群群,地下、天上,遮天盖地。

    公良看得傻眼,没想到清理了一遍的山谷竟然还有这么多鸟兽虫蟊。其中虫子最多,大的、小的,长的、短的,颜色质朴的、诡异的,林林总总一大堆,看得人眼花缭乱。

    “吼...”

    脩然,远处山中传来一声凶猛兽吼。

    公良往声音传出的方向望去,皱起眉来。自己那天已经带着米谷它们将山林清理了一遍,没来由还有大型猛兽在才对。这玩意儿到底是藏在哪个地方,怎么就没发现?

    一只只飞禽、一头头走兽、一条条虫蟊,从山林隐秘处钻出,汇聚一起,飞速往种植五色稻的灵田扑来。

    公良、米谷、圆滚滚、黑猛犸、小鸡、四头龙獒、独角仙角角,眼望着不断飞近的鸟兽虫蟊,一个个脸色郑重,凝神以待。

    “嘤啊”

    盘旋在上空的小鸡最先发起进攻,其庞大的身躯注定无法对付瘦小飞禽,所有专门挑身体大。

    但现在山谷被公良带米谷它们清理一遍,即使有漏网之鱼,个体也不是很大。以小鸡庞大的身躯,一个对付好几个都没问题。

    只见它一头钻入飞禽队伍之中,回空飞旋,凌厉剑羽在空中划出圈圈寒芒。

    刹那间,毛羽纷飞,血水喷溅。

    一只只飞禽不是被切碎,就是受伤,眼带不甘的往下坠去。

    剩下那些飞禽却没有被吓倒,依然不管不顾的往五色稻飞去。

    米谷见小鸡开打,也行动起来,立即扇着小翅膀飞到天上的飞禽虫蟊面前,张嘴喷出一股股毒口水雨。雨落禽死虫灭,没有例外。有些在地上跑的走兽运气不好,被她口水雨滴在身上,一下倒地死去。

    但她口水终究有限,过一会儿,没口水了,连忙拿起小灵湖,猛灌着兑了毒液的果汁补充口水。

    可就这一刻,又有大量飞禽虫蟊飞来,有的都钻了空子到后面去了。

    但迅即被独角仙角角截住,一角撞得粉碎。

    黑猛犸多吉原本想甩出长鼻解决远处一些跑来的兽类和漏网飞禽,可看到米谷威势,顿时不敢动了,生怕沾上她的口水,被毒死。现在公良家中大小人等,就没有一个不怕米谷。

    米谷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好厉害好厉害的。

    小家伙见不断有禽类虫蟊飞来,也不顾口干,喝了几口就放下小灵葫,将天鼓挪到胸前,取出两柄小金瓜锤锤抓在手里,用力敲了起来。

    “咚”

    一道无形波纹从她身前往远处蔓延,那些没头没脑往前扑的飞禽虫蟊身子为之一顿。

    “咚”

    鼓声再起,飞禽虫蟊感觉身子一空,立即往下坠去。

    “咚咚咚咚...”

    米谷不断敲着天鼓,一道道鼓声带起一股股无形波纹,宛如利箭般射穿飞在空中禽类虫蟊的魂魄。一时间,飞禽、虫蟊,如雨般扑扑落下。天空之上,立时清明许多。

    远处随着飞禽虫蟊大队飞来的弱小之物,虽然没有被鼓声波及,但见前面众多同类死去,顿时吓得掉头就走。

    毕竟,前面东西再有吸引力,也没有自己小命重要。

    偶就说偶好厉害的。米谷看着仓惶而逃的飞禽虫蟊,傲娇的翘着下巴。

    天上飞禽虫蟊被清空,就只剩下地面的兽类和只会爬行的虫子。

    山谷毕竟被公良带米谷它们清理了一遍,所以凶猛兽类较少,都是一些比较温驯的兽类和小兽。公良留着它们本来是打算留着吃,有时候也可以到林中打猎玩,还可以做观赏用,但今天这些家伙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竟然全部出来送死。

    还有那些爬虫,公良和米谷它们已经掏了几个毒蛇窝,没想到谷中还有。

    一头头兽类、一只只一条条爬虫不断从山林中涌出,汇成一股洪流往灵田而来。

    公良看得直皱眉头,说实话,以他们这些人的能力,包括米谷,想要全部杀掉这些东西很难,难免会有一些漏网之鱼进入灵田中,看来五色稻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五色稻散发出来的香气越来越浓,一头头走兽爬虫好像赶着投胎般,疯狂涌来。

    眼望去,漫长的兽群和虫群队伍后面,竟还有几头庞大的身影,有月熊、龙蟒和赤狰。

    公良都不知道这些家伙平时藏在哪里,怎么自己就没发现。也幸好这些家伙被五色稻香气吸引过来,要不然以后出来作乱,那就让人头疼了。

    越发浓郁的香气不仅让地面的走兽爬虫疯狂,连原本已经离去的飞禽虫蟊也再次飞来。

    米谷本来要到地面帮忙,看到这般情形,立即飞了过去。

    这些小鸟和臭虫虫太讨厌了,她一定要吐死它们。

    公良转身望着不断茁壮成长的五色稻,脸色黯然,这一次五色稻恐怕要遭受兽禽虫害,减少收成了。

    魁龙感应到他心事,从手腕滑下,落在地面化出百丈来许龙身,张嘴发出一声巨啸。啸声落后,一股无冥漩涡在它口中形成,从中传出一股无匹吸力,将往前扑来的走兽爬虫通通吸入口中磨成渣渣,化成补益自身的能量。

    睚眦兽魂也从公良身上出来,现出实体,往附近的漏网之鱼扑去。

    所过之处,一头头漏网的走兽爬虫被吸去魂身,倒地死亡。

    五色稻不断吸收地脉灵气,壮大己身。

    原本只到公良胸前的五色稻,在地脉灵气的滋养下,飞速生长起来,转眼从公良胸前长到人高,再长到比他高出两个头,才停止生长。但上面的长大稻穗却没有就此停住,下面须根不断的吸取灵气顺着茎秆脉络送入稻穗之中。稻穗一长再长,上面的谷粒是一大再大。

    灵田在五色稻的吸取下,品阶开始下降,从上上等灵田降落到上等,再到中等,似乎还有再下降的可能。

    公良眉头微皱,这样下去那还得了?

    倏然心中一动,先天原液既然可以用来浇灌木禾和上古蟠桃枝,让其恢复生机,那是不是也可以用在五色稻上。

    答案肯定是可以,就是不知道会给五色稻带来什么变化?

    眼见被抽去灵气的灵田品阶一跌再跌,有向旁边灵田蔓延的趋势,他连忙取出从七色人参身上萃取的先天原液兑水,浇淋在十亩五色稻上。

    遽然,异变突起。

    吸取先天原液无上生机的五色稻穗谷粒开始膨胀起来,一大再大。片刻之间,竟然胀大到兵乓球大小。

    如此,尚还不是尽头。

    胀大的五色稻谷开始变化,原本青嫩的谷粒开始长出各种色泽,有赤、有橙、有黄、有绿、有青、有蓝、有紫,看起来美丽异常,炫目至极。

    公良看得目瞪口呆,这还是五色稻吗?这应该叫七色稻吧!

    五色稻谷变化的同时,散发出来的浓香开始向内收敛,弥漫在谷中的香气逐渐变淡变无。

    后面兽禽虫蟊没了香气刺激,纷纷散去。

    只是山谷上空的飞禽虫蟊不是被米谷口水毒死,就是用天鼓震死。

    下面走兽爬虫更是被魁龙一口吞下,剩下的也极其有限。

    虽然前面飞禽走兽虫蟊差不多已经死得一干二净,再没有香味传出,但后面几头猛兽还是不断往前跑来。等到近前,看到化出真身的魁龙和黑猛犸多吉,吓得屁滚尿流的往后跑去。

    但魁龙和多吉哪容它们离去,就算它们答应,上面的米谷和小鸡也不答应。

    魁龙还未有动作,早已经磨刀霍霍的多吉就一鼻抽出,将转身就跑的月熊、龙蟒和赤狰给抽飞出去。

    米谷收起锤锤,取出随心如意擎天柱咻的一下飞过去。

    依随心如意擎天柱的巨重之力,三头猛兽估计想活也难。

    公良赶紧让她打头就好,不要将身子砸烂,要留着吃肉。米谷最听粑粑话了,飞过去分别赏了月熊、龙蟒和赤狰一柱,“嘙嘙”几声,将月熊、龙蟒和赤狰的头直接砸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